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在任何状况下,都不能去玩弄别人。玩人必被人玩。你再有心眼,也不是最厉害的那个。不去抢属于别人的利益,但也不能纵容别人抢自己的,这是原则问題。要小心你的思想,因为它不久就成为你的行动;要小心你的行动,因为它不久就成为你的习惯;要小心你的习惯,因为它不久就成为你的品格。

    猥琐,极其的猥琐。当肖胜在少年时思想被龌龊所吞噬后,他的行动便随之而來。逐渐的养成了习惯,也定格了他猥琐的xìng格。秉承了纳兰家,一贯不吃亏的脾xìng。在玩人与被玩之间,潇洒着走着钢丝桥,游刃有余的奔走在众女之间。这是一种境界,一种浑天而成,扎根内心的放荡不羁。

    报酬大计因为自己的‘冲动’暂时毁于一旦,连连受挫的童大小姐,可谓是yù哭无泪。便宜沒被少沾,身上的油水沒被少揩,可实际的却得到很少。已经不再像刚出來时那般兴奋,反而兴致阑珊的童彤,一门心思想要结束这场,让她胸碎的约会,趁这点时间,赶紧找家手机维修中心,把最新的正经拷贝出來,以便于自己在随后的对峙中,挽回场面。

    而反观肖胜,则是越发的兴奋,待到童彤吃完糕点后,兴致勃勃拉着这妮子,游遍了长江百货的几个楼层,东西也沒少买,可每当肖胜提议做电梯直达八楼时,童彤都会毫不犹豫的回绝对方,甚至夹杂着jǐng惕的眼神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五点多的天,气温逐渐降了下來,沒了刚來时的炙热,但童彤也少了那份逛步行街的心情。在她的强烈要求下,肖胜‘无奈’的只好开车送其回学校,在临近大学城时,这厮还沒心沒肺的來了一句:

    “你确定不后悔?哥今天可是给你献身的机会了?”一直都不曾回答此问題的童彤,直至推开车门,半个身子下车后,才下身大声咆哮的对肖胜嘶吼道:

    “你这头发chūn的公驴,你找别人去吧。”听到这话的肖胜,笑呵呵的点点头。在看到童彤快速跑开的身影后,这才驱车离去。

    娇小的身影,在掠过校门时,又折回了身,当她看到那辆黑sè奥迪远去之后,拎着不少购物袋的她,快速的往学校对面的手机维修中心跑去。

    直接说明來意,哪怕对方狮子大开口的要价到五百,这妮子都沒还价的应承着。主板内的内存条被手机修理人员,娴熟的接到了电脑之上,里面所有丢失的文件,在仅用时二十分钟后,便被找了回來。

    掏出mp4的童彤,拷贝了上去,在寻至录音栏时,果断的找到了那则于肖胜之间的对话,听了开头,确定无误后,脸上露出灿烂笑容的丫头,高兴的甩出了五百元大钞,若是肖胜在的话,会被她钱包内玲琅满目的银行卡所惊目,感情这妮子一直在装穷啊,那张透支的费卡也是她故意掏出來的。。

    满足的往学校走去,刚刚又讹了肖胜一台新手机的童彤,如今第一次尝试xìng拨通了自家表姐的电话,声线已经是那般嗲啦,无非是想她了,十一放假就回家之类的语言。在挂上电话后,收起手机的童彤,脸上露出了yīn沉的笑容,嘴里嘀咕道:

    “肖狗胜,老娘,这次让你陪了夫人又折兵。”浑然忘记自己被揩油的童彤,又蹦又跳的返回校园内,今天真正的收获,就是以后可以随便拿捏肖胜那厮了。

    “五班长吗?我是四班负责大学城区域的小顺。你好,你好,你所要的东西,已经拷贝出來了,对,就是那个姑娘。我在她的文件夹里打包了监控病毒,代码我按照你说的发给斥候了,随时可以修改里面的内容。好的,好的,沒事,沒事。嗯,再见。。”

    挂上电话的肖胜,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郁:玩心眼?哥,早就跟你说过,你还太稚嫩了点!内心嘀咕完这句话,忍俊不住的轻笑几声。

    驱车往枫叶大酒店赶去的肖胜,突然想到今晚章怡有应酬,沒法与自己共进浪漫的爱情晚餐,一直在吃外面的饭,有些腻歪的这厮,在路过大润发的时候,停下了车,买了几样食素以及半成品的猪头肉,随手拎了一斤五十多度的二锅头,酒后才能乱xìng吗。。

    直接从枫叶大酒店后门登上电梯的肖胜,左手拎菜,右手提酒。估摸着入主枫叶这种星级酒店,也只有他这般奇葩。房卡是早上临走时,章怡特地塞给自己的,直接刷开房门的肖胜,换了双拖鞋,径直的往房间内部走去。也就在肖胜刚推开房门,换鞋之际,一道倩丽的身影窜了出來,随即响起的是她那天籁般的声线。

    “章姐,你今天不是有应酬吗?”这话刚说完,四目相对, 抬起头的肖胜,打量了下一身便装的徐菲菲,挑逗xìng的舔了舔嘴角,轻声道:

    “你咋还沒搬出去?准备再当一夜电灯泡?我怕你忍不住,把我给蹂躏喽。”直接无视肖胜这厮的徐菲菲,转身就往自己房间走去,只听‘砰’的一声,房门紧锁,整个客厅内,还残留着她的那份幽香。

    “这年头,明星都是这么拽?劈开腿,不也一样吗?沒啥突出的地方?”嘀咕完这句话,肖胜径直的走向厨房,随手把手里的东西放入厨台后,先回房间换了一声舒爽的裤衩装。

    大裤头,小背心,丝毫沒把入住的徐菲菲当外人看的肖胜,就这样一身清爽的打扮,游走在厨房内。

    洗菜,煎炒,手法甚是娴熟,sè香味俱全,不比那些所谓的大厨差到哪里去了,小葱拌豆腐,辣椒爆炒猪头肉,又整了几样半荤半素的jīng致小菜。四菜一汤,干部下乡,奔小康喽!

    一直忙活到晚上六点左右,解开围裙的肖胜,随手挂在椅凳上,拎起二锅头的他,往客厅餐桌走去,本想一个人吃独食,但又想想,怎么说徐菲菲都是自家老妈子的干闺女,客气的话,咱得说说不是。继而,放下酒瓶的肖胜,凑到了对方门前,轻声道:

    “徐总,不嫌弃的话,一起吃点呗?只要你的饭量不像你胸脯那么大的话,足够咱俩吃滴。”就在肖胜说出这番调侃的语言后,得到的不是想象中的暴走,而是隐约中的‘无痛’的呻吟。。贴耳附在门前,脸sè不断变幻的肖胜,内心不禁嘀咕道:

    “不会是真的吧?都饥渴成这样了?她不会在意、yín我吧?靠,那我不是亏大发了?”边说,肖胜边捂着自己的胸脯,一副被人蹂躏百遍的sāo样。。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