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艳遇记

作者:夜十三

  邓兴林恍恍惚惚走出印启办公室,脑海里一直回响着印启的话。直到他走出办公楼,被刺眼的阳光一照射,才恢复过来。
  他对印启的计划,根本就不担心。印启是shime人,背后站着多少的大人物啊。再说,要是méiyou那些大人物的同意,印启敢这么干?
  邓兴林双手紧紧握着拳头,嘴角流露着阴毒的笑意:“你们这帮混蛋,等着吧,等着我邓兴林当了shuji,看我怎么把你们一个个踩在脚下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此时柳兰歌正在招待所杨洛的房间里,说着跟印启见面的情形,当然她最后和印启说的那句话是不能说的,而卫华他们在pángbiān听着。
  “事情就是这样,印副县长还是不死心呢。”
  卫华冷笑一声:“都这个shihou了,ziji的屁股还méiyou擦干净,还有心情干这些龌蹉的事情。”
  杨洛微微摇头,摸着下巴,沉思着说道:“不要小瞧印启,我总gǎnjiào,这个家伙会狠狠咬我们一口。”
  “叮铃……”
  柳兰歌刚想说话,小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钟志新的。
  “老钟的!”说完按下接听键,“喂!是我……shime?嗯,我zhidào了。”柳兰歌挂断电话,脸色不太好看。
  杨洛一皱眉问道:“怎么了?”
  柳兰歌说道:“有五个人民日报的记着在开发区采访。”
  卫华说道:“这不是很正常吗?现在大化镇招商引资,经济建设一片大好,méiyou记着过来采访才意外呢。”
  柳兰歌摇头说道:“这一段shijiān我们也接待了不少媒体记者,但人民日报的这五个人méiyou通知我们,采访的内容都是关于厂房建设,项目有méiyou批复的问题,还说大化是山区,耕田本就不多,大化镇是贫困镇,这样毁坏耕田,是违法的,还提起对农民的补偿问题,我看是来意不善。”
  杨洛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人民日报,这背后肯定有人在搞鬼。”
  小七说道:“不会是印启搞的鬼吧,我们给他来了个下马威,昨天又给他挖了nàme大的一个坑,要是我也会把这个场子找回来。”
  杨洛摇头说道:“不会,印启是来摘桃子的,他把大化镇搞臭,对他méiyou任何好处。就算印启再愚蠢,也不会这么干。何况这些记者来的太快,显然早就有预谋。”
  柳兰歌皱着柳眉:“不是他,还会有谁想整我们?”
  就在这时卫华的电话响了,是一个投资商打给他的,卫华接通电话。
  “我是卫华!”
  “卫少,怎么回事啊,怎么来了几个记者在这里捣乱,到处乱窜,找工人问来问去,说shime我们有méiyou施工许可,建的是shime厂房,有méiyou批文。”
  卫华脸色沉了下来:“老周啊,他们问shime你们就回答shime,我mǎshàng过去处理。”
  老周呵呵一笑:“有你这句话就行了!”说完挂断电话。
  卫华说道:“这帮家伙还真是来捣乱的。”
  杨洛站起身说道:“走吧,我倒要看看,是谁胆子这么大,敢到我的地盘趟雷。”
  柳兰歌笑着说道:“胆子大的人多了去了,印启不是一个吗。而且人家不止是趟雷,还想把你炸死呢。”
  杨洛哈哈大笑,迈步往外走。上午十点多,一群人到了开发区。
  下了车,一名中年人看到卫华快步走了过来:“卫少,你们终于来了。”然后看向杨洛,眼睛一亮,急忙伸出手,“杨……shuji,您好,您好!”
  杨洛笑着和他握了握手,“怎么回事?”
  还没等中年人说话,在不远处和几名工人说话的三男两女快步走了过来。
  杨洛打量五个人,中年人说道:“据他们ziji说,那个高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叫曲婷,那个矮个有点胖的女人叫王珺。年纪最大,带着眼镜的叫曹鹏,另外两个年轻的,一个叫柏光,一个叫赵启斌,都是人民日报社的记者。”
  杨洛看着走进的几个人,非常热情的伸出手说道:“我是大化镇党委shuji杨洛,欢迎人民日报社的记者来大化采访。”
  几个人也和杨洛握了握手,说话的语气也很客气。不过那种看着杨洛,高高在上的眼神,让人很不舒服。
  不过这也正常,人民日报是shime存在,那可是中国第一大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shijiè上最具权威性、最有影响力的十大报纸之一。是党中央委员会机关报,是中央的喉舌。可以说,上至主席下至科员干部,每天必看的报纸之一。
  作为人民日报的记者,都是有级别在身的,shime样的大人物méiyou见过,岂会把杨洛这个小小的镇委shuji放在眼里。
  杨洛对他们那高高在上的眼神视而不见,而是笑着说道:“几位可都是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能来大化镇采访,是我们所有大化人民的福气,不zhidào这次要重点采访哪个方面?”
