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一屁股坐在擂台边角,从褪去的外套内抽出一盒算不上名贵的利群香烟,丝毫没有因为周围的剑拔弩张而有任何变化的肖胜,径直的点着了一根香烟。。

    ‘啪’的一声打火机声响,在此时如此的清晰!袅袅青烟,随着肖胜的吞云吐雾,萦绕在他身边,懒得去看那些衣着整齐,搞的跟黑手党似得马仔,在肖胜看来,他们最多也就算个垫背的而已。。

    “怎么?玩不起?玩不起你出鸡、巴的山,白老头把你千里迢迢的从外面请过来不会就是为了告诉我你兄弟姐妹多吧。。”既然对方已经撕破了脸,那肖胜根本就不需要在给他们留任何颜面,一句‘白老头’生撕着白成山在港城积蓄的多年威望。。

    “小子,别太高看自己了,你功底不错,但我还是有六成把握把你留在这里。。”

    “嗯??好,很好,一个连二道暗劲都没练得极致的老家伙,跟我说他有六成把握把留在这?你凭什么呢?就凭你人多?托大了。。”说到这,肖胜停顿了少许,单手从脚踝处拔出一把匕首,径直的扎在擂台之上,笑容灿烂的说道:

    “我有十成把握,在你那六成机会还没创造出来的时候,让你彻底长眠,你信吗?”顿时间,整个现场的气氛由原来的‘娱乐’趋向于‘血xìng’。。

    “那我就要看看,你怎么个让我长眠法。。”然而,就在这位老人说完这句话,一声玻璃的破碎声突然响彻全场,在场的众人下意识把的目光投向声音来源,只见一名浑身血迹的大汉,被人从窗口处直接扔了进来,力道之大,直接当炮弹用了。。

    看到此人的白成山以及那老人,脸sè瞬间变得铁青,而此时慢条斯理站起身的肖胜,轻声的说道:

    “他应该也是你带来的吧?谨守后门,是不是怕我从那里逃窜出去啊?”肖胜的话刚说完,又一声响彻至极的玻璃破碎声突兀的响起,同样,一名浑身血迹,已经昏迷的大汉被从另外一个窗口扔了进来。。

    “白老头,这应该是你的子嗣吧,你他娘的也真够yīn险的,想在我车上做手脚?港城,他不姓白,你懂吗?”接二连三的突变,使得在场的众人,不再那么安定,已经有少许经不住这种气氛压抑的女人,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而此时白景奇,手里拿着电话想要继续安排着什么,然而,打开手机的他,发现竟没有一点信号。。

    “怎么手机没信号?呵呵,再等等,等到你外面的人,全都被解决了,你的手机就畅通了。。”运筹帷幄的一句话,突显肖胜的霸气,当这个男人再扫视白家阵营时,已经有胆怯的汉子亦有退缩之意了。。

    “你真以为,你就掌控全局了?”站起身的白成山,一身煞气的往向肖胜。趴在了弹xìng十足的绳索上,肖胜笑着问道:

    “你是说,隐匿在隔断门后面的那几个大汉?你还真舍得下血本,qsg92式手枪,你都给他们配上了?我真怀疑白家产业做那么大,私下里是不是做到走私军火的勾当。。众目睽睽之下,你白成山也不怕近‘号子’,我真的很佩服你胆气。。”这一次,白成山彻底愣在了那里,自己所有的底牌在顷刻间被眼前这个男人,摸的一清二楚,丝毫不差,那只能说明一个事实,自己的底牌全都他的人清理掉了。。

    “怎么?就准备靠这一二十个人准备把我留在这里?说实话,他们还真不够资格。。”说完这话,肖胜弹出自己手中的烟蒂,一跃而过,双脚着地,落在地面之上,碎步走到白成山身边,紧坐在他的旁边,玩弄着那个价格不菲的紫砂壶,轻声的说道:

    “从你前天给我家主子下帖,其实,你就已经jīng心布好了这个局,今晚到门口,你让这俩杂碎故意激怒我,无非是想占得先机,大打出手,然后给予你一个就地解决的借口,届时,名正言顺。可你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章总的横插一脚,让你的第一个‘借口’就这样流产了。。严老五的姗姗来迟应该不是‘巧合’吧,天衣无缝的配合,先让严老五激起我的血xìng,随后在最恰当的时候提出切磋,貌似在你的认知里,我就一定会输给他们?说实话啊,你们的演技只能算是金马奖,跟奥斯卡还真有点距离。。哦,对了,你安排去卫生间的那个女士,演技蛮不错的,裤裆里的水袋说破就破,我就想啊,若不是我恰好在场,我家主子是不是就被你请去喝茶了呢?”当肖胜的这一席话,说完之后,全场哗然,甚至一些企业老总再看白成山时,多了几分忌惮,他还真是目无王法啊。。

    放下手中的紫砂壶,缓缓站起身的肖胜,拍了拍衣角的褶皱,看向站在那里想要去解释什么的白成山,继续说道:

    “知道。。为什么严老五不亲自动手,而只是来做个托吗?因为他比你了解我,对我的调查更为细致,他虽然恨不得现在就撕吃了我,但他不会贸然出手,因为他知道,机会对于他来说只有一次,对吗严五爷?”只是脸sè稍有变化,依旧泰山压顶纹丝不动的严正其,笑着说道:

    “确实,对于一个屠夫来说,机会确实只有一次。。”

    “你调查过我,应该知道我在边境活动时,喜欢说的一句话,要么是朋友,我们同甘共苦,要么是敌人,咱们兵戎相见!站在我身边的只有朋友,没有敌人。。”说完这句话,肖胜猛然转身,爆目看向身后的白成山,声音冷峻的说道:

    “今天不动你,是为了替白静还你这近三十年的养育之恩,但下一次,若再敢而此,小心你的狗命。。。老家伙,想打,我肖胜随时奉陪,但记住,生死各安天命。。”在对那名白成山特地请来的老人说完这句话后,肖胜转身,大吼一声:

    “撤了。。”霎时间,门外,窗口闪过数道人影,而此时走到陈淑媛身边的肖胜,淡然一笑,轻声的说道:

    “回家了,东县的项目不要也罢。。”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