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不是我的悲伤的少于你,只是我不愿用悲伤打扰你。不是我的困难少于你,只是我不愿用困难麻烦你!”有些话,刘玲不是不想对老魏讲,有些事,也不是不想向他倾诉!可生活就是这样,太多时间下,都是事宜愿为!唯有咽得下这份苦涩,才能更从容的享受现在!

    雅间内的刘玲,始终保持着相对的沉默。坐在一旁的她,静静的看着情绪失控的女儿,窝在老魏怀中,倾诉着这些年的苦与涩。一直都在为自家女儿擦拭眼睛泪水的老魏,言辞间更多的是愧疚。

    愧疚他的‘自私’,愧疚对她们母女的‘疏忽’。刘岚是个懂事的姑娘,否则也不会这般深受秦家人的喜爱。在情绪趋于平静后,她便以洗漱以及补妆为由,退出了房间。虽然她还有千言万语要与自家父亲分享,可作为女儿,更渴望一个完整的家。

    随同岚岚一同起身的老魏,目送着自家姑娘紧关上房门。在整个雅间再一次‘封闭’之际,老魏把歉疚的目光,投向了身边的刘玲。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幼子的事情,注定成为他们心中的一层隔阂。只是时间的流逝,不知是厚了,还是薄了!

    先是低头,随后抬眸。即便一身素装打扮的刘玲,她的笑仍旧让站在那里的老魏,犹如被束缚住般,不愿挪开目光。正如三十多年前那样,木讷的老魏,仍旧没有主动开口,而早已被岁月洗礼半生的刘玲,仍然迁就着他的脾性,主动站起身,凑到了他的身边。

    小心翼翼的为他把略显褶皱的领带拉直,拍了拍领口。随后缓缓抬起头望向对方,轻声道:

    “结婚的时候,我都没见你穿过西装。今天我沾了闺女的光!”听到这话的老魏,毫不犹豫的把对方拥入怀中,亲吻着对方的发梢。反抱着对方的刘玲,微笑着流着泪水!

    “艾玛呀,少儿不宜啊,老夫老妻的,你们搞什么啊?晚上没时间了咋滴?等着吃饭呢!”紧关的房门,被一惊一乍的纳兰二爷,突兀的推开。并未从老魏怀里,完全挣脱出来的刘玲,笑容灿烂的回答道:

    “我们不让你吃了吗?你当家的来了吗?她不来,你敢吃?”听到这话的纳兰二爷,鼓起胸膛,随后又泄气的摇了摇头。

    “小玲子啊,你还是这么爱说实话。”说完,纳兰二爷顺势把房门带上。

    姗姗来迟的肖珊,身边多了一个俏丫头。一身得体的盛装,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的。她们的出现,着实把现场气氛,推向了‘高.潮’,特别是对肖胜来讲,这种‘高.潮’略显煎熬。

    俏丫头礼貌的向几位长辈打着招呼,对于葛研的存在,早就一清二楚的纳兰二爷,表现出了作为长辈的宠爱。只不过碍于自家婆娘出现的缘故,暴发户不再像刚才那般大大咧咧。倒是出屋的老魏,默不吭声的凑到肖珊身前,当着二爷的面,来了一句:

    “嫂子,好几个小时没见面了,来个法式见面礼吧。”听到这话,身后的刘玲捂嘴‘咯咯’笑个不停,而不远处的暴发户,眼角抽搐。此时此刻的肖珊,把目光投向了低下头的纳兰二爷。依照老魏的脾性,一般很难说出这样‘造次’的语言,很显然,是自家男人,先‘亵渎’他媳妇。

    其他几个老兄弟,都在来的路上。再加上今晚的家宴,来太多女方的人,会对秦家造成一定上的压力。就现在看来,便已经让对方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了。好在,在晚宴的时候,有肖珊调剂着气氛。才使得整个现场,不似这般窘迫!

    这是肖胜吃家宴,最老实的一次。独自勾着头,可着劲吃着饭,谁都不搭理。不知是老妈子有意为之,还是老爹从中应和。硬拉着葛研和徐菲菲坐在了肖胜左右两边,那个纠结啊!

    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自卑的葛研,很少拿筷,徐菲菲不知是不是为了保持身材,也不参与其中,两人一起漠视着身边的这个男人。倒是许久未见的岚岚,为她这个胜哥哥夹着菜!

    一顿饭,吃的是要多憋屈,有多憋屈。突然间,有种想逃冲动的肖胜,借上厕所之际,一去不复返,直接就双臂压在厅外的走廊上,抽着香烟,愁云布满黑脸。

    “叮铃铃。”当老式诺基亚突然响起之际,肖胜顺势套了出来,在看到是来自斥候的电话后,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头,干啥呢?时隔数日,有没有想基友们啊?”听到这话的肖胜,露出了浅浅的笑容,今天又从暴发户那里学了一句:

    “要不要见面后,来个法式的见面礼啊?”

    “好提议耶,不过兄弟几个对你不感兴趣,对陈嫂嫂很是情有独钟哦!河马,现在咱们到哪了?”

    “哈市!”当肖胜透过电话听到这个地名后,脸上布满了黑线!这几个厮是要作死的节奏吗?

    “老太君大寿,俺们岂能不来?提前了几天,在得知你远渡沪市后,我们经过商议,准备先与陈嫂嫂联络下感情。俗话说,好吃不如饺子,好看不如嫂子!啧,特别是陈嫂嫂,那可是一家之主啊。

    俺们兄弟几个寻思着,有个一毛不拔的班长,但有一个在屁股后面收拾烂摊子的嫂嫂也不错。所以我们决定,先到嫂嫂这,吃喝拉撒,就赖这了。你啥时候回来啊?”当斥候夸张的说完这番话后,车厢内响起了弹头几人肆虐的笑声。

    而站在外边的肖胜,紧握住拳头,恶狠狠的说道:

    “你们牛逼,你们很牛逼。你们那么牛逼,你们的媳妇都知道吗?”

    “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哦,今晚我们几个找吴刚那小子乐呵乐呵去,明晚我们可就直奔你们的新房哦。赶不赶得回来,就看你的意思了。对了,听说你家里还放了一坛虎鞭酒哦!”

    “你们这帮畜生。”在肖胜低吟这番话时,徐菲菲刚好走出了房间,很显然肖胜的一去不复返,引起了她的注意,嘴上不说,但心里有些担心的她,还是出门看了看。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