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渺之旅

作者:萧潜

李强笑嘻嘻说道:“兰丫头好啊,这位是你的三师姐吗?”兰馨没有想到李强会这样说,气得她大声抗议道:“什么叫兰丫头,不许这样叫我!”李强挠挠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这样脱口而出,只好笑道:“呵呵,大家进屋聊吧。”

兰馨见李强不回答她,气得跺跺脚,一把拉着三师姐先进房间去了。李强刚要跟进去,一眼看见泽固傻乎乎的样子,不由得笑道:“泽固啊,别发呆了,走啊。”泽固这才醒过神来,苦笑着说:“大哥,别见怪,唉……这里的姑娘实在不能看……”

李强奇怪道:“什么?不能看?我觉得还好啊,挺漂亮的,不难看。”泽固脸都红起来,小声说道:“不是难看,是太美了,我们这种凡夫俗子看了受不了。”卡巴基老爹也说道:“还是不要看的好,我都怕看了会出丑。”李强忍不住放声大笑,他知道,泽固他们的失态并不奇怪,他们不是有什么非份之想,只是刹那间在视觉上的冲击,使他们受不了。

修真界的女孩子只要修真到了元婴期,绝大多数都会重新塑造自己的外貌,这也是天性使然。而男性修真者这样做的就少多了,有的甚至故意将自己的外貌变丑,耿风就是这样,他的心思全在修真上,对其他东西一概摈弃。

李强说道:“没事的,多看看就习惯了,不过,以后你们回西大陆再看见别的姑娘,呵呵,可能又会不习惯了。哦,不说这个了,进屋吧。”

三人走进屋去,泽固发现那个兰馨姑娘坐在圆凳上,他不敢多看,急忙把头扭向别处。李强招呼着大家落座,说道:“老爹,以后你和泽固就住在这里,需要什么东西,或者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外面的武士大哥,他们会帮你们办到的。大约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走了。”

兰馨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在李强眼前乱晃一气,娇声喝道:“前辈!”她可是天籁城的娇宝宝,谁都宠着她,她还是第一次遇见李强这样的人,对自己不咸不淡的。她见李强还不理她,便忍不住大发娇嗔,她这一声前辈,可了不得,包含着天籁城密法神功。李强功力高深,没觉得怎么样,泽固和卡巴基老爹可就受不了了,两人浑身一震,几乎同时说道:“大哥她叫你”、“小兄弟,闺女和你说话呢。”

李强哭笑不得,说道:“兰馨小妹妹,别叫前辈了,听着别扭,还是叫声大哥好听。”他经过炼器已经明白了一些天籁城音律的奥秘,说话时忍不住就试着用上了,还加上了他原有的功力,谁知这下可惹麻烦了。

李强的声音充满了磁性,兰馨和屋里的几人蓦地一呆。卡巴基老爹和泽固就像听到自己最亲近、最依恋的人说出的话,忍不住激动得热泪盈眶。兰馨和那个三师姐的感触更不一样了,她们本身都是精通音律的高手,促不及防下,立即被李强的声音诱惑了。

她俩同时答应道:“大哥……”“哥哥……”那声音又娇又嗲。泽固“扑通”一声从圆凳上摔了下去,卡巴基老爹毕竟年龄大了,虽然也受不了,但还能勉强忍住。李强被她俩的样子吓了一跳,知道刚才的话惹祸了。

李强咳嗽一声,一副占了便宜的样子,大声答应道:“哎!嘿嘿,听得顺耳啊。”他稍稍用了一点真元力,兰馨和她的师姐立即惊醒过来,两人同时羞红了脸。泽固过了好半晌,才从地上爬起来,嘟哝道:“不行,我还是回去吧,在这里会被你们玩死掉的。”大家听了不由得都笑了,气氛顿时融洽起来。

兰馨娇羞地说道:“前辈怎么也会‘翰音惑’的震音法?这是天籁城不传之密呀。算了,反正你也是一个怪人,在天籁大阵里都没有事。嘻嘻,这是我三师姐,黄妍姐姐……她,她也想下冰眼……”李强觉得头都大了,连连摇头道:“小妹妹,这可不是我能做主的,冰眼里有什么我也不清楚,怎么能带人下去呢?”

