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劫后余生,本来想着能好好吃一顿!待到听完杜鹃这话后,肖胜有些‘尿’了!思量了少许,头也不回的肖胜,就准备折回自己的房间。..

    “哎。。胜哥,你干什么?怎么回去了?”略落于两人身后半步有余的严家姐妹并没有听到两人之间的交谈,看到肖胜这硬着头皮返回的样子,也是极其的诧异。

    “偶感不适,略有疲惫,状态不佳,不慎饮酒,更不易切磋。”看着肖胜那一本正经的表情,听着他这扯蛋的语言,浅笑几分的杜鹃,轻声嘀咕道:

    “你这样会让小青遭受非议的!另外,若是不证明你自己的能力话,六月六,你没资格参加的。”听到这话,肖胜身子绷直少许,诧异的回问道:

    “也就是说,今晚这场晚宴,明知是坑,也要跳?”不知所云的小如馨,在听到肖胜和杜鹃之间的对话后,以为杜鹃姐有求于肖胜,而对方不愿意似得,不等杜鹃开口,这丫头直接说道:

    “男人吗,不都应该特别能吃苦吗?你瞧你那矫情样。”听到自家舍妹的这句话,严如雪拉了一把她的胳膊,在这块人生地不熟的地界,做什么都得三思而后行。。

    “对于‘特别能吃苦’这五个字,我觉得前四个字,特别适合我,最后一个字能省则省吧!”说完,肖胜摆手杜鹃继续往前走,轻叹一口气的他,着实无奈。

    “特别能吃?老姐,毛人哥真有自知之明。”就在小如馨说这话时,严如雪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随后拉着撇开嘴的小如馨,紧跟在肖胜和杜鹃身后。

    出了门,肖胜才知晓这场篝火宴会有多么的隆重,虽然相隔近千米,山脚水车前的那熊熊烈火,如同就在眼前般清晰可见!旁边的小篝火,分布均匀的围绕着主火边上,涌动的人群使得火光时隐时现。原本暗淡下来的天sè,被这一整簇火光,映红了云边。

    看着各个一身‘盛装’的苗家人,头戴银冠,着装艳丽的游走在街道上,在打扮上显得格格不入的肖胜,搓着双手,凑到杜鹃身边,轻声的问道:

    “这些都是为了迎接我?太隆重了吧!虽然我自诩有这个能力,但低调,低调点为好!”听到这话,杜鹃‘咯咯’的捂嘴笑了笑,随后说道:

    “你们赶巧了,今天大nǎinǎi亲自为小青祈福,不单单是你们,其他寨子都会有贵宾到来。”

    “你的意思,我是顺便招待一下?还好,还好,不是主角,不然真成众矢之的了。”

    “差不多吧,考虑到你是‘蛮公’的亲外孙,而且会参加六月六的祭祀和招亲,寨主会在大会上为你正名,毕竟,若是谁想参加就参加的话,你让我们寨子的勇士情何以堪?”听到这话,肖胜有种蛋抽筋的错觉!思量了许久,肖胜恍然大悟,感情自己刚来,就被人当枪使唤了!

    自家姥爷上位后,实施的新政彻彻底底的改变了原有苗疆的生活面貌,而且还是在保存历史的大前提下,被称之为‘蛮公’可想而知威望有多高!石寨用这一手,并当场宣布自己将参与招亲,那也有借自家姥爷的威望,间接巩固石寨政权的意思。

    肖胜肯定不会留在寨子里,那要是娶了‘圣女’后,肯定指派一人协同管理,谁最合适?石山,于情于理,肖胜的未来岳父都是最亲近的人。再者,在所有目光都集中在肖胜身上时,暗地里,石家人将承受更少的压力,一些有针对xìng的布置,也将变得更加从容。

    不管肖胜胜与负,最起码在未有最后结果的时候,石寨必将拥有绝对的主权,统筹全局!那些原本的质疑以及非议,也将荡然无存。。圣女跟蛮公的外孙‘同居’,不管真假,在旁人看来,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被忽悠了?谁说这里民风质朴?有权力的地方,就有特么的勾心斗角!而自己,在踏入这里第一天起,就被人当棋子了。干。。”暗暗的暴口一句,本来还抱着‘享福’的心态,修养这几天,这样一来,自己别想安生了,明的,暗的,老的,小的,都不消停喽。。

    祭祀,招亲,当这些字眼传到严如雪耳里,着实让其翻江倒海,心里七上八下!对于肖胜的了解,严如雪算不上深入,但也有所涉及,特别是在港城上层所流传的他与戴沐雪,陈淑媛之间的感情史,那都快被人编成小说传诵了!对于眼前这个,外表放荡不羁,但内心极为细腻的男人,严如雪潜心的想与其保持距离,可每次对方凑上来时,自己又显得那般‘无助’,不抗拒,甚至有些暗喜,这种交织的情绪,让她一度彷徨!

    一路上的点点滴滴,都让她难以忘却!但此时此刻的这些字眼,更让她在彷徨中,迷失了方向!望着那高大的背影,紧咬着嘴角的严如雪,久久无法释怀般,机械的跟着几人的脚步。。

    越是临近会场,拥挤的人群,越加让杜鹃几人寸步难行,虽然这场晚宴,部分人将无缘坐席,可他们还是着装打扮一番,拥挤在这里,这样的盛会五年才轮到一次,更有新人将得到‘大巫’的亲自祈福,对于他们来说,是可望而不可求的。

    涌入会场的肖胜,显然成为了各方关注的焦点,特别是石山在放下身段,亲自把他引到主位前时,对于他的身份,众人更是抱着浓厚的兴趣,那象征着‘贵宾’的第二手席面,早已准备齐全,待到石山亲自安排肖胜坐于那里后,场外的窃窃私语声,变得更加此起彼伏。

    有种被关进动物园的感觉,而且还是比较稀缺的物种,承受了全场人的瞩目,多多少少有些尿急的肖胜,时不时的眼睛眨巴,眨巴的,在瞄到几个长相颇为耐看的妹子时,这厮还会露出浅浅的笑容。。灵长类动物,基本上都会与人互动,而现在,肖胜就属于这种。最起码,在旁人眼中是这么回事。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