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    女孩当然渴望有人爱,但你不要把力气使在讨男人欢心上,而在让自己可爱上,可爱是内涵的,包括教养,气质,才华,你要做到即使沒人爱,仍能活得jīng彩和快乐,而越是这样就越会有人爱你,你要把你的青chūn看作是对一个男人的等待,而要看作是你自己的成长,只要成长的好,天下有的是男人,,周国平

    这些道理,章怡不是不知晓,而是真的放不下,二十年,人生能有多少个二十年,当年华不在,岁月已老时,那份爱,渐渐的变成了依赖,依赖他的怀抱,依赖他那放荡不羁的笑容,更依赖他层出不穷的小惊喜。

    这一晚的章怡,沒了刚來时的那份亢奋,单纯的恪守着妇道,虽然依旧妖媚,依旧浊骨,但对于女人來说,内心的痛与不痛,身子是最为敏感的媒介。

    环抱着怀中的可人,长有老茧的拇指擦拭着对方眼睛的泪水,亲吻着对方额头的肖胜,并沒有再持续下去,而是紧紧的搂着对方。

    抑制着自己的泪水不再流出,露出牵强的笑容,直至此时,章怡所想的还是肖胜的身体感受。

    “想你了,。”苍白无力的表白,字字落在肖胜心里是那般的绞心,感受着肖胜异样的章怡,反搂着对方,故意探出头來,望向对方,故意撇开话題的说道:

    “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这不是重点,只要是你给予我的,我都喜欢。”

    “油嘴滑舌,。”说完这话,两人四目相对,鼻尖贴在了一起,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人谁都沒有开口。

    “如果,如果有一天,我人老珠黄了,不复现在的身材,容颜了,而你身边莺莺燕燕,你会抛开我吗。”

    “老女孩就是别人称姐,自称是爷,能装疯,亦卖傻,还可以扮jīng明,做人溜边沉底,做事轻捞慢起,高汤炖豆腐,越炖越嫩。

    等你真的变成老豆腐的时候,我下面也该焉了,所以,你所担心的,那都是天方夜谭,届时,你不嫌弃我炖不了你这块老豆腐,就成了。”

    宁静的墨守,被娇咛的呻吟所打破,一改往rì的‘矜持’,当章怡的诱唇,主动覆盖至肖胜嘴角之际,过往的种种皆以变成了滑眸而过的浮云。

    再聪明的女人,也有犯傻的时候,在章怡看來,已经傻了二十多年,再傻半辈子又如何,真爱,不是上嘴皮碰下嘴皮,随便说说就能永恒的,唯有时间,才是jīng准的丈量尺,。

    本來预计在一周内解决的事情,谁曾想到仅需一晚,就有了眉目,已经间接掌控主动权的肖胜,则显得极为悠闲,相拥着章怡至晌午,若不是与肖珊商定好的,下午逛街缓解内心的压抑话,依照肖胜这厮死皮赖脸的脾xìng,估摸着不到饿肚子,不会起床。

    洗漱后的肖胜,直接朝着自家老妈子所在的房间走去,推开房门,看着独自一人坐在窗口处,远眺京都景象的肖珊,略显不好意思的肖胜,一屁股坐在了她的对面,顺着她的目光,往远处看去。

    不苟同于前几rì的连续yīn霾天气,天气放晴的京都,万里无云,阳光算不上妩媚,但透过玻璃窗映shè在脸上,暖意融融。

    自然风光相当的不错,可只要在京都生活过的人都知晓,即便天气再晴朗,放眼望去,总觉得眼睛的被蒙上了一层薄雾。

    “不是沙尘暴,就是工业雾霾,亦或者yīn雨连连,在这座城市里,我们总渴望着从樊笼的黑暗中,寻找到那一丝的光明,可直至最后才发现,这里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听到这话的肖胜,双手按在圆桌上,伸头探到了自家老妈子面前的肖胜,瞪着他那小眼睛,眨巴,眨巴的望向对方。

    直接无视这厮的造次,肖珊一巴掌推在了对方脸上,一屁股又坐回原位的肖胜,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娘,其实你有当诗人,作家的潜质,你瞅瞅这一段,只要拿出去,那文老爷子,都得竖起大拇指,旷世奇才啊,。”微微瞥了一眼自家儿子,竖起中指的她,顿时让肖胜有种挫败感,一项雍容华贵的肖诸葛,做出这番动作,谁能想到,谁又有幸看的到。

    “娘,我要是把你刚才那个样子拍下來,再发出去,得寒了多少大叔的心,当年的一代女神,跟着个流氓,咋就变成这样了。”

    “别跟我贫嘴了,你爹出院了,又关进了小黑屋。”

    “开什么玩笑,那里yīn暗cháo湿不说,还沒有相对应的医疗配备,他伤的那么严重,怎么会,。”说这话时,肖胜故意加重了语调,余光小心翼翼的看向自家老妈子,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端倪。

    “不用揣摩我的心思,你小姨沒有跟着去,约了我下午去八达岭,她不开口,我都能猜到,她在打什么心思,无非是,她继续搞她的科研,不再入世,让我劝你老子回医院继续治疗。”

    “好耶,正室永远是正室,站着大义,该庆祝,庆祝,中午喝两杯。”听到这话,肖珊直接把原本放在圆桌上的手提包砸向了肖胜,笑容咧开的肖胜,侧身躲开,笑呵呵的望向眼前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老妈子。

    “我就不明白了,京都那么多女人,为什么那个老不死的偏偏去招惹小曼,他哪怕找个十八的干闺女,我都不会这般气愤。”

    “咦,这也是我想问的答案,为什么京都那么多妹子,偏偏你是我娘呢,按理说,他纳兰阎王当初魅力也不凡啊。”

    “兔崽子,当真你们都是纳兰家的人,合起伙來恶心我是不是。”随着肖珊暴怒而起,肖胜迅速窜出了座位,此时姗姗來迟的章怡,诧异的看向眼前这两个很少动手的母子俩,不等她开口,肖胜嘴里嘀咕道:

    “下午带你爬长城。”说完肖胜‘嗖’的一声,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了一脸茫然的章怡,和啼笑皆非的肖珊,怔怔的站在那里。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