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川下英和的死因,在川下家族内部持续发酵.但有意思的是,真正主事的川下次郎和长老团,却都没有在这个时候表态。一时间,暗潮涌动让不少明眼人嗅到了一些不安的气息。

    川下人都知晓,长老团的存在就是为了钳制族长的权力,这有点类似于美国众议院的味道。但真正‘回荡临绝顶’后,又有谁甘愿被桎梏呢?但碍于家族发展,双方都保持着相对的平衡。而这份平衡伴随着近一年来,旧主辞世新主刚上位,而被彻底打破。

    强势的川下慈想要领导长老团,全面掌控家族话语权。反观川下次郎,又不是个甘于人下的主。这些潜在的矛盾,原本因为‘协同发展’的理念而被掩埋在心底。可伴随着川下英和的死,而欲有全面爆发的意思。

    家族内部的风云涌动,这也使得不少外界家族窥视着川下家族。好在表面上,各方都保持着相对的和谐。对外,川下家族从来都不是个手软的角色。

    “大长老,据川下次郎身边的人反馈。他最近与苍山的一通电话联系密切。查了下,是当年川下次郎剑道老师吉田雄一的。我已经派人赶至苍山……”

    听到这话的川下慈,微微抬头望向身边的助理。沉思了许久继续问道:“那则录音找人鉴定了吗?是不是剪辑而成的?”这也是川下慈所担心的事情之一,万一有外来势力,想要以此为梗,挑拨他们家族内部安定。这岂不是着了他们的道?

    “查了,没有剪辑的痕迹。另外北山那家会所,我们也查过了。当天川下次郎确实与冢本大郎在那密谈了两三个小时。随后冢本大郎便出现在了玛雅酒吧!还有其长子在英属列岛开设了两家空壳公司,他们从家族企业内调走的资金,多以投资的形式注入这两家公司内。”

    “这两家公司的资金流向,也多以投资为主。但就在前几日一笔大额汇款很是诡异。收款方的背景,是美黑水公司!”听到这话的川下慈,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作为国际上亦比死亡军刀、eo还要声名鹊起的佣兵公司。黑水公司近些年的业务,随着美在叙、伊等国的战事,而转移到了中东。里面的成员清一色的海豹突击队退伍人员。也是美情报机构fbi,清理‘敌手’的长期合作伙伴。

    “数额是多少?”

    “一千万美金……按照市价,足以请来三支全副武装的战斗团体。而且川下次郎最近与美军驻岛的几位军官,走到相当近!大长老,快刀斩乱麻啊。否则待其羽翼丰满,什么都晚了。”待到这名嫡系说完这话后,猛然瞪了他一眼的川下慈,随即又收起了那凌厉的目光。转瞬即逝的那份‘杀戮’气息,使得这名助理,更加笃定了自家主子,已经起了杀心。

    “大长老,那我先下去……”说完这话的助理,便准备退出房间。

    沉思了些许的川下慈,突然喊住了他,低声问道:“川下宏仁最近在做什么?”

    “深居简出,但与黑龙会的山本腾一,以及山口组的泽田浩滕一直在联系。毕竟他是负责这一块。单从表面上来看,没什么不妥!”

    “单从表面上来看?你这话有歧义啊!”眯着小眼的川下慈,冷冽的望着身边这位嫡系。他知道眼前这个中年男子,从跟着自己后便尽职尽业。忠心方面无话可说,但就是为人过于‘圆滑’。

    很多事情只求无过不求有功,今天他能推心置腹的说出上面一番话,已经相当不易。而在川下宏仁的事情上,他显然还是有隐瞒的。换句话说,自己这名助理没有十足的把握前,不愿主动上报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可只要从他嘴里说出来,就一定必有其事。

    “怎么说呢的大长老,这事我只调查出一些眉目。貌似这次在新宿区社团不愿接手川下家族的场子,跟这次川下宏仁与其会晤有关。你想下,商人逐利。咱们的几家场子可都是烧金窟,他们没必要推之门外。这样的做的目的,在我看来只有一个——逼宫。逼着长老团在这件事上低头。”

    ‘砰……’这么久来所挤压的愤怒瞬间爆发出来的川下慈,顿时拍案而起!一身的暴戾,使得他这名助理也不敢再说话。

    川下慈听到出来,自己这名助理的话,还是有所保留的。如果真如他所分析的那样话,那么这两家岛国最大的社团,肯定从川下次郎那里得到了什么好处或者许诺。换而言之,从底层到高层,现在的川下次郎真的可谓是‘羽翼丰满’。

    如若再让他占得先机……

    内心变得不淡定的川下慈,本还准备等到他的人找到冢本大郎严刑逼供后,拿的实质证据的同时,再针对的川下次郎在外面的一系列行为公之于众。现在看来,对方已经想到了自己的计划,提前做好了准备。

    再这样拖下去,一旦事情‘盖棺定论’,借助这件事‘威望’大起的川下次郎,势必要夺了长老团的权力啊。

    “把其余几个长老,秘密的请到暗室里去。你持我的信件,去歌舞伎町诚和大厦2栋找一名叫泽山成的老人。不需要说什么,只需把这个信件交给他就行了。”说这话的同时,大长老顺势打开了自己位于书柜后方的保险柜。去处了一份破旧的有些泛黄的书页。这应该是大长老最后的杀手锏了。

    双手接过信件的助理,显得很是谨慎,又询问了多个细节后,匆匆通过暗门离开了大长老所住的公寓。安排人通知其他几位长老的同时,自己驱车赶往歌舞伎町。在路上的时候,他从脚垫的下方暗格里扣出了一台手机。

    “大鱼上钩,歌舞伎町诚和大厦2栋,泽山成!”

    在这名准备说完这话后,随即挂上了电话。而接电话的另一方,则通过手下的支线,把这一则消息‘急匆匆’的转述给了川下次郎。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