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渺之旅

作者:萧潜

琦君煞凌空将那人扶起,满脸笑容地看着他,慢慢地,那人脸上坚毅的神情开始消融,渐渐显出欣喜的表情。琦君煞微微一笑,那人也是微微一笑,琦君煞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语气十分亲切。众人奇怪地看着,武尘也停止了折磨那个修真者,扭过头来看。

那人说道:“应乌曲,我叫应乌曲,他们都叫我乌头。”琦君煞笑着点头,应乌曲也点头,情形很是诡异。琦君煞又说道:“乌头,你在哪里修真?”应乌曲道:“一般都在暗影堡,有时也在潜杰星。”

李强差点大叫起来,百黄老人的手下竟然跑到冤魂海来了,这群人可是李强的冤家对头。很显然,琦君煞并不了解百黄老人的事情,他说道:“你们到冤魂海来找海魂玛瑙,是干什么用的?”应乌曲老老实实说道:“我也不清楚……”

众人发觉琦君煞的眼光一闪,应乌曲急忙说道:“我私下里听说,是老神仙的朋友要用,好像是为了去巴达星拼斗做准备,具体的情况不太了解。”琦君煞听得满头雾水,但是,李强却听明白了,他说道:“老神仙是不是百黄老人?”应乌曲的身子微微一震,琦君煞的眼里突然爆出一丝青光。

应乌曲神色又是一呆,琦君煞问道:“老神仙是不是百黄老人?”应乌曲点头道:“是!”他内心似乎在挣扎着,手垂在身侧不停地颤抖。琦君煞向李强微微摆手示意,李强略一思索,立即恍然,传音道:“师尊,问他们来了多少人?”琦君煞不由得暗赞李强机灵。

琦君煞问道:“你们来了多少修真者?”应乌曲说道:“来了四十六人。”

被武尘折磨的那个修真者清醒过来了,突然大吼道:“乌头,你不想活了吗?”武尘一拳就将他的脸打得鲜血四溅,肉身少了元婴的支持,他就和普通人一样脆弱。不过这一声也将应乌曲叫醒了,他大叫起来:“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琦君煞淡然一笑,轻轻说道:“没有做什么,只是让你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应乌曲狂吼道:“你用什么卑鄙的手段,你……你……”他气得浑身乱抖。耿风笑道:“乌头啊,你说得很好!很详细……疯子我就不折磨你啦,哇哈哈……哈哈!”李强心里暗暗着急,对方竟然来了四十六个修真者,黑水岛能够抵御多久?

鸿佥首先清醒过来,他缓缓伸了一个懒腰,走到琦君煞面前,跪下施礼:“鸿佥叩拜师叔祖!谢师叔祖恩赐。”紧接着赵豪也站起身来,他惊喜地发现自己已经是元婴初结了,他赶忙走到李强身边:“谢谢师尊!”又到琦君煞身前,同样跪下叩首:“赵豪拜见师祖!”琦君煞叫道:“咦!乖徒儿,你收的徒子徒孙怎么都是磕头虫啊……别跪了,我老人家又没有死,跪什么跪?”

李强发现赵豪已经全然是年轻人的样子了,哪里还有在含林城初见时的苍老,真正是英气勃发。见他俩尴尬地跪在地上,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李强嘿嘿笑道:“这他们是对你老人家的尊重啊,看见你老人家大展雄风,弟子们当然要佩服得五体投地啦。不过,你老人家初次见到晚辈……”他伸出两个手指不停地捻动,大家一看就知道他在讨赏,都笑了起来。

琦君煞俊眼一瞪,笑骂道:“哎呀,我老人家要逃了,你这小子越来越会钻空子。哼哼,幸好我老人家东西多,要不然又要被你看笑话了,这个可难不住我老人家。”他取出六块小玉牌,分别给鸿佥、赵豪、卡本、武尘还有耿风,说道:“挂在脖子上,可以保命一次,记住,只有一次机会哦,用过后就消失了,这是不用自己发动的。”

李强伸手道:“还有一块是我的吧?”琦君煞苦笑道:“唉,我老人家初次收徒,竟然捡到这样的宝贝。给你吧,有我老人家在,谁敢动你,要了也没用。”他这话倒不假,散仙的实力绝对可以横行修真界。