李强的眼光一直盯在黄妍身上,黄妍有点恼火地说道:“干嘛一直盯着看,不答应就算了,找这么多理由!哼……”李强被她冲得一愣,笑道:“你衣服上的图案是牡丹缠枝纹,呵呵,看了真是感到亲切。”黄妍虽然有点恼火李强盯着自己看,可内心里还是有一份得意,女孩子总是希望引起别人注意的,但听到李强说只是对自己衣服上的文饰感兴趣,她真的生气了。

她气乎乎地站起身来,一把拉起兰馨:“我们走!真是一个怪人!”兰馨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师姐为什么生气,只好说道:“下次再来找前辈吧。哦,师尊等一下要来……哎呀,师姐别拉了,我走还不行吗?”两人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泽固和卡巴基老爹几乎同时松了一口气。泽固抹去额头上的汗水,说道:“乖乖,谁要娶了这样的老婆,一定活不长。真受不了,原来太漂亮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卡巴基老爹笑道:“幸亏我老了,看这些小姑娘就像看见自己的女儿一般,要不然也是受不了啊。”李强心想,这里的小姑娘恐怕比老爹的年龄都要大得多,只不过看不出来而已。

一个银衣武士进来说道:“城主请前辈过去,说是都准备好了。”李强一听就明白了,兴奋地连连说好。他对卡巴基老爹说道:“老爹,你们就在这里休息,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有什么事情就吩咐这里的人去办,等我回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离开了。”老爹和泽固急忙答应。卡巴基老爹拉着李强说道:“小兄弟,一切小心,我们等你安全回来。”

天籁城有一处禁地,没有天宏和城主的同意谁也不能进去,那就是禁忌堂。

今天的禁忌堂里却有很多的人。天宏身穿一套亮银色的战甲,整个人都雾气朦朦的,他似乎年轻了很多,显得精神焕发的样子。城主穿着一身大红的衣裙,满身的喜气,兴致勃勃地四下招呼着。耿风的战甲比较奇特,似乎是鱼皮之类的东西炼制的,满身都是指甲大小的鳞片,在光线的照射下显得五彩缤纷,他东张西望很是开心。

城主身后站着五、六个美貌的少女,一群银衣武士在文秋离的指挥下,四处奔忙。

李强踏进禁忌堂,心里有点吃惊,这么多的人有点出乎他意料之外。他一眼看见天宏站在那里,便大声招呼道:“老哥,姐姐,老疯子,现在就下去吗?”他的称呼让堂上的人全傻了,都在想:老哥是谁?姐姐是谁?老疯子是人人都知道的,但是敢当着众人叫老疯子的只有一个文秋离,他俩是生死交情,其他没有人敢这样叫,只有少数几个小辈叫他疯爷爷。

天宏笑道:“老弟,过来吧,都准备好了。”堂上的人闻言更是吃惊,天宏师叔祖叫他老弟,那他叫的姐姐又是谁?大家正在猜测,就听城主说道:“弟弟,一会儿就下去了,还是穿上战甲吧。”众人全都蒙了,这是什么辈分嘛,都乱套了。

李强点头道:“好!”他扬手穿上澜蕴战甲戴上炫阳环,淡金色的光芒散射开来。天宏惊讶道:“这不是传说中的澜蕴战甲吗?好家伙,不愧是重玄派的人,好东西啊。”李强走近天宏笑道:“这是朋友送给我的,可不是我自己修炼的。”

城主点点头,在边上插话道:“弟弟人缘一定很好,不是真正好友是不会送这种极品战甲的。”李强突然看见飘缘、兰馨还有黄妍站在城主身后,他友好地向她们点头示意,除了黄妍外,所有的人都微微一礼。黄妍鼓着嘴,一脸气乎乎的样子,她还在生着气。

禁忌堂的地上有一座巨大的白玉台,六边形,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着许多符咒,六个边角上嵌着六块晶石,这就是禁忌石,专门封压冰眼的灵石。天宏说道:“这下面就是冰眼,等会儿我移开灵石,我们一起下去,速度要快,灵石只能移开一小会儿,再要打开,最少要等两天的时间。”

天宏手掐灵诀,白玉台开始旋转,渐渐地,灵石中心部位烟雾弥漫,细看仿佛有流水在里面荡漾。天宏使劲催动灵石,同时叫道:“准备好了,我第一个,耿风第二个,老弟第三个,按顺序下!”大堂里的人顿时紧张起来,城主和她的弟子也慢慢围拢上来。

