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按照以往纳兰家的‘潜规则’。掌心大的瓷碗,三碗起步,再吃菜喝汤!可现在,酒水有限,再加上肖珊在旁边‘监督’,肖胜和纳兰二爷,只得一碗作罢。三两三的瓷碗,一斤刚好三碗,喝急了下面的饺子都食则无味了。

    六海碗饺子被肖珊和白静端了上来,一人抱起一碗的肖胜和纳兰二爷,谁也不理谁,埋头就吃,时不时还用酒水漱漱口,那样子极其慎人。

    倒是肖母和白静的吃相甚是优雅,时不时送嘴里一个,两人浅笑着看着身边的这两个男人,活脱脱饿死鬼投胎吗。

    “中磊啊,你在港城不经常吃饺子?”

    “嗯?也不是,吴妈,哦,就是和淑媛一直住在一起的那个老人,人力有限,她又怕我吃不饱,可着劲的包,我哪好意思让人家伺候我,吃了两三次,就说不喜欢这口子,从那以后也就作罢了。不过,她做菜很好吃,你看我这肥的。”听到‘吴妈’这两个字眼,肖珊和纳兰二爷,均身子怔住少许,但又被他们很好的掩盖过去。

    “兔崽子,对她恭谨点,知道吗?”原本埋头吃饭的肖胜,诧异的抬起头,本就对吴妈身份不解的肖胜,追问道:

    “娘,她啥身份啊?功底超猛,有她在陈府,估摸着很难有人打进来。”

    “她?一个值得纳兰家所有人尊敬并爱戴的老人,吃吧,以后你会知道的!记住你爹的话,明白吗?”

    “你不说,我也清楚。她确实是个值得我去尊敬的老人。”话题有些伤感,最起码是对于知根知底的肖珊和纳兰二爷,很少插嘴的白静,一直都是在聆听着三人之间,颇有意思的对话,特别是肖胜那句‘暴发户’,更是让白静啼笑皆非,天底下哪有这般称呼自家父亲呢?

    很久没有这般团圆的吃饭了!打肖胜记事起,就屈指可数!八岁被扔进深山老林后,这样的机会,更是没有,时隔十多年后,一家三口再次团圆。没有电视,小说上的痛哭流涕,有的只是拌嘴和调侃,但话语中,却充斥着浓浓的亲情。

    饭桌上,谁都没有去提及章家的事情,这算是一种默契吧!纳兰二爷,询问了些公司方面的事务,刚说几句就被肖母揭了老底,在商业方面,真不咋滴的纳兰二爷,靠的就是他那一身‘蛮劲’,真让他管理偌大个纳兰产业,还不如杀了他。

    一直走‘官商’路线的百盛,多与zhèng fǔ合作,但所得的的受益,也大都会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就目前国家研发的数个项目,都是由百盛集团在背后资金供给,这还包括陈戍国的那个基因重组项目!不过,作为北省最大的黑金帝国,百盛集团所坐拥的资金产业链,绝不是其他集团所能睥睨的,具体多少,就连肖胜都不知晓,即便是接手岭南事务的白静,也难以估量,一直,她都很纳闷,国家为什么会允许纳兰世家这种‘民间资金团体’的存在。直至,当肖珊犹如翻开沉重史书,为白静大致透露着纳兰家历史后,她才明了所有。一门五虎将,镇守北天门,一心为民,一心为国,他们的存在,本就是国之利器。。

    酒过三巡,菜过五羹。早已经吃饱的肖珊和白静,只是坐在座位前,倾听着纳兰二爷与肖胜之间的斗嘴,熟知肖胜在港城发生每一件事的纳兰二爷,宛如长辈般,指出肖胜的不足和优势,为其分析着苏北的大局面,而自诩满腹经纶的肖胜,根本不吃他那一套,两人你来我往,最终没分出个鼻子眼来。最终商议,棋盘上见分晓。

    听到这话的肖珊起身便为父子俩准备的棋盘,而白静则在宛然的煮着浓茶,父子俩的口味一致,不亏是血脉相承,浓茶,重口味,还得是安溪铁观音这种大叶的为主料。

    在茶艺造诣上,并不弱的白静,煮的很用心,待到肖珊把棋盘准备好后,肖胜和纳兰二爷,犹如杂毛炸起的公鸡般,坐在棋盘前,肖胜执白,‘让’纳兰二爷先落子。

    坐于自己生命中最重要两男人身边的肖珊,从地柜里拿出上好的烟丝和烟纸,第一次看到自卷香烟的白静,在为两人煮茶之后,凑到了身边,没有吭声,而是有模有样的学着肖珊。

    棋逢对手,将遇良材,人逢知己。人生三大喜事!在棋艺上,可以堪比肖半仙的纳兰二爷,以纳兰家独有的霸道,步步紧逼着肖胜的白子,从始至终,都紧皱眉头的肖胜,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暴发户’确实有嚣张的资本,目视的全局,浅喝一口茶水的肖胜,‘啪’的一声点着了一根没有过滤嘴的香烟,前后夹击的态势,使得肖胜暂时处于下风。

    棋盘前,如同变了一个人似得纳兰二爷,少了平常的浮夸和跋扈,多了几分浓重,自家儿子,所布的那两道深居,自己不是没看到,只是即便看到了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步步紧逼,一旦收子,大好情势都将被对方取而代之。

    “兔崽子,什么时候练的这般妖孽?刚柔并济,直掏老巢?这是抓大放小啊。有意思,明白了。。”霎时间,纳兰二爷,明白了肖胜所要表达的意图,在苏北这盘大棋里,肖胜的用意和布局。

    而同样,纳兰二爷也在用这盘棋,谆谆教导着肖胜的劣势,以及在章家这件事情上的做法。步步紧逼,绝不会退让。

    满盘的棋子,让白静眼花缭乱,当她看到身边的肖珊,嫣然一笑,拍了拍自家男人和儿子肩膀后,有些诧异的跟着她一起起身收拾着桌面,没过多久,棋盘前的肖胜和纳兰二爷‘哈哈’大笑的站起身,相较于两人所要的表达的事情,这盘棋本事的意义已经不大了!算是握手言和,但又不是,肖胜知晓,是自己输了,输在了气势上,这也是纳兰二爷,所要给予自己讲解的。。

    人生如棋,经历就如同棋盘上黑白棋的落子,每一步都显得至关重要,抓大放小,不无道理!但有的时候,一颗小子,就能改变整个棋局,别自信,别狂妄,别以为运筹为何!局中局与局外局之间的差别,也许就是这颗小子。。

    (这章大伙看懂了吗?传承。纳兰二爷准备退位了,退位去做什么?)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