耿风心里非常奇怪,琦君煞对李强简直是异样的宠爱,从镇玄塔拜师后,李强只要有要求,他都是要什么就依什么,从没见他拒绝过,真搞不明白他是怎么回事。

鸿佥和赵豪谢过琦君煞,站在一边。赵豪小声说道:“师尊,我们快去黑水岛吧,那里情形很不好。”李强点点头,说道:“赵豪,你可以穿上战甲了,上次在寒冰原给你的战甲修炼过了吗?”赵豪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是元婴初期了,心里一阵激动,说道:“师尊,我早就炼好了,我现在就试试。”

赵豪从储物腰带里取出战甲,学着李强的样子,扬手抛出,同时运真元力来吸附抛出的战甲,那套黑色战甲犹如活物,自动找到对应的地方,扣上身来。这套黑色战甲可是莫怀远送给李强的,李强在寒冰原又转送给赵豪,也是一件精品战甲。耿风识货,说道:“哎呀,这是暗金甲啊,好东西,好宝贝。”

琦君煞瞄了一眼,点点头道:“不错,是高手炼制的,嗯,差了点火候……”从他手心中射出一条青影,速度极快地在赵豪甲上掠过,这才又道:“……好了,这样就完美了。”

李强知道,琦君煞刚才在赵豪的暗金甲上,用凝炼法加上了一层密如珠点的极寒玄气,战甲的性质顿时就变了,经过这一修改,这件战甲在修真界可以列为极品了,绝对不次于自己的澜蕴战甲。赵豪虽然懵懂,但他是极其尊师的人,立即恭恭敬敬施礼道谢,他心里十分高兴,自己终于可以和其他修真者一样,穿上自己的战甲了。

海里的三个修真者终于爬上岛礁,他们趴在礁石上,大口地喘着粗气。耿风问道:“要不要干掉这几个家伙。”琦君煞笑嘻嘻地说道:“疯子,你要敢干掉他们,我就敢收他们的元婴。”那五个修真者脸上不由得露出绝望的神色,应乌曲惨叫道:“你们不能这样!”

武尘拍手叫好道:“废了这群可恶的浑蛋,我来动手……”李强急忙道:“哎!算了,这是造孽。老疯子,杀了他们会影响你以后的修真……师尊,我们赶快去黑水岛吧。”琦君煞笑道:“没想到乖徒儿懂的还很多啊,我老人家当年杀人无数,想来想去不敢再继续修真下去了,趁着在镇玄塔无人打扰,这才悄悄的兵解,嘿嘿,搞得我老人家现在性格大变……算了,不提那段伤心事了。”

卡本神使浑身一颤,他现在才明白,李强的师尊竟然是一位散仙,心里暗暗庆幸自己和李强是朋友,要是敌人那可就惨了。

李强飞到空中说道:“武大哥,你来带路,我们走!”武尘对李强的客气实在是有点受宠若惊,他笑道:“还是叫我老武吧,这样亲切些。”他也飞到空中,手指东方道:“向那边飞。”

琦君煞笑道:“还是我老人家带着你们走吧,你们这样慢腾腾的要飞到什么时候。”他又取出那件梭形法宝,喝道:“都过来!”将众人全都包裹进去。他用手一指,梭形法宝金光闪动间,便无影无踪了。

那五个修真者看着敌人在天空中消失,心里觉得万分侥幸,幸亏李强的阻止,不然,那个疯子真会毁掉他们的肉身,那可就惨了。不过,他们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元婴被封闭了,在冤魂海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在这个孤零零的岛礁上,离死也就差一步了。

琦君煞带着这几个晚辈,只用了一点时间就赶到黑水岛上空,其速度之快让卡本他们叹为观止。黑水岛静悄悄的没有声响,武尘神情剧变,失声道:“他们攻进去了!怎么会这么快啊?”

李强心里也是一颤,他担心岚湫公主和自己那帮兄弟,他说道:“师尊,我们下去。”琦君煞说道:“外面被加了禁制,下面的样子是假象。”武尘疑惑道:“是吗?我说怎么会这么奇怪呢!”

琦君煞笑道:“看我老人家破掉它!”他扬手射出一点青光,那点青光一出手立即涨大开来,犹如一片快速旋转的飞碟,急速向小岛飞去,无数的电光石火从青光中飞出,四周的空气都开始颤抖了,隆隆的雷声也响了起来。就在快要接触到小岛前,青光突地停了下来,海天突然变得黯淡无光。

李强几人在梭形法宝的笼罩下,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琦君煞射出的是什么玩意儿,实在有点吓人。只听琦君煞低喝一声:“破!”

