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奇葩的事情年年有,但今年特别多.谁曾想到,fbi的人会给一方毒枭当保镖!听到这则消息后,肖胜虽然陷入沉思,但嘴上却扬起了玩味的笑容。

    黄鼠狼给鸡拜年,真能安好心?

    一个兵,一个匪。前一秒还是互相提防的对象,后一秒就成了‘战友’?用‘同床异梦’这个词也许会显得不伦不类,但大体能说明双方间的现状。

    “我绝不相信他们之间的关系,能做到亲密无间!索拉的人,总不能当着fbi、cia的面子去做毒品生意吧?龙影里吸纳的有本地人吧?”

    肖胜的询问,让ak稍稍诧异些许。但还是轻声应声道:“有!”

    “那就行,让他帮忙牵条线。就说黑手党准备从他这里要批货,不要说数目。太多了容易让人起疑心,太少了我怕不敢铤而走险。”

    “嗯?头,你的意思是……”

    “有隔阂才好下手!本就是尿不到一壶的两个组织,非要表现出一副相亲相爱的样子。我总觉得不伦不类!趁这个时候,刚好让墨境内的龙组人员,帮忙安排下撤回国内的路线。我们也休整一番。”

    听到肖胜的话,ak会意的点了点头。在把肖胜等人带到刚特镇的一处落脚地后,ak便离开安排此次事务。

    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自己的工作。待到斥候刚把周围的监控架起,扭身的肖胜便把弹头和河马召集到身边。

    “我会让ak安排你们两人今晚就走……”

    “头,还能愉快的玩耍不?”

    “头,你不爱我了?”肖胜这话刚一开口,弹头、河马纷纷矫情的表态着。原本还一脸笑意的肖大官人,在听到他们这番话后,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这是命令!”肖胜的这句话,彻底断绝了两人死皮赖脸的后路。两人都知道,自家班长很少拿这句话唬人,一旦开口,就不会收回去!

    望着欲言又止的两人,瞬即收起寒色的肖胜,继续说道:“让你们先走是有任务的。”听到自家班长这峰回路转的一番话,弹头和河马脸上顿时有了喜色!

    “今晚你们就撤离,预计快的话,会在明天这个时候出现在古巴境地。这个国度是拉美地区为数不多不买美国帐的国家。到了那里你们的生命安全就有了一定保证。届时再配合当地的大使馆及龙组成员,在保证有退路的前提下,‘一不小心’泄漏了踪迹。”

    当肖胜把话说到这,战略头脑并不差的弹头,便已经明白了他的用意。自打fbi总部一役后,肖胜便不曾露过面。唯一与外界打过交道有过踪迹的,就是弹头和河马。而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两人又出现在了古巴。潜意识的会让美方认为,肖胜等人已经成功脱离了老美可掌控的范围。

    到时,美方的兵力部署以及策略重心,都会转移到古巴境内。而这个国度,又很是不给老美面子。这样便会形成拉锯。给予肖胜他们充足的时间,完成战略大转移。

    “头,这一手玩得绝对到位。届时,你们也能从容的离开拉美!”听到弹头这话的肖胜,淡笑了几分。

    沉默些许后,才喃喃道:“我记得老人曾说过这么一句话:道一个承诺,背负一世的枷锁,以悲歌落幕,这是英雄。扯一个弥天大谎,让整个世界为之起舞,而自己却冷眼旁观,这是枭雄!夹在中间的,是不伦不类的狗熊!”

    “当了十八年的狗熊,又干了十一年的英雄。我想当一次枭雄!我就以拉美为棋局,赔老美好好下一盘棋!人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觉得刚特不错。我就在这里,冷眼旁观。有你们两人做牵制,有斥候给我做汇总,有ak调度。你觉得我能不能反将一军?让fbi、cia三年内,无力东上!”

    无论是谁,在听到肖胜这份计划后,内心都热血沸腾。原本整理电脑的斥候,缓缓起身紧握着拳头。抓住弹头肩膀的河马,加大了力道。满脸激动的弹头,半天憋出了一句:“我怎么推敲,怎么觉得我跟河马像炮灰……”

    “泥煤的……”这句谩骂是河马爆出口的。弹头畅快淋漓的大笑声,突显着他的豪迈!左臂撑起自己右手拄着下巴的肖胜,脸上则露出了运筹帷幄的笑容。之所以,让弹头和河马在古巴与大使馆会面后再露头,其目的就是为了保证两人的安全性。

    自己的部署,不知道家里的老人,能不能看透,又能不能在远方利用那些fbi名单,为他牟取更足的筹码。

    深夜时分,重新折回聚点的ak,带着河马、弹头离开了驻地。勉强依靠药物,维持着现在虚弱身子的肖胜,平躺在沙发上。斥候综合着龙影所反馈回来的资料,进行着汇总。

    今晚无月,今晚的刚特镇异常的漆黑。

    西半球深夜,东半球正值清晨。喝着早茶的纳兰老爷子,与他亲家肖老爷子想聊甚欢。这是位于西北某军部驻地的一处疗养院。称不上山清水秀,但也别有一番当地特有的风味。

    推门而入的程老爷子,手里拿着一份资料,急匆匆的朝着两人走来。在把资料递给了纳兰老爷子后,端起他面前的茶杯,便一饮而尽。

    看完资料的纳兰老爷子,紧皱着眉头。随手把资料递给了身边的肖老爷子。搓擦着双手的纳兰老爷子,轻松问道:“老黄到哪了?”

    “已经在古巴了!还有受伤的唐刀、藏刀。妖刀因为非洲战局紧急,昨天已经赶回了死亡军刀!”放下茶杯的程老爷子,轻声的汇报着。

    “得,中磊这小子野心大啊!有老黄看着,再加上在古巴。廖家、李家那俩小子哪怕暴露,也无危险。但却把老美们的目光,都吸引到那里。而他则以旁观者的身份,统筹全局!这是要让老美伤筋动骨啊!”

    纳兰老爷子不急不躁的说出这番话。而坐在他一旁的肖老爷子,收起了弥勒佛般的笑脸。声线冷冽的嘀咕了一句:“一个男人,特别是一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男性。没有点恣意妄为的杀伐锐气,总归是一种遗憾!中磊二十九了吧?这是要走‘杀身成仁’的路子哦!”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