灵石表面急速陷落下去,露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

只听天宏大喝道:“开了!走!”人影晃动,他纵身跳下。耿风似乎已经很熟悉了,紧跟着就窜了进去。李强不敢怠慢,身形晃动,一道淡淡的金光闪过,他也下去了。就在灵石将要封闭的一刹那,黄妍突然飞身跳了进去,众人不由得大惊。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灵石又恢复了原状。

城主气坏了,她大声说道:“妍儿怎么回事?她……她……真是气死人了,胆子也太大了!”兰馨也吓坏了,她没有想到三姐会这样倔强,竟然趁人不备就跳了下去,这下可怎么办?禁忌堂里一片寂静,城主长叹一声,盘腿坐下,她也只能坐等了。其他人也都坐了下来,等待事情的发展。

这是一个奇妙的冰洞,非常宽大,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光线,将冰洞映射得光怪陆离,更为奇特的是,洞壁上还稀稀拉拉长着一些怪异的植物,黑色的茎蔓上结着拳头大的艳红果实。天宏飞快地采摘了几枚果实,飞身回来。

天宏刚刚悬停在空中,耿风和李强就几乎同时飞到他身边。天宏笑道:“等一会儿,就会遇见……咦!”黄妍已经来到三人身边。天宏惊怒道:“小妍儿,怎么回事?谁让你来的?”黄妍可怜巴巴地看着大家,小声道:“祖公公……妍儿想去嘛……”

天宏真的被激怒了,大喝道:“想去就敢自己下来啦?你是什么功力我会不清楚?我们天籁城已经死了这么多修真者,难道你还不知道里面的凶险……我……”老人家气坏了,吹胡子瞪眼睛地训斥起来。黄妍小嘴扁了扁,哭唧唧地说道:“现在不是有怪人前辈嘛,呜呜,他会有办法的。”

李强差点没掉下洞去,急忙说道:“咦……谁说我有办法的?你祖公公是为你好啊,他怕你有危险。”黄妍悄悄瞄了一眼天宏,哭道:“呜呜……怪人前辈不是有炫疾天火吗?所以……我想他老人家一定可以帮我的……呜呜……我想见识一下玄域密室嘛。”

耿风连连摇头:“你们这几个小丫头,就数你最倔强,事事好胜。唉……我老疯子都不知道说什么了,灵石关闭,就是想上去也不行了。”他还是袒护黄妍的,借机提醒天宏,现在发脾气是没有用的,因为灵石已封闭,黄妍只能跟着走。

黄妍很聪明,抬出李强来挡天宏,几个人给她搞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终究是李强心软,说道:“算了,老哥,我们带上她吧。小妹妹,你把战甲穿上,小心些,一会儿跟在我身后,别乱跑了,里面的情况我也不熟,千万别让我分心,知道吗?”黄妍这次非常乖巧,娇滴滴地说道:“谢谢前辈,谢谢祖公公,谢谢疯爷爷。”她从储物腰带里抖出战甲。

天宏知道再骂也没有用了,他将手中的艳红色果实递给大家,说道:“大家把‘三阳果’吃了,可以抵御极寒之气。老弟,你自己去摘一些,这种三阳果只产在冰眼里,是合药的珍品。”李强一听到三阳果就知道是好东西,因为灵蟠门的玉瞳简上有记载。他也不客气,飞身去摘了不少,收进手镯里。

李强没有吃三阳果,他是火性的体质,根本就不需要用这种灵果来抵御寒冷。黄妍还是第一次吃三阳果,她吃完后,立即觉得热不可耐,脸色也显得娇艳欲滴。她身上的战甲也很有特色,像是片片的柳叶叠加,闪着嫩绿色的光华,很是好看。

天宏说道:“我们下去吧。大家跟紧点,马上就会遇见寒雾团,我们三人排成三角阵,小妍儿在中间,好了!走!”黄妍心里兴奋得要命,这次冒险终于成功,回去就是给师尊骂也值了,同门的师姐妹谁有这样的经历?她小心地紧跟在李强身后,忍不住东张西望起来。

四人一路向下飞去,速度不是很快,下了足有三百多米,天宏举手示意大家停下,说道:“大家把飞剑放出来,护住全身,下面就是冰雾了。”李强向下看去,只见一层薄薄的泛着寒光的膜浮现在脚下,就像一层薄薄的浮冰一样,他感觉很奇怪,心想:“这有什么厉害的?看老哥似乎很郑重其事,我还是小心点。”他放出了吸星剑。