似乎一阵风吹过,大家心里涌起一种怪异的感觉。

突然,平静的冤魂海就像是被点燃了火药库,震耳欲聋的炸裂声接连响起,“咔咔……叭叭!”犹如一条巨型天鞭抽打在大地上,似乎整个冤魂海都在咆哮,“轰轰……”

武尘张口结舌道:“这……不是……人力可以做到的……太厉害了。”

巨大的爆炸声隆隆地划过冤魂海,天色顿时一片明亮,下面立即显现出黑水岛的原貌。

李强向下看去,黑水岛是由六座突出海面的小山峰组成,呈五星状排列,中间是一座比较大的山峰,五座小山峰分列五个方向围绕着主峰,地形很特别,非常难得的是,岛上长满了在坦邦大陆上根本见不到的绿色植物,每座山峰上都建有一个小小的黑色凉亭,从凉亭上射出的一道道白光,相互交错,形成一张巨大的防护网。

防护网的上方剑气纵横,彩光流溢,阵阵的爆鸣声响成一片,只见天空中三五成群的修真者正在连环攻击着。李强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修真高手,他说道:“看情形,黑水岛的防护还没有攻破,武大哥设法去通知你师尊,我们下去打。”他扬手穿上澜蕴战甲,戴上炫阳环,吸星剑环绕全身。

耿风兴奋得双眼放光,怪叫着抢先俯冲下去。潜杰星的修真高手立即分出八人,飞快地迎了上来。琦君煞笑嘻嘻地说道:“你们下去打,嘿嘿,我老人家给你们压阵,放心大胆的去拼,我老人家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李强顿时来劲了,大笑道:“哈哈,有你老人家这句话,我们就放开手脚大干一场啦。”心里暗道:这话怎么有股仗势欺人的味道?赵豪穿着暗金战甲,寒雀剑飞出,他豪气冲天地大喝道:“我来了!”一头就向下飙去,吓得鸿佥碎金剑出,紧跟他身后掠了过去。他早就领教了赵豪的不要命打法,赵豪没有修真前就有狂刀的绰号,修真后打起架来脾气更加狂暴。

卡本神使和武尘双剑齐出,也向下而去。琦君煞笑道:“呵呵,不错,乖徒儿,你的弟子和朋友还挺猛的,好!我老人家喜欢!”李强微微一笑,暴喝一声:“哇呀呀!老子要大开杀戒啦!”他直奔黑水岛的中央而去。

潜杰星的这些修真者非常吃惊,罩在黑水岛上方的是“凝释百变帐”,是百黄老人的一件精品法宝,特意从潜杰星带来,就是为了防止路过的修真者来管闲事的,没有想到竟然被人破掉了,能有这种功力实在是有些吓人。

黑水岛中央山峰集聚着十几个修真者,正在疯狂地攻击山峰上的防御枢纽,只要这个黑色凉亭被击破,整个黑水岛的防御就破掉了。李强突然冲击下来,让这些修真高手吃惊不小。正在愣神之间,李强已经冲进人群中,吸星剑银芒突地炸开,耀眼的光芒犹如盛开的火树银花。自从他踏入了出窍期后,这可是他第一次全力一击,要知道,有琦君煞做后盾,他有点肆无忌惮起来。

人群里突然响起一声怒喝:“都闪开,是什么东西这么大胆!”

一只金色大手抓向李强,众修真高手立刻四散飞开。李强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他几乎是下意识地飞快掐着灵诀,四层符咒的叠加立即完成,一道晶亮的彩虹从手中升起,由于功力大进,这道彩虹已经有点像法宝凝炼发出的样子了,眨眼的功夫,彩虹撞在金色的大手上。

“咔……叭叭……嘣啪!”

琦君煞在上空巡视着,他一眼看见,心里也很吃惊,只见一道巨大的光环从爆点扩开,四周的修真者全都被冲击得倒飞出去,他不由得稍稍靠近些,准备随时出手。

李强已经知道对手是谁了,就是在回春谷抓住他的司徒雍,他心里不由得一阵兴奋,自己竟然和他硬碰硬地对了一击,他大笑道:“哈哈,司徒雍你个老混蛋,看看我是谁!”他一边说一边弹出两朵天火紫花,这次他学乖了,先搞一招阴毒的给这个老家伙尝尝滋味。

司徒雍心里奇怪,这个修真高手是谁?他早就忘记了,当时他抓住李强的时候,以为只是回春谷的一个普通弟子,哪还会记住他的相貌?后来因为傅山和侯霹净出头,他才知道被抓的是重玄派的人,但是他也没有太在意,毕竟像他这样的高手在修真界已经很少有对手了,即使和傅山争斗,他也有信心一拼,大不了打不过就逃走,傅山也拿他没办法。

所以,看见眼前这个身穿战甲的小伙子,司徒雍还真没有想起来他是谁,但是他却看见从小伙子手上弹出的两朵天火紫花,这下可吓到他了。他的经验很丰富,知道炫疾天火的厉害,他根本不敢直接抵挡,白光闪动间,他瞬移到自己两个手下的后面,抬手将两个手下扔了出去,喝道:“挡住他!”

