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即便凌晨的风仍旧暖意融融,但肖胜在看完这则短信,不禁感觉脊背凉飕飕的,原本减缓的车速,瞬间冲了上来,法拉利的发动机在高速运转的时候,使得这台拥有着二手普桑外壳的汽车‘浑身乱颤’,大有四分五裂之势。。

    为了掩人耳目,亦有掩耳盗铃之嫌,乔装打扮的肖胜,把车停靠在了枫叶酒店的后门安全走道前,此时章怡的贴身助理已经在那里等待肖胜多时,这个章家一手培养出来的女兵,现如今已经成为章怡的保镖兼助理,不善言语的她,在看到肖胜时,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沉默!

    露出苦涩神sè的肖胜紧跟其身后,乘坐着贵宾专用电梯直达顶楼,也许是为了肖胜的身份不被暴露,章怡的房间便在贵宾电梯左转,紧靠走廊左沿的总统套房!

    内心的挣扎,使得肖胜推开对方并未紧锁的房门时,显得战战兢兢,这位曾浪迹情场数十载,万花丛中不沾身的‘花丛高手’亦有着他,别人不曾见到过的窘迫。。

    光线暗淡,只有正厅的餐桌上摆放着两个烛台上微光照亮着四周,烛光随风摇曳,在肖胜推开房门之际,房间内响起了一段流传至今浪漫舞曲,章怡那妖娆的身段,在舞曲缓缓响起之际,径直的浮现在了肖胜面前,酒红sè,雪纺质的紧身超短连衣裙,完美的衬托出对方那傲人的身段,一头乌黑亮丽的青丝被其高高盘起,留在鬓角处的几丝秀发,更托显出几分凌乱的妩媚,银白sè的圆形耳坠挂在章怡的耳根处,再配合着她那绯红的脸颊,妩媚的面容,以及懒散的伸展开,半趴在餐桌上的姿势,此时此刻的站在门口被对方紧盯着的肖胜,嗅到了一丝‘血腥’的味道。。

    血门过旺使得,斑斑血珠顺着鼻孔留了出来,回过神的肖胜,赶紧抬起手臂毫无规矩的用袖口擦拭了一番,身子重重的倚在了门后,把房门紧紧的关上,深咽了一口吐沫,喉结随着他这个动作上下蠕动几分,双手不知放在哪里的肖胜,内心挣扎的往前走着。。

    随着自己的一步步靠近,目光紧锁在对方那妖娆身段的肖胜,借助随风左右摇摆的烛光,亦能看到红sè雪纺质的内,那隐约浮现的内衣,偶有的衣角装扮‘漏洞’,浅露出章怡那白皙,吹弹可破的肌肤,这一刻,如果还有哪个男人可以把持的住话,那他不是柳下惠,便是大内太监。。

    懒散的从桌面上起身,迈着极其妖娆的步伐走到肖胜身后的章怡,抬眸看向对方,指尖划过肖胜那宽广有力的胸膛,一点点的往下退着,直至到达对方的熊腰处,双手绕过去的章怡,整个人贴在了肖胜胸膛之上,带有着几分幽怨的说道:

    “这一天,我等了六年。。”双手撑在半空中的肖胜,脸部表情显得抽搐,口干舌燥,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还记得这段舞曲吗?这是你从大山里回到家里,我为你接风时,我们共同选得舞曲!那一晚,我们紧拥而睡,坦诚相待,我能感受到你的‘窘迫’,竭力的抑制住自己的冲动,那时的我还小,不懂风情,即便你不老实的顶着我,我依旧装睡,如果你再给我一次那样的机会,我肯定不会让这一天,一等就是那么多年。那是我们唯一一次坦诚相对,随后的你,不是逃,就是跑,或者干脆消失不见。。”说完这句话,章怡缓缓的撑开自己的身子,再次明眸看向对方,露出妖娆的笑容,轻声的说道:

    “今晚,我不会再让机会从我指尖溜走。。”听到这话的肖胜,身子怔在了原地,露出了尴尬的笑容,轻声的说道:

    “那啥,姐,你就不再考虑,考虑,别地咱不说,单单京都四九城里,等你的‘牲口’们能从**排到长城脚下,何必为了我这颗不懂风情的小树,失去整片森林呢?”在肖胜说这话的时候,章怡的手已经覆盖到了肖胜那坚毅的脸颊上,抚摸着他那稍显扎手的下巴,笑容依旧的说道:

    “不请我跳支舞吗。。。我唯一的男人。。”一句话,回复了肖胜所有的质问,也堵住了肖胜所有已经编制好的借口。。

    一个女人用最金sè年华的数十年等待,如果还换回不了一个男人决心的话。那么这个男人真的就连禽兽都不如了,肖胜情愿做禽兽,也不愿禽兽不如。。

    清扬的笑容,让章怡又看到了那个,自信,目空一切的纳兰大公子,肖胜微微后退半步,半欠着身子,伸出右手,做出邀请之际,章怡的眼眶内打着泪珠,右手缓缓的搭在了对方的手心,当两人相拥在一起,围绕着大厅,依靠着那微弱的灯光,翩翩起舞之际,心与心之间的交融,让两人同时选择了沉默!

    在这个寂寥的夜里,在这个翰空繁星点点的凌晨,当两人情深意浓的对视着对方的时候,彻底抛开的所有杂念的肖胜,忘记了章老爷子那独步天下的刀法,忘记了章二叔手握军权的虎视,眼里只有这个为自己奉承出无悔青chūn的女人。。

    伴随着舞曲的缓缓落下,停留在原地的肖胜,正sè俯视着怀里的可人,嘴角有着几分抽动,但这并不影响肖胜随即低下头的动作。。

    这是肖胜第一次主动亲吻自己,饱含幸福泪光的章怡,紧闭着双眼,仍由泪水流过眼角,在年龄上,现在的章怡并不算年轻,但在执着的感情道路上,她依旧生涩,生涩的吻技,生涩的表情,生涩的回应,以及生涩的忘记了如何喘气的身体,一切来的都是那么突然,如果她没来港城,也许就不会有昨晚的那场宴会,更不会见到自己魂牵梦绕的男人。。

    唇分舌离,双眸晶莹,面如桃花的章怡,微微低下了她那在外人看来,始终高傲的头,单手托起章怡的下巴,脸上带着几分邪恶笑容的肖胜,紧盯着对方,喃喃开口说道: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听到这话的章怡,抿着嘴看向肖胜,不知该如何回答,以往的自己是那么的主动,甚至于不知廉耻,但她不后悔,她就是这样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但真的面临肖胜这样的质问,感情,房事在其脑海里一片空白的章怡,忘记了如何回答!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