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尊大佬的掌中娇 > 第68章 送她一条剑穗

第68章 送她一条剑穗

    ,

    他伸手抚过她腰间软剑的剑穗,轻道:“我再送您一条剑穗,好吗?”

    她低眸看了看他指尖停驻的地方,只见那原本正红的剑穗已因年岁褪了色,再不复当初的耀眼惊艳。

    这还是她四岁生辰时,方氏和容无逸一道送的,那时,她的母亲和父君,一个亲自监工锻了剑,一个亲手编了这剑穗。

    当他们将这剑和剑穗一起放到她手中时,小小的她只觉幸福极了,能这样同时拥有母亲和父君的爱护,还能见到母亲和父君的相知相许。

    可后来她才渐渐意识到,母亲和父君之间没有爱,或者说,是不够爱。

    方氏的日子,更从来都不如她曾以为的那般幸福。

    可她纵然心疼父君,却丝毫怨不得母亲。

    容无逸对她的悉心教养,是从她甫一出生就开始的,她教会她开口讲第一个字,扶着她的小身子迈出第一个脚步,握着她的小手写下第一个笔画……

    她对她几乎倾注了全部的心血,独独,对她的父君爱得不够。

    所以,为了父君,也为了母亲,只要有可能,她就很用心很用心地去疼方氏,企望以自己的努力弥补方氏心底的空缺。

    可她作为一个女儿能给予的爱,如何能与容无逸相比,方氏即便面上带笑,心下也总还苦涩。

    是以,她由容无逸和方氏而观自身,一早就打定了主意,这一生,若无爱,便不娶。

    若娶了,就倾心以待。

    眼下,她看着他莹白的手指穿过丝丝淡红的剑穗,不由轻挑眉梢,“是该换一条了。”

    他眉眼一弯,“那您等等我。”

    ————

    洛瑕的生辰宴过后没多久,就到了七月初七,大凉王朝俗称的乞巧节。

    这一日朝廷沐休,未议亲的公子贵女们都可以走出府门,带上亲手编织的流苏吊坠,若遇上心仪的公子或贵女,可以悄悄将自己手中的送给对方,以表情谊。

    一般,一位公子或贵女,在这一日里只能收下一条流苏吊坠,也只能送出一条流苏吊坠,因此,若得了互送的两人,便有心照不宣的定情之意,是为美满。

    容境这整个白日都在云榭阁与燕寻司南练剑便也罢了,到晚膳时归府,和几位小主子陪容老城主用罢膳后,容老城主叫住了她。

    道:“今日七夕乞巧,难得的沐休,夜间街市上也最热闹,你带着几个小的,出去逛逛。”

    容境垂首应是。

    容清越容清琬两个面上,便双双一亮,终于又能出府了。

    出了自得堂,几人匆匆回各自的院子换了衣装,方坐上马车,一起往最热闹的玄武街去。

    时已日暮,明明是月上柳梢的昏暗,玄武街上却灯明如昼,人声鼎沸。

    几人下了马车,容清越和容清琬素来爱这吵闹,很快便挤到一处人最多的铺子前,兴奋地冲着后面的容境和洛瑕喊:“长姐,小小,你们快过来,这里正在射花灯呢!”

    放河灯,也是大凉王朝的七夕习俗之一,一些善男信女们将写了自己满心愿景的字条放进荷花灯里,再将荷花灯放入河水,任之飘入河心,寄托美好的寓意。

    而射花灯,便是得到这荷花灯的唯一途径。

    每一年玄武街的射花灯,都是临安城中的重头戏,许多年少贵女在此一展射术,为心仪的公子取下一盏荷花灯,以献殷勤。

    “境姐姐,您要过去看看吗?”一旁,洛瑕小心地看看容境,一双明眸中有掩不住的好奇。

    他前世从没看过射花灯,因为那时的这一日,他身子不适,容老城主怜惜他,便没让他出府,过后的几年,容老城主不在了,就更没人会想着带他出来。

    而他也一直记得,容境对这些事情从无兴趣,似乎年年的七夕,她都是白日在云榭阁练剑,晚间回府了,就独自回未央院温书。

    所以此时,他纵然对这射花灯好奇得紧,也不敢直接央了她同去。

    却没料到,她淡淡看他一眼,又伸出自己的手到他面前,道:“去看看罢。”

    他眉眼一弯,自然地将自己的手放入她掌心,道:“谢谢您。”

    有容清越和容清琬在前面唤着,又有容襄和拾初一路护在两边,他们很快到了近前的地方,看清楚了这射花灯的规矩。

    普通花箭的价格分三档,一支分别是一文银钱,五文银钱,十文银钱,对应的荷花灯也随花箭价格的提高而更精巧漂亮。

    一支花箭只能射一次,为了稳妥,一次可以买多支花箭,只有射中了二十步外荷花灯铭牌上的圆孔,才能得到对应的荷花灯。

    此外,还有一种五十文银钱的特殊荷花灯,每年只得十盏,每人只能买一支对应的花箭。

    而这特殊荷花灯的铭牌,要求参与者在五十步外瞄准,只有精准地射入不过寸许的铭牌圆孔,才能得到荷花灯。

    其之所以如此精贵,是因这每一盏都是由临安城颇负盛名的匠人——即墨子瑜亲手制作,不仅选材讲究,制艺更是精致,是难得的佳品。

    容清越和容清琬精于此道,短短的功夫里,两人买来的五支花箭都已换做了对应的荷花灯,到底是十文银钱的档次,对应的荷花灯确是十足精巧。

    “咱们去试试五十文银钱的荷花灯吧,据说今日才只被领走了一盏。”容清越兴奋道。

    容清琬点点头,又悄悄看了看容境,对容清越低声道:“咱们去给长姐也买一支,长姐一定能射中的。”

    容清越自然同意,五十步外射中寸许大的圆孔,于她姐妹两个有些挑战,对容境而言,却十拿九稳。

    这厢,两人小跑着又去了卖花箭的地方,洛瑕看看容境,轻声道:“境姐姐,您不去射一支花灯吗?”

    容境微侧眸,“小小想要吗?”

    他抿抿唇角,轻点了点头,小心道:“境姐姐可不可以射两只花灯?”

    她眉眼不动,轻轻一“嗯?”

    他有些紧张地,悄悄攥了攥衣角,低声道:“我听说,放河灯寓意美好,能祈求一年的平安顺遂,我想,和您一起放河灯。”
新书推荐: 农家傻女 陈玄王千语 穿成恶毒女配的亲妈 抗战最牛山寨 横推武道 巨星从退伍开始 倾世贵女 无敌神婿 开局签到九个姐姐 始于火影的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