那两个修真者心里非常奇怪,老王爷怎么将他俩推出去?来不及多想,他俩同时运飞剑向李强攻击。琦君煞在上空连连摇头,知道这两个修真者完蛋了。

天火紫花和剑光碰在一起,就听“噗”“噗”两声轻响,两把飞剑火花四溅,化作一片星星点点,四散飘落,那两个人魂飞魄散,狂叫着向后飞退。李强心里微微一叹,天火紫花突地飞回手中,他放过了这两个修真者。

司徒雍心里吃惊,大声喝道:“你是谁?”

李强回答得很快:“我是你大爷!妈的,没见过记性这么差的东西。”司徒雍气得火冒三丈:“臭小子,本将不打无名之辈!”李强哈哈大笑道:“你他奶奶的,有种就别跑!”他现在发现炫疾天火的威力了,那还不大用特用,扣指连弹,七八朵天火紫花向司徒雍飞去。

司徒雍气得发昏,这小子不知道在哪里收到了炫疾天火,而他自己手中又没有纯阴法宝,没法和这玩意儿对抗,他大叫道:“混蛋!臭小子!仗着天火还打什么,他妈的!”他连连闪动身形。李强就凭着那几朵天火,在空中狂追司徒雍。

琦君煞在上空笑得浑身乱颤,这个司徒雍的功力比李强高出何止一倍,竟然被他追得团团乱转,实在是一件滑稽可笑的事情。终于,司徒雍想起一件法宝可以拖住天火紫花,他叫道:“苏子奇,他妈的你们几个,快用摄魂黑球,快点!臭小子的天火实在太讨厌啦!”琦君煞露出怪异的神情,大约他也没有想到,现在修真界的人居然敢明目张胆地用元婴炼制的法宝,他悄无声息地靠了上去。

苏子奇大叫道:“老王爷快过来!”他飞起一个黑色的球状物,嘴里念念有词,他身边的几个修真者也同时祭起黑色的摄魂黑球,顿时四周一片阴风吹起,无数条黑影从球里面飘出,上前挡住天火紫花,另外几十条黑影围向李强。

琦君煞知道,这些元婴炼制的魂魄是不怕天火的,这和玄气里的冰精魄不一样,因为这是由修真者进行操控的,完全可以缠住李强。他老人家当然是不会袖手旁观的,他悄悄飞出一只紫色的晶瓶等在一边,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这些魂魄都是宝贝,从这些人手中收回,既不杀生,又不造孽,真是功德无量,这种好事到哪里去找。也就是他会这么想,因为只有散仙才有这种功力,一般的修真者是绝对办不到的。

司徒雍哈哈大笑,面色狰狞地吼道:“臭小子,你还有多少天火,他妈的都放出来吧,本将要让你尝尝炼魂之惨!”他只要争取时间不让天火紫花靠近,以他的功力,李强是打不过的。

悬在半空中的摄魂黑球突然向上飞起,苏子奇大叫道:“怎么回事?”琦君煞不声不响地祭起紫色晶瓶,从晶瓶口飘出一缕白烟,他轻轻喝道:“去!”这缕白烟顿时化作无数根白色长线,利箭般地射了出去,每一根线头都缠住了一只魂魄,琦君煞微微一笑,手指瓶口道:“收!”

霎时间,凄厉的阴嚎声响起,那些元婴魂魄被急速拽向晶瓶。苏子奇等几个修真者神色大变,这些元婴魂魄都和自己性命攸关,上空的那人竟然毫不费力就收去了,他们如何不急。几乎同时,他们喷了一口心血在球上,急速念着咒语,加强魂魄的力量,试图阻止琦君煞的收魂。

司徒雍眼看不对,立即舍弃李强,转身向琦君煞扑去。李强心中大喜,知道司徒雍要吃苦头了,他大声叫道:“揍他!狠狠揍他!哈哈!”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