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人都在变化,岁月是把指甲刀,不舒服就修一修,男生小学时生怕别人说自己jj大,大了生怕别人说自己jj小;女生青春期生怕自己来大姨妈,大了生怕自己不来大姨妈。

    有道是‘一岁一枯荣’。谁都经不起时间的‘修葺’,无论是在样貌、着装还是思想上!可有些人,你就是再给她十年,她也就是那‘尿’性。女汉子所具备的多个要素,你永远能在童彤身上,找到雷同点。

    你见过穿着ol装,把兰博基尼开到一百多码,碰到吹口哨的汉子,立刻暴口反驳的吗?你见过已贵为总裁助理,仍整天上窜下跳,把整个助理部门,搅合的鸡犬不宁的吗?童彤,这个被誉为女魔头的铁铮铮汉子,她向你诠释了什么叫做‘真爷们’!

    活力四射,激情无限。你在她身上总能看到青春的影子,曾有段时间,‘lang子回头’,可当她得知,自己所念想的真男人,真得离自己远去之际。什么财务报表,什么下个月的业务指标,统统都给老娘滚蛋。

    她还是她‘桀骜不驯’,甚至带点神经质。可又有多少人,能看到她疯狂后的那份落寞呢?性情犹如抛物线般,来了个几百度的大旋转。实在看不下去的李玉婉,开始着手为‘辍学’的闺女,介绍对象,希望能通过相亲,让她忘却过去,回归现在。

    然而,一次次相亲,成就童大小姐的一次次威名。少胳膊缺腿,那有点夸张,只要特么的不自爱,老娘就让你真‘自爱’不了。那出神入化的撩阴腿,现在已经‘声名远扬’。地下赛车的无冕之王,让多少良家少男,在车厢内喊妈。

    她就是刺头的代言词,她更是纨绔二代的大小姐。但为人豪爽,不拘小节,再加上爹妈为她博得了一个好背景,这也使得,童彤在短短的大半年里,坐实了淮市大姐头的身份。

    ‘出来混’的公子哥,哪个不知晓她的凶名?跟她处对象?那是找屎的节奏!但你不得不说,出水芙蓉,亭亭玉立的童大小姐,已经从当初的大脸,平胸蜕变成现如今,极具魅力的女性。特别是那一套修身的ol装,啧。。不发飙时,还真有模有样。

    最要命的便是她那纤长的细腿,以及跟蛮腰极为不匹配的肥臀,一动三颤,撩人心弦啊!当然,这也只是眼神的亵渎,谁也不敢真伸手去摸。小心那把尼泊尔军刀,真割了你的手腕。

    曾经一度消停的‘相亲’,又重燃战火。没有回绝的童彤,直奔约会地点,见了面才知道,原来是‘道上’混的一个小弟兄。外号四眼田鸡,属于那种有贼心没贼胆的那种。家世还算殷实,主要父母都是教授,有知识底蕴。

    但外面柔软,内心叛逆的他,也不知道怎么跟童彤这帮富二代们混在了一起。平常就是个‘受’,最起码在童彤面前是这样。

    淮市最豪华的法式餐厅一角,身着ol装的童彤,刚从公司出来,就马不停蹄的赶到这里。终于因为跟老妈子吵了一架,油盐未进的她,此时着实饿的慌。本来就是为了蹭一顿不掏钱的晚餐,见了面才知道是‘自家人’,那童彤更不客气了。

    狼吞虎咽,红酒当饮料,丝毫不顾及自己形象的童彤,埋头狠吃!而坐在对面的四眼哥,始终保持着含情脉脉的眼神,盯着对方。脸上那一网深情的表情,别提有多痴情了。

    “大姐头,你慢点吃,不够再点。”听到这话的童彤,猛吸一口把意大利面抽入嘴中,噎得不行的她,摆手示意‘明白’,在她又准备埋头吃的时候,这厮突然鼓足勇气的对其说道:

    “大姐头,其实我很喜欢你这种性格的女人。”

    “噗。。”没有嚼烂的洋葱喷在了四眼哥的镜面上,不气不怒的他,优雅的摘掉了眼镜,用眼镜布擦拭着。

    “四眼,你今天是不是没吃药?还是吃多了在这犯浑?我的背景你不知道?姐有男人了,不是男朋友是男人。嗯哼?明白?”虽然已经有了这方面的消息,但听到她亲口说出来,四眼哥,还是显得有些忧桑。

    “我还能吃吗?”边说,童彤边指了指盘中剩下的意大利面,后者连忙点头道:

    “吃吧,吃吧,不够再点。”

    这是一个吃货和痴货之间的故事。他们两人的强大,世人已经无法阻挡了。

    舒舒服服打了一个饱嗝,毫无形象抚摸着自己小肚的童彤,靠在了椅背上,看着对面一往情深望向自己的四眼哥。紧握着拳头在他面前,晃了几下。

    “沙包大的拳头见过吗?回去知道怎么说吗?”

    “知道,知道。”

    “我的形象有多坏,你就说多坏。姐不在乎!”

    “可大姐头,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我.靠,你是不是找虐啊。今天算我请你的,你先把钱付了。卡被家里冻结了!哪次相亲都来这一手。别送我了,我知道的回家的路。”

    “可你喝酒了,现在这个点别查酒驾,还是我送你吧!”

    “啪。。”重重的拍在了桌面上,这一声重响,引得周围的人,都不禁看向了这里。

    “别逼我啊!”说完咬着牙签,单手领着价格不菲的lv,童彤就这样大摇大摆的朝着地下停车场走去。

    蓝色的兰博基尼,在硕大的停车场内,仍旧显得刺眼。两指勾着单包,迈着碎步往自己座驾走去的童彤,倾吐出了口中的牙签,从包内掏出了车钥匙,在她的按动下,离多远,车门就开始上扬,且自动驶出了停车位。

    哼着不知名的小曲,音调显得很是怪异。但童彤却哼的很有情调,会傻笑,会情不自禁的苦笑。

    随手把包仍在了副驾驶位置上,发动了汽车,刚拐入第一道弯,突然一支毛茸茸的大粗腿,隔着车窗在童彤眼前晃来晃去。紧急踩了刹车,当她瞪大眼睛,看清那从石柱后面,蹦出来的飞毛腿主人时,又哭又笑,抿着嘴角,狠咬着手指。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