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    伴随着“啪,咣当……”一声巨响,肖珊所接听的电话内,响起了一阵忙音。缓缓的落下手臂,随手交给了身边的纳兰长空,一脸寒意的她,侧过身去,不再吭声。从始至终,都坐在窗口处,俯视全景的肖曼,微微的扭过头,夹在中间,甚为尴尬的纳兰二爷,脸上露出了窘迫的笑容。

    “兔崽子,脾气越来越大了。”不痛不痒的一句话,瞬间被房间内压抑的气氛,所掩盖!左右不是的纳兰二爷,挠着自己的寸发,真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个僵局。如若面对一个人,他还能夹在中间‘左右逢源’。可两个人都在,他该怎么说? ..

    老魏的敲门而入,着实让纳兰二爷找到了切入点,本来一直在老太君身边当保镖的他,早在肖胜‘出门’执行任务时,便被老太君赶回了京都。暂且不说,港城如今安定的局势,单单吴妈手底下的本事,就足以让人望而生畏,更何况龙组还有一人,暗地里执行着保护任务呢?

    那么多好手扎堆在港城,显然有些‘资源’Lang费!魏叔的归来,也使得纳兰二爷,在很多事情上,不再需要亲力亲为。

    “共五人,分三批逃窜,中磊的人,且紧且松,给予了二锅头他们争取了一定的时间。有两波人已经出了京都,往内省和河北方向窜去。”

    “家里的那一个呢?” ..

    “系统信号代码已经传输出去了。估摸着明天就能侵入整座大厦的安全监控系统。”

    “给他们时间布局,让中磊的人‘跟丢了’,你就告诉他,京都那么大烂摊子,他不去处理,谁去?”听到纳兰二爷的这句话,老魏略显为难的怔在原地,瞥了一眼二爷身边的肖珊,随后开口道:

    “中磊在发号最后一道命令后,便切断了与所有人的联系,安置在车厢的跟踪器,也被他取出,放置在公交车上,现在……”

    “也就是说,现在找不到他?胡闹?都那么大了,还这般任xìng。”说到这,坐在轮椅上的纳兰二爷,拉了拉盖在自己腿上的毛毯,长出一口气,轻声道:

    “不用去问他,他有分寸。”当老魏退出房间之后,侧过头的纳兰二爷,轻声对身边的肖珊说道:

    “麻烦你了,儿子这边你多cāo点心。”听到这话的肖珊,双手按住扶手,猛然站起身,瞥了一眼身边的纳兰二爷,冷声道:

    “说这话,你也不牙疼,从小到大你问过多少?”说完,肖珊快步的走出了房间。而尴尬的纳兰二爷望向不远处的肖曼,可对方直接无视的起身,往为自己安排的房间走去。空留纳兰阎王一人留在这里,面壁思过。

    夜晚已至,褪去了雾霾的遮目,唯有深夜在京都,你才能感受到所谓的大都市气息。五光十sè的霓虹灯,照亮了整条街道,拥堵的车辆,如同入住在这里的蚁族般,毫无生机的想要往前行驶,但是如此的艰难。

    骤降下的温度,使得前些天所积攒水滩,凝结成薄冰,在道路的主干道上,还有辛勤的环卫工人清扫一番,可在稍稍偏远的郊外,则无人问津。

    厚实的皮鞋底踩踏在薄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寒气逼人,使得皮鞋的主人,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清晰的寒气。时不时四处打量周围的他,在一处小四合院前,停下了脚步,轻敲着红sè木门……

    “吱……”红门轻柔的被人从里面拉开,一名年过五旬的老人,微微向门口这名黑影,点了点头,让出身位,待到黑影进入后,伸头再一次打量下周围,随手关上红门。

    正对红门的里屋内,一名年过七旬的老人,抽着旱烟,在看到这名黑影走进房间后,从嘴中拿下了烟嘴,把烟斗内的烟叶敲落在地。挣着身子准备起身,那道黑影,迅速上去,双手恭谨的把对方搀扶起来。

    “老爷子,事情败露了,不曾想到纳兰长子如此jīng明,而且他老子,也留下了暗手。”听到这话的老人,微笑的摇了摇枯木的手心,轻声道:

    “你真当纳兰家的人都是吃素的?要是这么简单,他们能屹立那么多年不倒?这反而是好事。”听到这话,黑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另外酒店里已经把信号传输代码发过来了,不过程序过于繁琐,为了不打草惊蛇,暂未侵入对方的系统。”

    “这就对了,等了那么多年,不在乎这一朝一夕的得失。懂吗?”听到这话的黑影,转着眼珠,冥思着老人这话的深意。

    “您的意思……”

    “都杀了吧,那些暴露身份的下手,只会成为对手的把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关键时刻,不容有失。手脚利索点,千万别露出什么马脚来。”

    “明白了。还有老爷子,貌似中磊集团那边批文到手了。”

    “不是貌似,是一定到手了!真的看不出那个莽夫,还有这个手段,一手牌,就搅乱了我所有的布局,这些小虾小米们,位不高,但也手握一定的权利,即便现在想要他们剔除出去,最快也得二三个月时间才能见效。

    资金,项目被拖住,使得我们被动喽,否则,我也不会这般急切的想试探下他们的态度!”

    “那老爷子,现在……”

    “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只不过被对方占了先机而已。不急,面对百盛这块大蛋糕,这点等待算得了什么?通知下去,原计划进行。”

    “是……”说完,黑影弓着身子退出了房间……在黑影随手关上房门的那一刹那,那名开门的老人随即走进了房间。

    “看着他,办成之后,斩草除根。”那名老人,听到这话,微微点了点头,随即退出了房间。

    又换了一簇新的烟叶,老人重新躺在了热炕上,随手拨开了收音机的按钮,广播里正在播放着京剧,随口轻哼数声的老人,脸上布满了狰狞的笑容,自言自语道:

    “纳兰老贼,这一次,我让你断子绝孙。”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