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包容,是一个爷们,在追妹子的过程中,无往不利的‘必杀技’!对于那种外表冷漠,内心炙热,矜持大于奔放的女人,她说的话,您完全可以倒着来会意,譬如她说‘出去。。’如果你真的出去,那你就不是单单用禽兽可以形容了,而是禽兽不如。。

    有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这话不无道理,从生理学,人体构造学,土木工程学以及文学等多个学种来解释:

    这是因为摆在英雄面前的是两座威严耸立的大山,等你跨越了障碍,看到了前面是一马平川,你总以为可以顺利到达胜利的彼岸的时候,却突然遇到万丈深渊。你也因此深深的陷入这深不见底的百花丛中。。

    躲是躲不过,既然来了还不如‘忍辱负重’,迁就她一回,山再高,也有‘一览众山小’的时候,‘坑’再深,‘丛’再密,也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时机!

    继而,作为一个纯爷们,得有‘狭路相逢勇者胜’豪气,您见过豪气冲天的侠士跟人斤斤计较过吗?没有,所以自认为自个豪气‘肛瘘’的肖大官人,在陈淑媛嘶喊出‘出去。。’之后,不但没有退缩,反而,用他那粗糙的大手擦拭了一下脸角的酒水,径直的往前迈出一小步,笑容依旧的质问道:

    “您确定这是您的心里话?”

    “是。。”气喘吁吁的陈淑媛,眼神紧盯着肖胜,‘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个字,但肖胜在她的眼神中看到更多的是躲闪。。

    “你别过来,我让你别过来。。”双手撑在肖胜的胸膛之上,极力想推开对方的陈淑媛,低头弯腰,显得异常惊慌!而把陈淑媛挤在桌角,双手撑在酒柜上的肖胜,纹丝不动的站在她的面前,一脸淡然的笑容。。

    “我就那么让你厌恶?”此时此刻已经把头低至陈淑媛发梢处的肖胜,说话很轻柔,更夹杂着男人独有的忧伤感。。

    “我不知道,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我的思维很乱,别靠近我,别再问我任何问题。。你出去,你出去。。”声音越来越激进的陈淑媛,话语中夹杂着呜咽的腔调,情绪激动的她,手中的力道越来越大,而此时,肖胜那原本撑在酒柜上的双臂缓缓合拢,宽大粗糙的大手,覆盖在了陈淑媛的脊背之上,稳稳的拥抱着对方那不断颤抖的身躯。。

    挣扎,抵抗,拧掐,狠咬。。当这一连串动作,被陈淑媛‘经典’演绎之后,仍旧没有松手的肖胜,力道反而更加的强力,毋容置疑的让其紧贴在自己胸膛之上,附耳贴身的轻声说道:

    “你累了,你今天真的太累了。。”还在不停抽泣的陈淑媛,像个孩子般,无休止的发泄着,时而抖动的肩膀,不断提醒着肖胜,她内心的不安和压抑!

    所有,所有的一切,只是肖胜给予陈淑媛一个倾泻的端口,一个在工作上不断承受各方面压力的女强人,又在今晚,见识到了一段,她这辈子都不曾幻想过的血腥场景,即便‘矜持’,‘伪装’使得她的在外表并无任何异常,但是肖胜知道她的那份压抑,如果不迸发出来,不单单会在她的内心里留下yīn影,更会如同梦魔般,伴随她的一生。。

    猥琐,浮夸,轻浮,只不过是肖胜一次次冲击对方那脆弱的防线,当这道横跨在陈淑媛内心深处的防线决堤之际,所有的委屈,彷徨和不甘得以发泄之时,陈淑媛所得的将是‘向阳’的未来。。

    肖胜的‘用心良苦’与陈淑媛的‘发泄’顷刻间得到了共鸣,当陈淑媛第一次被异xìng紧搂在怀中平躺在床垫上之际,紧闭上双眼的她,感受到的是肖胜那轻柔指法,缓解着自己全身的疲惫。。

    眼角还挂着泪滴的陈淑媛,是在无痛的呻吟下熟睡而去的,在她的脸上,写满了轻松,薄毯被肖胜温柔的盖在她的身上,轻手轻脚把其放平的肖胜,压着脚步缓缓的退出了陈淑媛的闺房!

    在紧关房门的那一刹那,转身回眸,再次贪婪的看了对方一眼的肖胜,嘴角上扬,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喃喃的嘀咕道:

    “来‘rì’方长。。”说完这句话,走廊上的灯光,彻底与陈淑媛的房间隔绝,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心头上的那块大石,随着陈淑媛的熟睡,彻底放了下来!不再像上楼时那般‘沉重’的肖胜,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此时外面的雨水,已经不如同刚才那般肆虐,更像是得了前列腺的老男人那般,断断续续!未走进房间,就隔着房门听到自己随手仍在桌面上的手机响彻个不停,推开房门,拿起桌角上的手机,看了看那一连串较为熟知的号码,随手按上接电键的肖胜,刚把话筒放在耳边,就听到电话另一头白静那急切的声音。。

    “谢天谢地,你终于接电话了。。”

    “咋着了?出门打飞机的功夫,就让你紧张成这样?想上天了?”

    “只要能上天,我死的无憾,就怕你炮弹是失cháo的。。”

    “只要你的炮架是湿cháo的,我炮弹就绝不会失cháo。。”

    “死样,我问你,在西郊和郊区的交界处,白家那两个老毒物是不是偷袭你了?”

    “这你都知道,白二娘就是白二娘。。”

    “说正经呢,你。。没事吧。。”

    “你希望我有事?”

    “你这说的什么话,人家想念你还来不及呢,舍得让你出事?给你说个重要的事,今晚就在你被袭的那个时间段,晶宫俱乐部潜入了一个高手,身手绝不比你差,悄无声息的潜入后台,幸亏你的那个同伴,这几天在后台加了数到防火墙以及jǐng报器,才迫使对方露出马脚,不然,我的那些人根本毫无察觉,更重要的是,他是打伤我手下数名保镖,全身而退的,身手,步伐都堪称一流。。”

    “嗯?还有这事?监控器抓住他的身影吗?”

    “对方很专业,只是在退走的时候,几个摄像头抓拍到了他的身影,但都很模糊。。”

    “我知道了,这事我会让人去处理,这段时间,晶宫俱乐部你看紧点,看来有人初来乍到,也想捷径啊。抽时间,我还是亲自去趟晶宫,把那里的jǐng戒设施重新布置一下。。”

    “求之不得,人家早就在等你了。。”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