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门前的气氛,有些尴尬!刘洁那多此一举的话语,肖胜那画蛇添足的解释,都使得这份尴尬趋向于窘迫。见多识广的刘建民,肉笑着往前一步走,单手搭在了肖胜肩膀上,‘夺过’了肖胜手中的纸袋,轻声的说道:

    “肖胜,有心了啊,进去坐,马上幺妹她爷爷就该回来了了。”

    “不,伯父,我就是来看看您和伯母的,看到您俩安康,我就心满意足了!我港城还有些事,您回来一趟也不容易,不耽误你们一家团圆了。”

    “肖胜。”这一次,刘洁和刘母异口同声的叫着对方的名字,情绪颇有波动的刘母,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补救的说道:

    “来都来了,一定要吃顿午饭,幺妹她老爷子你还没拜访过呢,这孩子,有点怵生。是吧,幺妹”

    “嗯,肖胜就是有点‘怵生’!”这个‘怵生’听在肖胜耳里,怎么那么像‘畜生’呢?师母,咱不带这样卖弄文学的,俺们是没少糟蹋你护士连的妹子,可俺们也没有干出什么畜生级的事情来啊,都是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互相钦慕的过程中,自然而然交际的,你这话说的。刘洁这丫头还跟着喝,你这是在贬低我的同时,你也抬高不到哪去啊。

    在刘家父母的‘热情’相劝下,在刘洁那杀人似得眼神绞杀中,头皮一硬,法律忘尽的肖大官人,‘义无反顾’的踏进了大厅门,这刚一进去,就听到身前的狗头刘说道:

    “浮萍你把空调开开,这外面屋内温度相差太大了,我去把房门关上。”听到这话的肖胜,内心猛然纠集一下的肖胜,差点脱口而出:

    “不好,这要关门放狗啊。”

    “不,伯父,我来关门吧!有小辈在,哪能轮到你。”说这话,肖胜转身铁拐李般走到了门后,看似随意的锁门,但一手把肖胜教成才的狗头刘,岂能不明白里面的花哨?自己若是真的动武的话,这厮肯定会利用这扇门,迅速逃窜。好家伙,防御系统都开启了啊。

    “咦,肖胜啊,我看你的腿,不利索,怎么回事,是。。”

    “爸,这是肖胜不小心碰到了,他平常走路很正常的!肖胜,没事走两步。”听到这话的肖胜,脸sè霎时变得窘迫起来,嘀咕道:

    “这不有事吗?伯父,伯母别光站着,坐,坐,幺妹到两杯水。嗯?”紧张的说出这句话后,肖胜才发现自己,貌似在人家家,有点喧宾夺主了啊,今天丢人,真丢大发了。

    “对,幺妹去倒水,这风尘仆仆的赶了一路子,肖胜肯定渴了。来,肖胜,这边坐。”脸sè甚是的难堪的刘洁,有种撕吃了肖胜的冲动,这厮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你瞅瞅今天他的表现,大失水准?简直就是丢尽了脸面。

    待到刘洁刚走进厨房的时候,原本温文尔雅的刘家父母,犹如变了一个人似得,狗头刘,单手钳住了肖胜的脖颈,另一只手按住了肖胜的手臂,而母夜叉,直接上前用腿弯抵住了肖胜的胸腔,被两个三道暗劲的高手,这般制住,肖胜是插翅也难飞啊。

    “头,师母,你俩这是干啥啊,俺身上还有伤,有伤,明,我还得回港城执行任务。”

    “说,对幺妹有没有过不法侵袭,有没有过非分之想?”

    “发展到哪一步了?牵手,拥抱?还是接吻。”夫妻俩一唱一和,直接把肖胜堵得说不出来话。

    “妈,我还跟你沏花茶了啊,那爸呢?乌龙。。”就在两人听到自家闺女,yù有探出身子的脚步声之际,迅速的坐到了肖胜身边,装模作样的说道:

    “幺妹的脾气不好,你平常啊。。啊。。对就花茶,你爸就喝白开水就行了。”探出头的刘洁,在看到自家父母,那颇为‘喜欢’肖胜的作派,内心都乐开花了,虽然肖胜长得有些扭曲,但毕竟身高马大,还有男人气概,在这个军人家庭里,也颇为受宠。就在刘洁转过身,坐在肖胜身边的两人,又要实施暴行,此时的肖胜,猛然扯着嗓子,喊道:

    “幺妹。”听到这话,两人赶紧收身。

    “嗯?”探出头的刘洁,紧皱着眉头看向肖胜。

    “我也要白开水,多放点茶叶就行了。”听到这话的刘洁,长吸一口热气,那眼神,yù要活刮了肖胜啊。

    “你还真不客气啊。”单手拍在肖胜手面上的狗头刘,咬牙切齿的问道,单臂压在肖胜另一个胳膊上的刘母,笑容也是那般‘yīn辣’。

    “这不到头和师母家了吗,这不跟自己家一样吗,你闺女,还是我。。妹子,妹子。让妹子跟当哥的倒杯水,这不天经地义的吗。”说完这句话,肖胜扯着嗓子又喊了一句:

    “我只喝铁观音啊。”

    “砰。。”水杯落地的声响,隐晦的突显着刘洁此时内心的暴走。而肖胜的这声嘶喊,也间接的告诉二老,别乱来,不然大家都遭罪。

    “小子,别跟我玩这一手,你师傅出事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呢。”

    “得嘞,头,你就吹吧,谁不知道你当年追师母时,害羞的跟个孩子似得,要不是师母逆推你,你丫的还得几年等,咱俩谁不知道谁啊。对吧师母。别动手,小心我让幺妹加热水。”气的牙痒痒的刘家二老,死命的盯着眼前的肖胜,心里发毛的肖胜,干脆直言不讳的交代道:

    “头,师母,其实我也是受害者,我是被幺妹拉过来当垫背的,她说,你们要给她找男人,我这不临时充当一下吗,其实我们俩之间很纯洁的。”

    “真的?”听到这话的狗头刘,反问道。而熟知肖胜脾xìng的刘母则顺嘴接道:

    “你信他?明年就是世界末rì!他哪次在护士连,不是这样说的,我们之间很纯洁,纯洁到最后,小护士各个跑到我房间里,痛骂他的薄情。”

    “我先解释一下,我只是爱开玩笑点,我又没怎么着她,她当真了,我本着慈悲为怀,长痛不如短痛,回复的比较直接而已。”

    “那这一次呢?”

    “喜欢听成龙的哥吗?”

    “什么意思?”

    “我是真的,真的用了心。。”

    “噗,噗。。嗷嗷。。”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