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小心翼翼抽出肖胜深入自己‘皮衣’内大手的竹叶青,恢复了往rì的冷艳!蒙蒙亮的天,给予了她继续潜伏的条件,习惯了黑暗,忘记了阳光的味道,曾几何时,她多想像个正常女孩那般,狂街,撒娇,看电影。。可这一切,距离她是那么远。

    缓缓的撑起身子,看着肖胜那‘熟睡’的脸庞,竹叶青稍有的露出温柔笑容。虽然只是一刹那,那足以百花愧。有些拘谨,更有些紧张,缓缓探下头的她,蜻蜓点水般扫过肖胜的侧脸,随后翻身下床,当其站在窗口之际,回眸望向肖胜那背朝自己的身体,轻声道:

    “谢谢你给我勾画了一个美丽的未來。不管能否如愿以偿,我都很欣慰。”说完这句话,竹叶青纵身消失在昏暗的天sè之中,直至她消失不见,肖胜才坐起身,抚摸着自己的侧脸,一脸回味的浪、荡表情。。

    回到了忙碌且繁琐的工作当中,并沒有表现出任何异常的肖胜,早出晚归,热情高涨,不择辛苦的跑遍了每一个寨子,跟设身处地的沿着规划中的山道,走了一趟。每到一处山间,他都会实际勘察地形,进行系统的参数标注,在常人眼里,那一顿饭恨不得吃上一头牛的小青年,有时候一天到晚只喝一口水。。

    他就像沙漠中的骆驼,拥有韧xìng和耐xìng。从不拒绝任何一个提出意见的村民,每每他都会亲力亲为的寻思这些方案,整理入案。他所在这的一个多月,整理出了整个苗疆最全,最权威的档案资料,他甚至为了求证一个人的信息,來回跑了数十趟。借用他的话说:

    “沒有了解,何谈发展,何谈共同致富?”但他的这些所作所为,在有心人眼里,则如同给予了苗疆一条无形的枷锁,牢牢的束缚着他们。走遍苗疆区域每一块土地则是为了更加了解这里的地形,而整理档案,则是为了更好的了解他们信息,虚则为民,实则为己。

    石寨侧前方的一处荒山山顶,一名青年男子恭谨的站在一老人身后,把自己刚得到的消息,一一向其阐述着,语气很平稳,沒有刻意的添油加醋,但每每提到肖胜之际,他的声线不免有些尖锐,甚至夹杂着几分怨恨。

    背对着那名青年的老人,迟迟沒有开口,而是紧皱着眉梢,目光犀利的望向山脚下石府的方向,突然开口道:

    “他有沒有其他异常,譬如准备离开苗疆的意图。”听到这话,小青年沉思少许,微微摇了摇头,回答道:

    “沒有,今天他走访黎寨的时候,还特地强调了会亲自监督的山道的修建,而且这段时间,他根本沒有动身的意思,每天都忙碌的很晚。”侧转过身,手里捏着一张纸条的老人,扬起右手递到了身后青年手中,轻声道:

    “刚得到的消息,你先看看。”恭谨的接过纸条,借助皎洁的月光,小青年仔细阅览了纸条上的那一段小字,待到他再抬头之际,一脸的诧异之sè。

    “巫长,他这是障眼法?”老人脸上那紧皱的眉梢,始终沒有舒展开过,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就连他。。现在都摸不清肖胜的意图。

    “这则消息是从严家内部传出來的,连身在港城的严老五都不曾知晓。”

    “那这则消息的可信度。。”就在小年轻稍感质疑之际,老人直接回绝道:

    “毋庸置疑。这条线跟在严老三身边十年了,他的每一通电话和文件,都是由他监听的。肖胜这段时间,都是探的哪几条山路。。”

    “临山那条,后舍的以及密林外。。”听到这三条路,老人肖胜眼眸越发的尖锐,喃喃的自言自语道:

    “密林外?直通巴蜀县?”

    “巫长。。巴蜀县是整个川南的交通枢纽,周围到湘,闽,广最快上高速的地方。。临山往前需走三天才能到达临县,而从临县还要多赶最少两个小时的省道,您看。。”

    “严家大丫头呢?”

    “一直很少出门,上次见她还是两天前。”

    “两天前?”怒目转身的老人,直勾勾的看向身后的小青年,身上的气势瞬间发生了变化,那由身而发的威慑力,使得身后的小青年,不由自主的后退数步。

    “肖胜一共进山几次?去县城几次?”

    “前后不下六次。”

    “每次都随同几人?有生面孔吗?”

    “多则六七人,少则一两人。但都是男xìng。。并沒有。。”当小青年把话说到这的时候,身子猛然怔住,瞪大双眸的看向身前的老人,声音颤抖的说道:

    “巫长,您的意思是,他是在‘斗转星移’,探路是假,实则是掩护严如雪出苗疆?”

    “现在一切都只是猜测,说不定也是对方的圈套。但就从目前所得的信息來看,这种猜测占主导地位。无论是临县,还是巴蜀县,都派人给我去查,距离福省联谊,不过一周的时间,给我死死的盯住肖胜,一旦有异动,马上汇报上來。”

    “巫长,那万一是突发事件呢?不得不承认,我确实不如他的能力。”听到这话的老人,微微摆了摆手,就在他手放下之际,一道黑影霎时出现在了小青年身后,丝毫沒感受到对方的存在的小青年,脸sè变得煞白,当他看到那道黑影空洞的眼神之际,先是一愣,随后惊呼道:

    “巫长,您成功了?”听到小青年这句惊愕的语言,老人微微一笑,淡然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

    “不敢与石寨老妖婆在母蛊上斗法,就是潜心研究这,天不忘我,在他身上种植了二十年的狐蛊,终于有了突破。无痛感,能力是正常人的十倍,手有巫术。。堪称完美。”就在老人说完这句话,原本他那枯木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而如果严老五在,看到这道黑影的话,一定会惊愕不已,他不就是向小如馨下‘降头术’的那个‘巫师’吗?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