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对于马修家族来讲,威尔森的存在,也只有家族核心人员才有资格知晓。而真正明白他对马修家族‘作用’,就连窥视族长之位的普利,也仅仅属于‘懵懂’状态。

    马修家族二次崛起,依靠的就是承接了军方的‘委托’,以兜售暴利的军火,打开非洲市场,形成巨大的产业链、利益链。也正是因为有那么多的军阀、武装组织需要他的支援,才为马修家族的其他产业保驾护航……

    而这个威尔森,便是马修家族在军方,最大的依仗和保障。在法不说有通天的本事,但手握重兵的他,完全称得上‘一方诸侯’。可一次暗杀,竟把他老人家扯了出来,这不禁让亨特和伊娜震惊的同时,又在思索着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哥,将军的意思是……”

    “放任自流!两耳不闻窗外事,不偏不倚,不充当任何一方的眼线,哪怕他们许以重诺。借用将军的话说:这是神仙打架,我等屁民必须退而求其次。”在亨特说完这话时,伊娜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这显然是威尔森的一句玩笑话。在法没人敢不把他老人家当回事,既然这样说,自然则就有他的道理。肖胜的来路,目前来讲模糊但不会这般难以揣摩,可实施昨晚暗杀的那波人则就让人‘浮想联翩’了。

    在当今错综复杂的国际关系里,与肖胜方有过节的组织或个人,也就那么几个。可就是这为数不多的几个,绝对是马修家族不敢去‘窥视’的。

    也正是因为这些缘故,才迫使着现在的马修家族‘消极’应对肖胜等人的‘诉求’。本心中还有担忧,会因此事而让肖胜等人‘怀恨在心’。然而,对方的大度,着实让亨特和伊娜心中放下不少。

    言而有信的肖胜,已经为马修家族就北非市场的开拓,与eo取得了联系。并且己方在北非的高层,也与eo进行了会晤。对方的条件,虽说有些苛刻,但放在如今大环境内,那样的要求,也是马修家族所能接受的。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eo等同于把自己的市场份额,让给了马修家族。

    当然一些细节问题上,还需要商讨。可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了这等事情,岂能不让刚刚接上头的马修家族‘心生哀念’?

    天色破晓,东方翻起了白肚皮……一宿没有合眼的肖胜,在检查了河马的伤势,确定无碍后,选择趁早离开马修庄园。

    本不想再惊动亨特与伊娜,协同斥候把河马架上车的肖胜,直接与负责这片区域的管家打声招呼。奈何当车辆刚使得出庄园的匝口时,亨特与伊娜便已迎着晨风矗立在那里。

    不得不靠边停车的肖胜,协同华美一起下车。在迎上亨特和伊娜那歉意的笑容时,肖胜直接上前开口道:

    “屁股决定思想……坐在什么位置,就得考虑什么样的事情。寒暄,客套的话,咱们也就不要再说了。如果我是你,一样会选择这样。我只希望,这起事件不会影响我们双方共同所追求的利益。

    共赢才是我们所追逐的执念,今天你能他人守住底线,我就相信在不远的日子里,也会为我守住底线。对吗?”伸出右手的肖胜,直面的道出问题本质。毫不回避的态度,着实引起了亨特的共鸣。

    双手紧握,一脸释然笑容的亨特,重重的点了点头,轻声道:

    “欣赏你的坦然。留住底线,就是守住信念。挽留的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谢谢,谢谢你的理解,更谢谢你的阔达。”

    望着渐行渐远的车尾,迎风而立的伊娜,撩动着自己的秀发。脸上收起了礼节性的笑容,在车影消失不见时,轻声嘀咕道:

    “你觉得他会怎么做?得过且过,还是……”听到这话的亨特,淡然一笑,跺了跺站麻了的脚跟。轻声道:

    “从他准备不吭不响的离开,你就应该看得出。他是个有思想且有冲劲的男人!他希望以这种沉默的离开,撇开与马修家族的联系。正如他所说的那番话似得:让我们守住底线。

    不会再一次被人左右了想法。潜意识的回答就是:这事,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既然今天你没有帮我一把,明天你也就别奢望,我能给你面子。极端的讲,他是在告诫我们,既然不插手,就永远别插手。我们的合作是冲着共赢去的……

    我很期待,期待他的反击。我真的很难揣摩这个男人,是什么样的底蕴,让身在异乡的他,有如此自信。要知道他的反击,很有可能让他彻彻底底登上某个组织的黑名单……”听到这话的伊娜,突然想起当初在伯爵府前,肖胜突袭她的场景。

    当时的自己,也曾扪心自问,眼前这个男人到底依仗着什么,而他的回答,至今萦绕在耳边。

    “我想我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嗯?”扭过头的亨特,望向身边的伊娜,后者目光仍旧望向车尾消失的方向,随口道:

    “身上虱子多了,也就不怕痒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在他的心中,只有‘碾压’,没有妥协!至于底蕴和依仗……他曾说过:我为我身为一名华夏人,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乍一听这话,有点大。细细品味,你不觉得我们之所以愿意跟他合作,不正是因为这些吗?”

    听到伊娜的这番话,哑然失笑的亨特抚摸着自己略有白发的发梢,一边往回走,一边轻轻的摇了摇头。喃喃道:

    “碰到这样有道理,给你讲道理。没道理,用拳头可着劲给你扯道理的对手,你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他在我们眼中的‘胡作非为’,细细想来,何尝不是一种能力的体现呢?神仙打架,我等屁民,还是退而求其次的好啊……哈哈”

    亨特的笑声,久久回荡在庄园上空。而一直站在原地的伊娜,在稍作停滞后,紧随自家大哥的脚步。她知道,在未来数日里,一定会有足以让她‘惊喜’的消息传来。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