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人在高兴和悲伤的时候,是最容易喝高的!情绪左右着解酒酶,在身体内的化学反应。大起大落下,‘海量’自然不在话下。

    今晚的魏老黑,绝对可以用‘海量’来形容。平常滴酒不沾,一沾就醉的汉子,今天也特么的爷们一回。

    酒逢知己千杯少啊!这一喝不要紧,可把秦父和他姑父害惨了。一直充当‘搬运工’的肖大官人,忙活了半宿。回去的时候,发现魏老爹和暴发户还趴在坐便器前,扣着嗓子,拎着酒瓶,地上那是不堪入目。

    而自家老妈子和刘妈,就这样径直的坐在门口闲叙着。葛研和徐菲菲以及刘岚估摸着已经被支开。

    “娘,刘妈你俩得多大的定性啊,就看着他们老哥俩,坐在这里不要命的喝?”

    “没睡醒的女人,喝高酒的男人,你跟他们沟通的难度,无异于跟恐怖组织谈判。撒着酒疯呢,平常不敢说的话,今天是倾尽而出啊。”

    “爷们的事,你们娘们瞎搀和啥?”肖珊刚说完这话,纳兰二爷就接了这么一句话。虽然肖珊依旧稳坐泰山,但肖胜已经从她那表情中,嗅到了那分‘凶残’。

    “这是要闹成啥样啊?”

    先把魏老爹送回事先安排好的房间,帮衬着刘妈把他的衣服脱掉后,肖胜才挠着秃头,不好意思的退出了浴室,还未走出房间,就听到‘噗通’一声,紧接着就听到魏老爹那浓情似水的‘肺腑’语言。

    “玲子,俺想你。”迅速遁走的肖胜,着实有点受不了魏老爹的告白。估摸着今晚又是天雷勾动地火的节奏。

    没有急于回房间的肖胜,又奔波了一趟。生怕恼羞成怒的老妈子,把暴发户给剁了。平常‘老家伙’最少一斤半的海量,而且还没事的那种,今天怎么发挥失常了呢?待到肖胜猛然冲进包间,看到暴发户拉着耳朵,蹲在自家老妈子面前时,才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今天你很出彩啊!骂的爽不爽?你对我怨言不少啊?”

    “媳妇,媳妇你听我解释,这不都是为了给老魏壮胆吗。我的苦心你可懂?光他喝醉,我不醉,不是显得那个啥吗!不过今天我真的喝高了,头晕目眩,难受啊。”说完,为了摆脱在自家儿子面前的怂样,纳兰二爷直接窜进了里屋,而站在那里,退不是,进也不对的肖胜,尴尬的看向瞥过来的老妈子。

    “妈,我今晚住哪个房间啊?”

    “烦着呢,自己去找。”想要再问什么的肖胜,欲言又止的点头哈腰的退出了房间。而就在他刚踏入电梯后,兜里的电话再次响起。

    “胜哥,搞定了。我直接给他们下的蒙汗药!就是上次你回来给我的那包。警察叔叔已经把他们带走了,估摸着明天,他们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过,万一他们要是‘越狱’,千里追杀,我可扛不住哦。”

    “后天就到家,保你没事。”又寒暄了几句后,吴刚果断的挂上了电话。侧过头的他,吸允着鼻角,看着身边只裹着浴巾,全身上下都是刀疤的四名壮汉。笑容谄媚的说道:

    “哥,你们都是我亲哥。我真不好这一口子,外面安排好了,今晚消费都是兄弟的!”就在吴刚说完这话,斥候顺势把手中的肥皂仍在了地上。河马笑呵呵的说道:

    “捡了肥皂,你就可以走了。”听到这话的吴刚,欲哭无泪的说道:

    “捡了,我还走得了吗?这屁股一撅起来,那是山崩地裂啊!”

    在肖胜踏出电梯之际,守在这里的总经理恭恭敬敬的凑了上来。虽不知晓眼前这个‘阔少’到底跟咱老总啥关系,但一连十多通电话,让他知晓眼前这人不简单。

    “您的房间在最里面的套房,这是房卡。”说完总经理恭谨有加的双手递了上来。

    “谢了啊,对了,我记得咱们酒店,每一层楼都会有一张通用的房卡吧?”听到这话,那名总经理表情尴尬的点了点头。最终在肖胜的威逼利诱下不但交出了主卡,更道出了大明星徐菲菲所在的房间。依稀中,这位经理已经知晓眼前这位壮汉的身份!

    对于晚上自家老妈子没把自己和徐菲菲以及葛研安排一个房间,肖胜很是费解。怎么说也得二选一啊,时间紧,任务重!还有十多天就又得出远门了,你不想抱孙子了?

    轻手轻脚的凑到了走廊低端,今晚这栋楼层被财大气粗的暴发户包了下来。说白了,还是自家东西不要钱。

    看着门头的房间号,肖胜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自己所居住的房间,刚好夹在菲菲和葛研之间。有爱的安排哦!

    ‘滴!’轻松的刷开了属于徐菲菲的房间,此时套间浴房内,传来了‘哗啦啦’的洗澡声。踮着脚尖,往前走的肖胜,突然停下了脚步,目光投向了不远处那件自己无比熟悉的衣服。这件衣服,貌似是属于葛研的!

    按照正常分析,毫无交集的两女,肯定不会有任何来往,除非。。想到这的肖胜,脸上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好几个徐菲菲,你有张良计,哥有过梁梯!本来有葛研在的情况下,哥只是想骚扰一番,这次你可把我惹毛了。”说完,肖胜按原路返回。在轻柔的关上房门后,朝着一房之隔的套间走去。

    这一次,肖胜可是没那么多道道了。直接刷卡了房间门,没进屋,就高喊道:

    “小研妍,哥回来了!你在哪啊?”就在肖胜低吟完这句话后,他就听到浴池的房门,被人狠狠撞击的声响。

    “哦?洗澡呢?刚好,哥身上都是酒气,趁此良机,咱们一起啊!”说完肖胜,急匆匆的往浴房走去。玻璃质地的浴门,倚上了一道倩影,对方默不吭声,把房门挤得是‘吱吱’作响。

    “害羞啦?不该啊,你我早就共度过云霄了,不要再做无谓的反抗了。来吧!”说完,肖胜径直的撬开了房门,可着劲的往里挤着。就在这时,浴池内传来了徐菲菲,求饶的叮咛声:

    “我不是葛研,她在我房间。”

    “小样,哥找的就是你!”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