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与众人把酒言欢时的灿烂笑容不同,虽然身在主会场内,但普利的心早已飞到了庄园外围.既然已经决定放手一搏,那么该有的顾及,都统统被普利扔到了九霄之外。

    在吉鲁离开后,普利便让自己的副手,按照当前的部署,进行人员上的调度。这次针对亨特的暗杀,普利所要做的便是支开负责保护亨特安全的保镖。确保在某一个时间段内,亨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也许没有肖胜的‘未雨绸缪’利用布鲁克策反了‘古力’。那么第二天的头条便应该是马修家族族长亨特在庄园内遇害。作为名义上的二当家,普利火速上位执掌马修家族。

    在普利看来,这件事即便到最后没有得手。他也能把关系撇的干干净净。只不过以后在庄园管理上可能失去现如今的‘自由’。但以小博大,只要成功,他就是马修家族下一任的族长。

    伴随着悠扬的舞曲,逐渐成为全场的主旋律。两两搭配的男女们,开始涌入舞池,作为主家的亨特,在邀请华美跳完第一支舞后,便不再抛头露面。倒是有着交际花之称的伊娜,依然是全场瞩目的焦点。

    从副手那里接到什么消息的亨特,在与身旁的人寒暄过后,匆匆离场。在与普利擦肩而过之际,一如既往信任的招手把他带在身边。后者虽然做贼心虚的心里‘咯噔’一下。但看得出自家兄长,并没有对自己有过于反常的态度后,普利也就是释然的紧随其后。

    城堡式主建筑群,占地广阔分为内外两个大厅及楼层。后楼为了马修家族核心成员,才能入住且踏足的地方。似这种复古的建筑,多有地下室。可一般情况下,亨特很少涉足那里。而今天,在带着普利穿过走廊后,亨特直扑地下室。

    越是临近地下室的进口,那惨绝人寰的喊叫声越发的清晰。紧随在亨特身后的普利,开始在这个时候打退堂鼓了。冥冥中,这样的气氛、嘶喊让他有种撕心裂肺的窒息感。

    “大哥,在拷问什么人?我怎么一点也不知晓?”行至走廊的尽头,鼓足勇气开口的普利,眼神飘忽不定的不敢与自家兄长对视。后者冷笑两声,随后推开了厚重的铁门……

    腐朽和血腥的味道扑鼻而来。放眼望去,一名血肉模糊的汉子被吊在地下室正中央。在这一刻,整个人都快瘫在门槛旁的普利,瞪大眼眸,难以置信的望向身边亨特。在深咽一口吐沫后,结结巴巴的询问道:

    “大哥,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他是……”不等普利说完,亨特冷声开口接道:

    “他是你的副手,死心塌地跟了你近十年。你是我的亲兄弟,我们协同发展马修家族近三十年。算上打小开始的交情,普利,咱们哥俩一起近五十年。”说完这话,亨特拍了拍普利的肩膀,大踏步的走向了地下室。

    而双腿都已经在打颤的普利,随着身后亨特的副手,蹒跚的走下了地下室。

    “二爷,二爷救我,二爷……”待到普利的副手看到自家主子的到来后,回光返照般嘶喊着对方的名字。

    站在那里紧皱着眉头的亨特,一脸冷冽的盯着对方。沉默少许,轻声道:

    “把你知道的再口述一遍。”

    “大爷……二爷救我……”扭过头的亨特,望向身边的普利。而负责拷问的大汉,在这个时候,再一次出手。

    “啊……我说,我全招。是二爷让我今晚调开守卫在大爷房前的侍卫。都是二爷安排我这样做的。”

    ‘砰……’瞬间从自己保镖手里夺过枪械的亨特,反手直接扣动了扳机。子弹瞬间打爆了普利副手的脑袋,顿时间血浆四溅开来。而普利‘噗通……’一声跪在了亨特面前。

    居高临下的望着自家族弟,眼角通红的亨特,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缓缓弯身的他,单手搭在了普利的肩膀处,略带呜咽的对其说道:

    “知道吗,他说的话,我一点都不相信。你是我亲兄弟,我把整个马修家族的后方,全都交给你。包括我的个人安保……我这么信任你,你不可能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说到这,热泪在眼眶内打转的亨特,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信你,直到现在事实摆在我面前。我仍然相信你,因为你叫了我五十多年的哥,你是我亨特*马修同父异母的兄弟。我们家族,永不会出现内讧……”说完这话,亨特抚摸着自家兄弟泪流满面的脸颊。露出了痛苦的笑容,大踏步的走出了地下室,留下跪在那里的普利,掩面痛哭。

    亲自负责押运吉鲁出庄园的河马,让吉鲁的‘好兄弟’古力坐在后排陪着他。此时,‘不胜酒力’的吉鲁,一副浮醉的样子。昏昏沉沉,没有一丝的力道。就连睁开双眼都显得费力。

    在给侍卫查开下通行证后,踩着油门的河马,按照先前所指定的路线,准备被吉鲁送送往摩纳哥。作为隐忍在欧的主中转商,他所知晓的内幕,是肖胜相当感兴趣的。

    轿车行驶了近二十分钟,一副轻松自在表情的河马,借着大灯欣赏着沿路的风景。这个时候,在谁看来都是大局已定。然而,就在这时从狭隘的乡道内,突然窜出了一辆银灰色的越野车,以迅即不及掩耳之势拦腰撞向河马所驾驶的这辆轿车。

    顿时间,失去重心的轿车,顺着路边的蓄水渠翻滚着清澈的水沟内……突如其来的变故,亦使得正自我陶醉的河马,陷入极为被动的场面。可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在危险来临的那一刻,在车身腾空翻滚至蓄水渠的之际,果断一脚跺开车门的河马,在空中完成了与轿车间的分离……

    ‘砰,轰隆隆……’急停下的越野车车窗突然打开,一名手举着火箭筒的大汉,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霎时间,这辆乘坐着吉鲁、古力以及河马的轿车,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