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尊大佬的掌中娇 > 第50章 稳居榜首的还是容境

第50章 稳居榜首的还是容境

    ,

    “境姐姐,好了。”他抬眸,精致的眼尾轻挑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流露几分浅浅的喜悦。

    她还未及放下的右手,顺势就抚了上去,拇指的指腹在他眼尾处轻轻摩挲。

    他不由又是一怔。

    “别动。”她淡声开口,语气却不若往日的沉着。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终于收回手,低沉着嗓音问他,“你的五彩绳,剪过了吗?”

    他摇摇头,伴着几声银铃铛的轻响,他抬起手露出那一截藕白的皓腕,嫩白如雪,在雨雾中泛起微芒,极动人。

    她眸色不由深了深,掩下底处的波涛翻涌,她面色平静地接过他手中的小剪刀,轻轻将那上面系着的绳子,剪断了。

    绳子应声便往下坠,却未及落下寸许,便被他另一手稳稳接住。

    他微低着眸,视线落在绳子尾端的两只小铃铛上,轻声道:“我听说,这不是寻常的铃铛,是吗?”

    她不经意地往铃铛上瞥一眼,“是我一时兴起命人做的,不过,送你时是独一无二,如今,已是临安风行一时的了。”

    是她随后命底下的人成批制作了,因工艺复杂,原料昂贵,是以制定的价格不低,只是没想到即便如此也大受欢迎,确是意外之喜。

    只是这原本别出心裁的铃铛,到底也成了一样寻常物件了。

    他轻抿抿唇角,想到自己是第一个将这铃铛戴在手上的,不由带着几分认真,道:“境姐姐,我,想留下它们。”

    他说着仔细将那两颗铃铛从五彩绳上取下来,小心地收入了腰间的霜色荷包里,随后松开手,任那绳子没入雨水,再不见踪迹。

    ————

    那日雨后,方氏身子渐好,容境遂于沐休后的第二天回了书院,这恰好再有两天,就要逢上五月十九的春试。

    眼瞧着这几日越来越紧张的容清越和容清琬,方氏不由又有几分为容境担心,毕竟作为临安城一等一的官办书院,清和书院这回春试的名次,是整个临安城都要关注的。

    往年容境依着课业进度安心进学,总能是清和书院的头名,今年却因着这前前后后的事,隔三差五便向书院告假,方氏这心里,便有几分没谱。

    倒不是担心容境失了头名,于他颜面有损。而是担心一贯顺遂的容境,一朝跌落神坛,会不会接受不了。

    春试前一日的下学,方氏将容境叫到了颐秀居,然原本准备的一番劝慰,被容境一句轻飘飘的“父君不必担心,境儿心中有数。”给尽数堵了回去。

    方氏看看日渐长大的女儿,知她凡事都有自己的主见,遂不多言,只道:“我的境儿不论怎样,都是最好的。回去罢。”

    容境应声退了。

    至第二日,清和书院的春试如期举行。

    纵然洛瑕进学不过月余,却也是要参加的,他有前世习诗的底子,如仪堂的试题又并不刁钻,因此做起来倒还算顺手。

    容清越与容清琬学的时候便得过且过,这每年的春试,自也是得过且过的。

    容境五月以来耽搁了好几日的课业,可她素来勤勉,并不曾有哪一日真的将书本置之脑后,稍有不解的,她也都记下来,在春试的前两日仔细向陈先生求教了。

    是以这一回,她是有把握的。

    春试分文试和武试,武试放在文试的后一日举行,常年来都不过是流于表面的形式,因此众人关注的重头都在文试上。

    公子们的文试题目由各堂先生单独给出,只是考查公子们素日进学的成效。

    贵女们的文试则十分正式,皆是书院依照不同年纪的课业统一出题,最终一起进行名次的排列。

    文试放榜是在武试结束的后一日,这一天,前来观榜的人很多。

    闵微雨和李思霖一早便来了,他们先看一眼如仪堂的榜单,不由皆有些意外,“小小刚来没多久,竟超过梨衣,一下子就拿了头名。”

    “妙妙因为生病耽搁了好久的课业,这回竟是最末。”

    “咦,奇怪了,梨衣竟不是第二,思霖,不止小小,你也超过梨衣了。”

    “是哎,梨衣也不知怎么回事,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很奇怪。”

    他们谈论起来并无顾忌,对于名次也不甚在意,毕竟只是娇生惯养的公子们,来进学不过是为了长长见识。

    闵微雨这两人看完了如仪堂的榜单,又很快来到贵女们的榜单前,不出所料,那高高在上排在榜首的,仍是“容境”两个大字。

    只是这第二名,多年来没有定数,而今年占据了这个位置的,是“乔筠衣”。

    二人又仔细找了各自姐妹的名次,一番嬉笑着谈论完,方回了如仪堂。

    如仪堂内,洛瑕和乔梨衣相对坐着,他们已知晓了放榜的结果,乔梨衣的面色有几分苍白。

    洛瑕将手覆在他的手背上,轻声问:“你最近怎么了?”

    乔梨衣怔怔看向他,“小小,我喜欢上一个人,可她身边,从不缺我这一个。”

    他虽生性怯懦少有主见,心思却极敏锐,白澜夜这人看似温润,然所过之处处处留情,他自也是能察觉到的。

    洛瑕微怔,乔梨衣竟已将白澜夜周遭的一切看得如此透彻,“那,你还是执意,要喜欢她吗?”

    乔梨衣转头看着洛瑕,眼中似无神采,“我不知道,小小,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洛瑕失语,他没经历过这些,他不知道,可有一件事,忽的从他脑海中跳了出来。

    前世,白澜夜曾灭了临安陈氏满门,而临安陈氏,就是乔梨衣的外祖家,这件事背后,与乔梨衣有没有关联?那个时候的乔梨衣,又身在何处?

    他找不到答案。

    只恨前世的自己任人摆布,对周遭的一切都知之甚少。

    洛瑕从心底生出几分无力感,他抚抚乔梨衣的手背,轻声问道:“梨衣,你外祖家,待你好吗?”

    乔梨衣闻言神色微变,低声道:“姐姐在的时候,他们待我很好的。”

    “姐姐不在的时候呢?”洛瑕追问。

    ————

    致谢,-花青-,九漓,两位小可爱的打赏~
新书推荐: 农家傻女 陈玄王千语 穿成恶毒女配的亲妈 抗战最牛山寨 横推武道 巨星从退伍开始 倾世贵女 无敌神婿 开局签到九个姐姐 始于火影的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