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fbi的车消失了近两分钟,这让本就枕戈待旦的约尔森感到几许紧张。特地命司机车速放缓一些。待到fbi的那辆车重新出现在视野里,这才长出一口气的约尔森示意司机正常行驶。

    感觉自己有些神经质的约尔森,一度自嘲不已。曾几何时,作为黑手党的教父什么时候这般‘憋屈’过?可想到脸谱那连fbi都颇为忌惮的能力时,他的心态也放平了少许。

    车队沿着主道直接上了城市高速。一马平川,虽然瓢泼大雨始终未有停下来的意思,但这没有太多影响车队的速度。从北部的一处小镇前下了高速!约尔森在这个小镇上拥有一处庄园。知道的人不多,都是自己的心腹!

    今天把他们聚集到这里,便是为了部署针对大圈帮的一系列计划。小镇的路况远不如城市那般宽敞,原本把主车拥簇其中的保镖车,只得前后并排而行。

    驶向匝口,一辆抛锚的大货懒腰把偏道堵得严严实实。透过车窗看到这一切的约尔森,下意识的坐直了身子。以防有诈,他命人把车停靠在路面中间,直接前面的保镖从一探究竟。

    浩浩荡荡的车队,在这里耽搁了近二十分钟,直至那辆大货车退出一条可供单车通过的位置后,车队才一辆接一辆的往前行驶。

    正当约尔森所乘坐的轿车准备通过之际,后面‘fbi人员’突然单线与约尔森轿车司机联系。

    “让保镖车先过,我们垫后!路过之后不要开远,就在货车旁等着。”fbi人员的谨慎,使得约尔森心情不再那么紧张。原本拖后的两辆保镖车率先通过这条狭隘的小道。可正当约尔森的车驶向之际,原本静止不动的货车,突然来了个倒车。直接把狭隘的路面堵得死死!

    货车的仓门洞开,跳下来数十名手持枪械、身着雨衣的黑衣人。并没有掩盖枪声的一通扫射,这让原本已经通过的车队猝不及防。

    “调头,调头!”约尔森竭斯底里的呐喊着。此时在他这一边,唯有fbi的车辆保护他的周全。

    ‘砰……’原本拖后的fbi越野车直接拦腰撞向了约尔森的车身。霎时间,‘身轻如燕’的轿车车身,轰然侧翻过去。fbi越野车里跳出了几名大汉,为首的赫然是弹头。

    “约尔森的心腹一个不留!”下达完这个命令,手持钢棍的弹头,第一个冲到了侧翻轿车前。直接撬开了轿车的后门,一把把被血迹沾染的约尔森拉了出来。

    “灭口……”扛起约尔森离开之际,弹头直接冷声的吆喝了一声。霎时间,原本被大雨洗刷的小镇偏道上枪声大作。

    神识模糊的约尔森,感觉有人在为自己包扎。待到他努力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处在一个他倍显陌生的地方。吃力的挪动着整个头颅,当他的目光迎上肖胜那灿烂如初的笑容时,内心的那份凄凉油然而生。

    穿着白大褂的护士,在为约尔森扎完针后悄然离去。此时,整个病房内只剩下约尔森和肖胜两人。

    “脑部受到了轻微的撞击问题不大,可架不住年龄不小了。身上也有多处碰撞,伤筋动骨一百天,再加上你的心腹,死得死、伤得伤……针对大圈帮的部署,估摸着得流产喽!

    就像你用一个二流杀手阻击赛文,间接的告诉我他无法改变你的决定似得。我也用这一手回击银狐:不是什么人都能阻止我的脚步得!”肖胜说这话时,显得极为自信。就从他的角度来讲,现在的时局有他掌控。

    说话很费劲的约尔森努力了几下,还是放弃的不再赘言。倒是肖大官人心领神会的替他说道:“你会不会在想,黑手党一下倒下去这么多人。作为一个老社团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答案是肯定的,但又是否定的!你高估你自己在黑手党的地位,低估了‘黑手党’这个团队,对fbi这个机构的厌恶。特别是在你掌权的这些年里,早已失去了本质,沦为了fbi的爪牙!”

    微微停顿几分的肖胜,为约尔森盖好薄毯,微笑着继续补充道:“赛文的离开不单单是因为他重情义,更多的也是对你的不满。连他这样一个武夫都有这种感觉,更何况那些年被你一手拿下的亲戚朋友呢?我没给他们谈任何合作,我只是给了他一个契机,一个你不在,你的心腹相继倒下的契机。

    我想,这样一个机会,任谁都不会放弃!在你在我这修养的一百天里,我想黑手党应该会改头换面。而那些曾被你和fbi联手拿下的大佬们,会重新登上历史的舞台。于情于理,都对我有所帮助。”

    待到肖胜慢条斯理的说完这番话时,约尔森的眼神里先是充满着愤然,随后竟是无线的惆怅和迷失。深深的疲惫油然而生,紧闭上双眼的他,如今只得听天由命。

    “我已经跟赛文通过电话了,在他把那边的事情打理好后,会把你接过去。其实法国也是一处不错的养老地。以前你的步调走的太快,让太多的人包括你身边的人,都很难跟上。现在老了,就把脚步放缓一点,欣赏下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不单有勾心斗角,不单有尔虞我诈。还有亲情、友情以及那被众多诗人歌颂、贬低的爱情。黄昏恋,是个不错的选择哦!”说完这话的肖胜,站起了身大有离开这个房间的意思。

    “你到底要什么?如果仅仅是为了阻止川下集团上市,你已经做到了。根本不用如此大费周章的利用外部势力牵制fbi以及cia这些机构。”声音沙哑且有气无力,当约尔森断断续续说完这句话时,急喘不已且疲倦至极。

    没有上去虚伪寒暄的肖胜,扭过身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的眼;我要这地,再埋不了我的心。要这终生都明白我意,要那妖魔鬼怪都烟消云散!”说完这话,肖胜头也不回的拉开房门。而这句话落在约尔森的心里,如同巨石般让他难以喘气……

    “错了,我们都错了!”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