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下午大扫荡般的衣物,搁在套间的沙发上堆积如山。以刘母为主导的三女,毫无形象的窝坐在沙发上,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着大屏幕的电视机上,‘四爷’等人的卓越表现。时不时开口品论一番,参与其中的刘母,跟个孩子头似得,说得是头头是道。

    就在三人看的正起劲之际,门外突然响起了斥候那杀猪般的惨叫声。他的声响,刘洁和艾华也许不是特别是熟悉,但‘悉心’照顾他们五人那么多年的单姨,则直接听了出来。

    “得,小艾啊,你男友的帮手来了。晚上小心点,做长辈的友情提醒一番,根据他们五人在部队内的过往事迹,你有危险了!他们凑在一起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的问题!”听着自家老妈子那直言不讳的言词,一旁的刘洁,重重的推了她一把,很是难堪道:

    “妈,咱能不能不这么直白?艾华也是成年人了,她有她自己的抉择。”

    “别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就你小心思,我还听不出来歧义?打小我就告诫你,女人一定要矜持,可你呢?”

    “我这不是继承了你的优良传统吗?”原本正磕着瓜子的刘母,差点被自家姑娘的这句话给噎住!而一旁的艾华,低头捂嘴偷笑着。瞥了瞥嘴的刘洁,迅速从沙发上窜了起来。随即一脸灿烂的笑容。

    就在这时,原本紧关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股劲冲进来的斥候,连滚带爬的窜到了沙发旁,躲在了艾华身后,气喘吁吁的对其说道:

    “师娘,大嫂,蛋嫂好!”说完这话的斥候,缓缓的站直身子,目光挑衅的望向站在门口,急追而来的弹头,拉了拉自己衣衫,暗地里还勾了勾手指。

    “怎么说话的?怎么称呼的?”面对单姨的质问,斥候傻了眼了。眨巴,眨巴的望了望与其一同站起身的刘洁,后者也是一副无奈的表情。

    “对,你是怎么说话的?‘师娘’这听起来多嫌老啊,单女士,啧,多有感觉!”抄起穿着脚上的拖鞋,就砸向弹头的刘母,一副相当彪悍的姿态。而站在沙发后面的斥候,则战战兢兢的往后退了几步。

    “蛋哥,咱的房间在哪,我得把设备先架好,万一头要我查什么的话,也省的慌张!”听到这话的刘洁,不禁侧眸望向身边的斥候,而刘母则直言不讳的回答道:

    “他在赫兰镇逍遥着呢,用你查什么?”二话不说的斥候,把从电脑上彩绘下来的挂坠,小心翼翼的在师母面前,晃了一眼。作为狗头刘的贤内助,她当然知晓,这个配件意味着什么。

    收起了刚才‘不屑’的表情,猛然扭头道:

    “在赫兰镇出现了?他们在找死?”

    “具体的不太清楚,头的手机已经联系不上了,应该在深查,没有打草惊蛇的意思,应该是想顺藤摸瓜!”自家母亲的一惊一乍,使得‘门外汉’的刘洁,也嗅到几分不寻常的气息。

    “那你们去忙吧,不过在他家门口,应该不会出现什么突发情况。中磊善于打主场!对了,明天最早一班去北省的飞机是什么时候?”

    “八点一刻!”

    “改签一下,就订这班飞机!早去早安心。”说这话时,刘母意味深长的望了一眼自家姑娘,后者紧咬着嘴角低下了头。

    虽说是在京都,但为了安全起见,几人还是选择了一个三室一厅的套房。在弹头和斥候一前一后回到房间,紧关房门之后,绕过沙发坐在刘母身边的刘洁,轻声道:

    “妈,你今天的表现,彻底颠覆了我对你的认知,虽说你平常也很‘泼辣’,但今天更为蛮横了点!”直接甩手敲了下自家闺女的额头,并没有解释什么的刘母,望向身边的艾华,后者会意的回答道:

    “其实刘姨是在敲山震虎,告诫他们别出什么幺蛾子!是为了我好。”艾华的这一番解释,着实让刘洁又高看了自家老妈子一眼。姜还是老的辣!

    “明天还要早起,都去洗洗睡吧!”听到这话的刘洁,恋恋不舍的瞥了一眼电视屏幕,率先进了房间,正当艾华回房间的时候,站起身的刘母,突然开口道:

    “小艾啊,做姨的问你几个问题,来!”听到这话的艾华,微微点头的重新坐到了刘母身边!

    “喜欢浩明吗?说心里话。若是你不喜欢,仅仅是碍于他们老廖家的‘yin.威’,跟姨讲,他们敢乱来,我削他们!”听到这暖心的话,艾华笑着拉着刘母的右臂,思索了少许,喃喃道:

    “不知道什么感觉,会担心,特别是在听闻他受伤后!这算吗?”说完这话,艾华悄然低下了头,而刘母刮了下她的鼻梁。

    “那就成,他们几个啊,虽说名声不太好,但在我看来,都是实在的孩子!即使是中磊,若不是他的私生活过于让人不放心的话,他跟幺妹一起,我还是很高兴的!浩明虽然问题不少,但不失是一个好孩子。

    他有过去不假,但你跟他是图的未来不是?不过在私生活这一块,你呢,也得留留心,都说lang子回头金不换,可有前科,总能被一些外界的花花草草所吸引。

    那我问你,如果你知道蛋蛋外面有其她女人,你会怎么做?那时你们已经在一起了,离婚?还是。。”

    “我崇尚忠贞不渝的爱情,但外面的世界,太美好!我一直有没有这个魅力,把他留在身边,连我都不知道,更没想这么多!

    这样跟你讲吧刘姨,在我的人生观里,没有‘离异’这个词汇!”说到这,艾华停顿了少许,又补充道:

    “但是会有丧偶。”听到这话,刘母先是一愣,随后‘咯咯’的笑了起来。目光不经间投向了弹头和斥候的房门。仅仅是瞬间,又收了回来。

    而此时,倚着房门偷听她们对话的弹头,则顺着门边蹲了下来,‘啧啧’摇了摇头的斥候,在胸前画了个十字街:

    “阿门,善哉,善哉!蛋哥,蛋定,蛋定啊!”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