天宏放出的飞剑极有特点,李强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样子的飞剑。从天宏嘴里喷出的飞剑犹如五彩的礼花,落英缤纷,灿烂夺目,四周顿时亮了起来。李强不由得大声喝采:“好!老哥的飞剑真是妙品。”

耿风的飞剑也怪得很,好像一群黑色的游鱼,环绕身周。只有黄妍的飞剑不太好,那是一道青绿色的光华,看上去就有些驳杂不纯。这也是她想去玄域密室的动机之一,她早就想要一把好飞剑了,她知道玄域密室里封存着不少法宝,因此才想试试自己的运气如何。

天宏说道:“大家用神识,小心不要迷散了。”说完,环绕身周的五彩剑花陡然下沉,只听一阵密如雨珠的敲击声,那层看上去像浮冰般的东西被飞剑击的粉碎。耿风大叫道:“小心啦,寒焰上来了。”他也是来过冰眼的人,知道这玩意儿厉害。

耿风的话音刚落,一股无匹的冷风夹杂着寒焰涌了上来。黄妍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说道:“哎呀,好冷啊。”李强一把将她拉近身边,黄妍惊奇地发现一股暖流包裹住自己,就像被拥进温暖的怀抱,她的心神立即放松下来,小声说道:“谢谢前辈。”

出乎她的意料,李强向她做了一个鬼脸,逗得她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因为靠在李强身边,她索性将自己的飞剑收起,心想:“干脆就省点真元力,借借光。”李强的心神紧紧锁住天宏,四周已经雾气弥漫了,隐隐地还能看见天宏的五彩剑影。耿风身形犹如一条大鱼,在雾气里游动。

渐渐地雾气消散,可是更加阴寒了。天宏在下面说道:“马上要到洞底了。”

突然耿风大叫道:“啊哈……冰精魄!小心了,千万别让它上身,看疯子的手段!”李强和黄妍都是初次下来,黄妍比李强知道的还多一些,冰眼的传闻和前辈们惊险的经历,都是她们平时消闲的好故事。她小声提醒李强:“前辈,冰精魄上身会凝固元婴的,非常可怕。”

李强凝神看去,只见耿风的飞剑已经推了过去。冰精魄只是一个淡淡的虚影,让李强惊讶的是,冰精魄幻化的影子竟和耿风的外貌一模一样。几人在耿风和冰精魄的争斗中落到洞底,天宏有点不耐烦地说道:“真是疯子,还不快解决掉它!磨磨蹭蹭的干什么?”

耿风哈哈笑道:“您老人家别着急,我想收一条冰精魄玩玩。”黄妍吐吐舌头,躲在李强身后吃惊地说道:“疯爷爷真了不起,竟然敢收冰精魄。”

天宏抬手射出一道彩光。耿风大叫:“不要啊……呜呜呀……就是外面闲荡的冰精魄最弱,等进去了我就收不到啦。”彩光射进了那个虚影里,一声闷响,劲气四溢,那道虚影发出一声尖利的悲鸣,立刻消散无踪。

李强说道:“这就灭掉了,好像很容易嘛。”耿风没好气地说道:“容易?才不呢,这只是冰精魄的虚神,真身可不在这里。唉,被老人家打散了,算了!”天宏看了一眼黄妍,说道:“小妍儿,跟紧了,当年我也是躲在师尊的剑影里才过去的。你的功力不足,贸然出来可来不及救你!”

四人小心地向冰眼走去,走不多远,一个巨大的漩涡状的冰晶空地出现在面前。那就像是湍急的旋转水流突然被冻结了一样,漩涡状的冰层重重叠叠,闪烁着耀眼的蓝光,正中间一个不大的洞穴,只有十来米宽,里面不断飘出淡蓝色半透明的雾气,四周一片静寂,显得十分诡异。

黄妍突然惊叹道:“哇……好美啊!”

三人被她吓了一跳,天宏小声低叱:“不要命啦,不许出声!”

耿风说道:“太迟了,已经惊动了玄寒气潮!”只听四周一片“咝咝沙沙”的怪声,周围的光线顿时暗了下来,从蓝色的冰晶里缓缓散出的寒气开始凝结起来,渐渐地向他们压了过来。黄妍知道,自己闯祸了。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