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对待‘隐忍’这样的高手,不能再像以前那般,有恐无慌的‘蛮干’,单单他的速度,就让几人望尘莫及,说句难听点,人家打过,还跑不过?再说,对方一直都是隐匿在川下浩二四周,在他身边岂能没有其他高手?所以,想要一击即中,必须具备多个条件,只有天时地利人和,才能出手。

    当肖胜交代完击杀的条件后,四人会意的点了点头,异口同声的回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

    “嗯,还有一点,隐忍的存在,一直都是岛国最高机密,知道他们的人不多,了解他们的人更少,这些年来,咱们的人和他们素有交手,胜负各半,一直以来,咱们都很头疼他们存在,这些已经凌驾于正常人之上的‘刽子手’,到底是通过正常训练,练出来的,还是通过药物,基因重组刺激出来的,一直都是个迷,所以,这一次,咱们的任务不单单是击杀对方,更需要把对方的尸首带出来,有些难度,但事在人为,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争取完成此任务,都明白?”

    “明白。。”

    “很好,还有一件事,黑sè曼陀罗,啼血杜鹃已经来港,既然她们来,那就说明,阿婆也在了,今晚,就在刚才,她们刚干了一票,上次我们留下来的那包毒品,在送往金陵入库的时候,半路被劫。。”听到肖胜转述的这一消息,四人表情都露出了惊愕之意。

    “头,赃物入库,不都是白天吗?”

    “有点经验的jǐng员都知道,可偏偏这次放在了夜晚,这中间的猫腻不言而喻,还记得上次川下财团来港吗?渔湾港口的部队被调走了一半,这才使得对方有恐无慌的去接货,以上种种都说明了一件事,真正的幕后黑手,应该是体制内的,而且职位相当的显赫,而严老五,马翰空,有可能只是他们在港城的一个代言。”

    “头,那把他们俩人抓过来,审问一下不就成了吗?”

    “咱们能想到的,他会想不到?肯定留有后手,我估摸着连严正其和马翰空都没见过此人,只是通过中介人来联系!虽然这件事已经超出了我们所能接触的范围,但毕竟与这次任务有关,我会汇报上级,请求让他们从体制入手,我们也要时刻留意蛛丝马迹!”

    “是。。”

    “阻击隐忍的事情,争取在近期结束,在地方不比在边境,善于用毒的黑sè曼陀罗和啼血杜鹃,很棘手,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揪出两人所隐匿的地方,在这里我特别需要提醒斥候一句,别jīng虫上脑,在任务面前,感情那都是扯蛋,明白?”

    “斥候明白。。”听到这话,肖胜似笑非笑的缓解着现在稍显压抑的气氛,轻声的说道:

    “女人,就像‘坏事’,有时候,真的不能‘干’。别引火上身,这次任务结束,我批准你,和她独处一天,你爱怎么干,就怎么‘干’。。”听到肖胜这粗鲁的语言,四人不约而同的露出了yín、荡的笑容。。

    “好了,时候不早了,各就各位,现在首要任务就是把这个速隐给我揪出来,***,他在,我睡觉都怕被抹了脖子。。娘的,全速起来,一秒近百米,音速的三分之一,要人命啊!”

    “是。。”

    肖胜之所以把河马调到陈淑媛身边,就是怕这个‘速隐’,真的执行刺杀任务,最起码,河马的移动速度是五人中最快的,有他在,能争取一些时间,这点时间,足够让肖胜保护陈淑媛全身而退。。

    待到四人撤出房间后,拿起加密电话的肖胜,单线与竹叶青取得联系!毕竟这一次任务,竹叶青是他的直接中介人,一些情报他需要透过她汇报给上面。

    电话响彻了十多秒被竹叶青接通,这会的她,应该躺在严如雪所在的别墅里,充当她的‘大姨妈’。

    在汇报任务的时候,肖胜很少造次,一板一眼的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的分析向对方阐述了一遍,并把yù要阻击‘速隐’的计划大致向其汇报了一下。

    听完肖胜的阐述和汇报后,电话另一头,响起了竹叶青那一如既往冷峻的声音:

    “体制方面的事情,我会马上就向上面汇报,至于,你所说的阻杀‘速隐’一事,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一下。。”

    “嗯,我会选择最佳时期动手的,你放心好了大姨妈,明晚找你哦。。”说完这句话,肖胜快速的挂上了电话。。

    如同往rì一样早起的肖胜,洗刷着奔驰后车座,昨晚送那名全身沾满淤泥的老jǐng员去医院,留下了不少淤泥,虽然昨晚在汇报完情况后,肖胜简单了清洗一下,但考虑到陈淑媛自身‘洁癖’,肖胜还是再次请洗一番,并喷洒了清新剂。。

    可能是因为昨晚痛苦的缘故,早上起来的陈淑媛,双眸有些萎靡,看起来不如平常那么有神,虽然经过淡妆的掩盖,很难看出来,但肖胜,还是在与对方对视后,第一时间发现!

    在开车载着陈淑媛一同前往华鑫途中,一直很在乎自身形象的陈淑媛,时不时的拿出化妆镜看着自己眼角,自从上车便没有与肖胜交谈的她,只是时不时投给肖胜几分幽怨的眼神,这种转变,让肖胜很欣慰,说明对方现在已经不再抵触他这个人了。。

    刚到华鑫,陈淑媛还未坐稳,就看到气汹汹的刘继铭大步走向她的办公室,在与肖胜擦肩而过之际,狠狠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停下脚步的他直接推开红木房门,随后,办公室里就响起了刘继铭那犹如被人抓住小**的尖锐声。。

    声响落毕,仅过一分钟,那扇原本紧关的房门缓缓的拉开,露出半身的陈淑媛,轻声的对着肖胜说道:

    “肖总监,有些事情需要您来核实一下。。”听到这话,肖胜微笑的起身,大步向陈淑媛办公室走去,在刘继铭气汹汹的进来之初,他就已经猜到了什么事情。。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