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大封推的最后一天,本想着偷懒四更来着,但又一想总不能虎头蛇尾不是,上午把第五更补上。。明天恢复正常更新鸟。。漫雨很给力滴。。)

    随同肖胜一起窝在房间内的斥候,在简单的翻阅完资料后,若有所思的坐在原位思考着什么,两人一根接一根的香烟,使得整个房间云山雾绕,跟着火似得。。

    “头,我总觉得今晚这场所谓庆功宴会,太过于蹊跷了!感觉像是在作秀,而且是真人秀,脱光的那种,吸引人的眼球。。”

    “咦?啥时候,神经大条坏死的斥候,学会动脑筋了?不怕累坏了脑细胞,扼杀荷尔蒙?”

    “嘿嘿,头,你天天想那么多,算计来,算计去的,是不是就是为了避孕啊,我真怀疑你的体内的荷尔蒙,没多少了。。”

    “张嘴,我能给你shè溢出来,信吗?”

    “我嘴小,樱桃小嘴滴。。河马。。回去找河马,头,你要是能把他的嘴shè溢出来,你让我干啥,我干啥。。上刀山,下火海。我绝不含糊。。”看到斥候那‘严肃’的表情,肖胜上去给了他一拳,两人‘哈哈’的笑了出来。。

    “其实吧,我总觉得这次白家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军部向来低调,即便合作也是私底下,不说偷偷摸摸的,最起码不愿暴露在众人视野之中,他娘的,这次还特么的招标,庆功宴,他有鸡、巴的功可庆啊,拿钱往外面洒,还得跟大爷似得供着?演戏,演过了!不过,从白家角度来说,这次所谓的庆功宴,是次提升档次的机会,外来户,在金陵扎根也就这几年,有点关系,但和金陵的老牌势力相比,连个屁都不是,狐假虎威的意yù很浓厚啊!看来,这白家攀的可不是一般的权贵,最起码得在军部是个实权,估摸着大校都不行,得少将往上说。。”

    “金陵军区算是咱部队‘王牌’军区,财大气粗,但领少将军衔的一勺子也挖不满,按理说混到他那种阶级的了,没必要这般‘沾花惹草’的和地方企业联系在一起啊。。”

    “得,你这一句话的背后,得扼杀多少荷尔蒙,今晚可不能再手、yín了,超标了。。”

    “自打媳妇在身边,老衲已经‘断手’了。。”

    “瞧你那臭美样,你说的这就是归结点,动机,目的,突的啥,到底是何方神圣?今晚咱们一一揭开!看住那个老的。。其他的小虾米,就让四组的兄弟帮帮忙。。”说完这句话,肖胜起身看了下手腕,急匆匆的拉着斥候往外走着,边走边说:

    “还有时间,去夫子庙整只鸭子吃去。。”

    “头。。别啊,我的xìng取向很正常。。”

    “cāo、蛋的,金陵咸水鸭。。”

    晚上近八点之际,金陵白家的别墅大门,相继打开,三四辆黑sè高档轿车驶出了白府,手里捧着咸水鸭的斥候,透过红外线望远镜监视着整个前门,虽然小区内的监控录像,尽在掌握之中,但借用肖胜说的那句话,‘高科技这玩意,只是辅助,是咱在玩它,而不是它在玩咱,只相信自己的这双眼睛和战友。。’

    一边观望,一边撕吃着鸭腿,嚼劲十足的对肖胜说道:

    “头,老鼠出洞了。。未发现老家伙的踪影。。”此时坐在车厢内,守在后门的肖胜,也是一手油乎乎的看着鸭脖子,意犹未尽的舔着手指头,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继续监视,估摸着那边宴会不开始,那老家伙不露头!即便露头,也会巅峰你的眼球,说不定打扮的跟印度阿三似得。。”

    待到两人一人啃了两只咸水鸭后,从白府花园外的后门走出一道身影,太极装!显得很轻便,借助小区内的灯光,依稀能看出他那花白的头发。。

    “咦。。今天老白,穿内增高了?个头我咋觉得高了几分呢?”

    “引子而已,正主待等会,没看到刚才陆续走出了那几名佣工吗,都是‘黑鬼’!帮他探着呢,本来吧,我还只猜测,现在我有九成把握,判断老白今晚会‘情人’,说不定今晚干票大的呢。。”

    “大的?碰到少将军衔的也打?”

    “咱又不是没打过,上次军演,你忘了?那厮被俘还洋五洋六的,当时我就火了,要不是看他一把年纪了,我就动粗了。。”听到这话,斥候苦笑几分,喃喃道:

    “你是没动粗,命令河马动的。。现在他身上还背着个处分。。”

    “好基友,一辈子,你懂个屁啊,这才真兄弟。。等等。。出来了,我就说吗,得打扮一番,嗯。。别说他这一身便装,还真有印度阿三的风范。。”说完,肖胜脸sè变得严肃起来,抹了抹嘴角的油渍,透过车窗,仔细观察着对方的走向。。

    当其看到白成山弯腰登上那辆不起眼的比亚迪后,肖胜发动油门,保持车距的紧跟在其后。。而斥候则驾车从另外一个出口,绕到比亚迪前面,注意着他的走向。。

    黑sè比亚迪在金陵一处繁华街道前停了下来,此时正值夜市的人流高峰期!继而,当白成山从车上下来后,其瘦小的身影立刻就被埋没在人群之中。。

    “凑上去,在他车上安放跟踪器不靠谱,在他身上我就不信,还不靠谱,老狐狸要换车了。。”听完肖胜的命令,已经下车的斥候,碎步向白成山靠去,在途中,斥候亦能感觉到,有几道视线,一直注意着这个老人,抬眸看向前面那名推着手推车的女子,计上心头的斥候,显得急急慌慌的往前冲着,‘一不小心’在穿过小推车时,脚底被绊了一下,整个人蹒跚的往前窜了几步,刚好与夹杂在人群的白成山有着那么几秒钟的接触,仅仅这几秒钟对于眼疾手快的斥候来说,已经足够了。。

    “对不起,对不起。。”一脸歉意的斥候,急急慌慌的向那名女士道歉,随后反方向往后跑去,那几道视线,只在斥候身上停留了少许,便移开了。。

    看着斥候那出sè的演出,肖胜脸上挂起了淡然的笑容的,四处打量一番后,按了下手腕上的手表,在接收到红sè信号后,肖胜转身避开对方眼线,从侧道跟去,而已经暴露过一次的斥候,回头取车。。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