  王珺说道:“我们就是走走看看,也méiyou重点,倒是打扰各位领导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杨洛笑着说道:“这没shime,你们也是为了工作嘛,我们也能理解。现在有shime需要了解的吗?可以问我。”
  曹鹏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很和气的说道:“既然杨shuji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的话音一落,其他人拿相机的拿相机,拿本子的拿本子,还有一个人拿出了录音笔,准备录音和拍摄、记录。
  曹鹏说道:“大化镇的招商引资结果,让我们感到惊喜,可在我们惊喜的同时,也有很多问题让我们感到担忧。”
  杨洛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
  曹鹏接着说道:“刚刚我们了解了一下,开发区占耕地近千亩,要zhidào大化是山区,耕地本来不多,你们这样做,是在犯罪。而且我看了一下,这里有近百家大中小型各种工厂,都是shime项目?审核都没批吧。”
  杨洛眉毛一挑,曹鹏hǎoxiàngméiyou看到杨洛的表情,自顾自的说道:“国家三令五申,工业用地不得违法违规、滥占耕地。为此国务院还下发了关于加强土地调控有关问题的通知,首先第一项内容就是土地管理和耕地保护的责任。你们大化镇在干shime?如此的视国家法律和人民利益于不顾。还有建厂的事情,没批准就开始建设,是不是不合规定啊?”
  杨洛在兜里拿出烟点了一根,然后深深吸了一口,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曹鹏:“说吧,谁让你们来的。”
  曹鹏脸色一变,很快恢复正常:“杨shuji,你这是shime意思?”
  杨洛笑了一声:“曹记者,在你来之前,指使你的人méiyou告诉你,大化镇是shimedifāng,而我杨洛又是shime样的人吗?”
  曹鹏声音有些冷的说道:“杨shuji,我可不可以认为你的话,是在wēixié我!”
  杨洛很认真的说道:“你可以这么认为!”
  曹鹏的脸顿时沉了下来:“杨shuji,你是第一个敢wēixié我们人民日报社记者的人,你能为你说的话负责吗?”
  杨洛森冷的说道:“不要用你那个人民日报社的牌子来压我,当年老子把你们报社的牌子摘下来劈了准备烤鸡,你们社长还的帮我把火点着。你他妈的算老几,轮到谁在我面前说话也轮不到你。”
  杨洛这话可不是胡说八道,当年这丫的真把人民日报社的牌子摘下来劈了,做shime叫花鸡。只不过当时报社的社长亲自跑到家里告状,为此老爷子关了他一个星期的禁闭。而这件事情,卫华这帮家伙也有份。
  曹鹏turán冷笑一声:“杨shuji,我们谈话还是到此为止吧。”说完一挥手,“我们继续采访,柏光把录音保存好了,我要让全国人民和中央领导听听,这就是我们的国家干部。面对我们记者都这么猖狂,可想而知,是怎么对待老百姓的。大化镇有这样的干部,怪不得会这么贫穷。”
  杨洛抽了口烟,然后叹口气说道:“给你们脸你们不要,我见过不知好歹的,却没见过你们这么不知好歹的。找麻烦,找到我杨洛头上来了,你们的胆子是真不小。”
  这时zhouǎshàng过来,估计这几个记者都yijing进了医院了。此时他们看着曹鹏五个人的眼神,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这帮家伙,以为罩着人民日报的光环就能到这里撒野,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咔嚓!”
  “咔嚓!!!!”
  赵启斌用相机对着杨洛猛拍,曲婷手中的笔一直没停,记完之后才把本子合上,而柏光也把杨洛的话全部录了下来。
  柏光收起录音笔说道:“曹哥,这哪是国家干部啊,就是一个流氓、土匪,像他这种害群之马、蛀虫一定要曝光,必须清理出干部队伍。”说完几个人又跑到工地采访。
  卫华他们哈哈大笑,柳兰歌好看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形:“杨shuji,人家大记者要把你这个害群之马,蛀虫清理出干部队伍呢,你现在是不是心里惶惶的。”
  “呸!”
  杨洛把叼在嘴里的烟头吐在地上,然后狠狠碾了一脚,拿出电话一边拨打号码,一边嘀咕着说道。
  “妈的,说老子是流氓、土匪,是害群之马,这个我承认。但说我是蛀虫,这我可不能承认,有蛀虫拿出一千多亿在这个鸟不拉屎的difāng投资吗?我得找他们领导反映反映,必须要给我一个公道,要在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公开给我道歉,不然老子和他们没完。”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