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肖胜、ak以及弹头三人同乘那辆越野车,朝着‘萨德萨’营地驶去。看似被‘萨德萨’成员的几辆车拥簇其中,在肖胜看来有何尝不是怕他们‘离开’。

    坐在后排的弹头,像及了做错事的小孩子。一直低着头不敢吭声!他那颇为暴露的着装,每每肖胜扭头瞥上一眼。都会忍俊不住的笑出口!

    “装,继续装。我说蛋蛋别跟一名受气的小媳妇似得。说说里面啥情况……”自家班长的笑容,使得刚刚还垂头丧气的弹头,顿时活跃起来!

    带着夸张色彩的把所经历的一切,给予肖胜和ak阐述了一遍。在他说完这一切后,肖胜陷入沉思之中。直至现在发生了这么多突变后,肖胜才觉得他走‘萨德萨’这一步,是颗臭棋。

    但不得不说,若是想拖住海豹突击队一队,他就必须找到切入点。‘萨德萨’却是最直观,也是最容易出现变故的切入点。

    “你是说从一开始库鲁对于你的到访,以及你所谈及的合作,他都不是特别是感冒。经历了暗杀之后,态度更加的恶劣。甚至一度成为阶下囚!直至我们把那张纸条交给他后,他的态度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直接奉你为贵宾?”

    肖胜问这话时,显得很小心翼翼。生怕露点任何一个疑点。他想从弹头这里得到最为确切的答案。

    “嗯,不但如此。他还准备把他小女儿送给我。头,你是知道的,我是有家室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样不忠不义的事情呢?不过他闺女好奔放的……”独自偷着乐的弹头,说这话时,嘴巴咧的跟破鞋扇的似得!

    而肖胜看他的眼神,逐渐变得严肃。这也使得弹头的笑容,只维持了不过了几秒钟,便迅速收了起来。

    “一直不愿意合作。经历暗杀后,在你第二次造访时,差点成为阶下囚。待到我们出现后,态度来了一次旋转式的大转变。ak,你给我说道说道,这是个啥子情况!”单手揉着太阳穴的肖胜,显得很是头疼。

    而此时放缓车速的ak,在思量些许后,轻声道:“所谓的暗杀,会不会是库鲁自导自演的?其目的就是有正当借口,扣押二次到访的弹头。毕竟,暗杀的时间点,刚好出现在弹头第一次到访和第二次到访之间。库鲁向所有人说,他被暗杀了。但结果他还活着……”

    “不但活着,活的还更加潇洒。原本大有向**武装全面进攻的政府军,在这个关键时候竟然停火了。赶到这里的弹头,只是片面的知晓库鲁,被cia冒充的人暗杀未果。便沦为了阶下囚。在这个时间点里,我们刚好出现。给予了他那份名单,让库鲁笃定了我们就是炸fbi总部大楼的那批人……”

    不等肖胜说完,原本坐在后排的弹头,直接爬到前列,惊愕的说道:“你是说**武装,已经倒向老美了?不可能,要知道他之所以下台,不就是因为老美在背后作祟!”

    “幼稚,这个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老美可以把他拉下台,就可以给予他一个契机再与执政党分庭抗衡。至于倒向老美……应该还没有,只有了这方面的倾向,否则,蛋蛋现在你就已经被美方接手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年岁不小的库鲁,已经在为自己谋划退脚步了。他想和现政府所依仗的美方和谈,为他一手筹建的‘萨德萨’争取更大的利益。但现在缺少筹码。一开始一个弹头,也许只会让他后半辈子活得更自在些。可如果我们哥仨一起被这老家伙拿下,我敢保证,他敢向美方要半个海地……”

    肖胜所说的两段话,使得弹头不禁怔在了那里。就连驾驶员位置的ak,都显得很是凝重。倒是肖大官人本人,把目光瞥向了窗外。嘴角上扬了几许的弧度。

    “但头,现在德萨德被定性为‘**’组织。被美方丑化了后,恶名在外啊!”弹头第一时间说出了自己的诧异。

    而这一次肖胜没有开口,ak则反身回答道:“这就是库鲁为什么把你捧得指挥官这个位置的原因。他们完全可以把屎盆子扣在你的头上。你背后代表着什么,你不说旁人也知晓。届时上位的库鲁,再发一篇咨文。说是被你这个‘疯狂指挥官’所蒙蔽了,才做出这样、那样的事情来。而美方再帮衬着说两句好话。对你处以极刑,他‘萨德萨’是不是又回归正统了?”

    “当然,组织内部肯定会有所清洗。那些陪你下去的人。都会被冠以你的同党、余孽、嫡系。煽动组织从事这一系列事件的罪魁祸首。瞬间,你弹头赢得了千古骂名,势必会在国际历史上留下浓重一笔。”

    ak和肖胜两人越说,弹头越是冷汗淋漓。如果真按照他们两人所分析的,这次他不但被算计了。连带着他背后所代表的华夏也被算计了。

    “头,那现在咱们还去他们基地?不赶紧调头离开?猛虎也难架群狼啊!我目测了下,现在基地最少有一个加强连的兵力!”颇为紧张的弹头,直接探出头去。

    而微微扭头的肖胜,先是与ak对视了一眼。随即微笑的回答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在没得到实惠,得到美方许以重诺,拿到真金白银下。库鲁只会把我们当爷供着。最起码在今晚他们一定会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说不定还让我当证婚人,就让你跟他那个小女儿圆房,以换取我们的信任呢!”

    “拉倒吧头,那妹子黑得跟锅底灰似得。我看着就怵……”弹头夸张的表情,引来弹头和ak的大笑。

    “你刚才不是说这里的妹子很奔放吗?”

    “兄弟我喜欢矜持的妹子……不可以吗?”肖胜的询问,换来了弹头笃定的回答。这使得车厢内的气氛,更加轻松。

    “龙潭虎穴去的多了,还怕猪圈?一个加强排?够几颗手雷摆弄的?等会看我眼色行事!”待到肖胜说完这话,ak和弹头纷纷严肃的表态道:

    “明白……”

    “明白!”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