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尊大佬的掌中娇 > 第34章 像极了她的小夫郎

第34章 像极了她的小夫郎

    ,

    容境神色不动,眸底却微暖,“好,回去了就赶紧唤医师来看。”

    他知道她身上有肩负而不可推卸的责任,他无能相助,却愿见她胜券在握,不言退缩的模样。

    是以,他点点头,认真地道:“您,一路小心。”

    ————

    回城主府的路上,白澜夜重新雇了马车,让洛瑕二人上去坐了,自己找来一匹马骑着跟在旁边。

    车厢里,洛瑕借着不时被风掀起的车帘,悄悄打量着白澜夜。

    虽然不论前世今生,他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位白家大小姐,可关于她的传闻,他曾听过不少。

    而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知道多年后,这位白大小姐会成为临安城中人人闻之色变的恶人。

    据传说,

    她嗜杀成性,将良知视若无物大开杀戒,心头一怒便转身去屠了临安陈家满门;

    她心肠歹毒,对着自家姐妹也毫不手软,将刚出生的幼妹亲手掐死在襁褓之中;

    她手段残忍,曾亲手将一活人刮刀千刃,眼睁睁看着那人在自己面前血尽而亡;

    ……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可洛瑕细细去看,此时正骑着马随在自己一侧的白澜夜,分明青衫落拓,怎么看,都是温润如玉的世家贵女,更重要的是,当他偷觑向她的眉目,只见那一双眉眼干净温和,不见一丝戾气。

    这样的一个人,又显见是容境往来极为密切的好友,怎么会在短短几年之间,变成那样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洛瑕一时出神,白澜夜却在此时一个侧首,正看见他带着几分怔然偷觑自己的模样,不由唇角一勾,“怎么样,洛小公子是不是也觉得本小姐比容大小姐俊俏?”

    洛瑕微呷呷嘴,收回视线重新坐正,道了声:“各有千秋。”

    白澜夜朗声一笑,回了句:“愿闻其详。”

    洛瑕凝凝眉,想了想道:“与白大小姐言,如沐春风,与境姐姐言,如临师长。”

    这话听起来好听,可与论及容境的话语一对比,却分明在说她白澜夜不务正事了,她不由又笑出声,“如此说来,洛小公子更喜与谁言?”

    洛瑕不假思索,直接道:“境姐姐。”

    若非骑在马上,白澜夜几乎要拍手鼓起掌来。

    想这些年,她与容境所过之处,那些小公子们哪个不是往她身上打量的多,又有谁敢去招惹容境那样不苟言笑的人,往那儿一站,看似散漫随意,可眸底不掩的疏离,总冷得那些小公子们不敢上前。

    是以她白澜夜早早尝过了男子的滋味,容境却连公子们的小手还没拉过一下。

    她偶尔也拿这种事情打趣容境,容境却浑无所动,她提了几次不落好,渐渐的也就觉出无趣,不再与容境多言这档子事了。

    没想到而今,竟有一个小公子放着风度翩翩的她不要,反说喜欢容境那样不解风情的?

    白澜夜看看一侧紧闭的车帘,她就说嘛,怎么一见到这洛小公子和容境站到一起,她就想到了童养夫这样的字眼?

    这洛小公子,如今分明就是一副见不得自家妻主被人贬低的小模样。

    有意思。

    白澜夜想着,又不由摇首一叹,只是可惜年纪太小,容境养起来,起码还得再等个五六年才能吃。

    很快到了城主府,方氏听说洛瑕路上遇到惊马受了伤,已遣了身边的大侍子玉露在门前候着,只等洛瑕到了,带去颐秀居请医师来看。

    玉露自然也认得白家大小姐白澜夜,她小时常来城主府玩,是容境最要好的玩伴,此时见是白澜夜将洛瑕送回来,笑着迎上前,道:“白贵女真是好些时候未见,长大了。”

    白澜夜颔首笑笑,“玉露叔多年不见,容貌依旧不减当年。”

    玉露回笑,扶了洛瑕下得马车,方又道:“白贵女若无事,不如来府上小坐,今日沐休,夫人和老城主都在。”

    白澜夜摆摆手,“玉露叔代小侄向二位问好,小侄有事在身,今日就不耽搁了。”

    玉露点点头,“好,你们都长大了,忙好自己的。”

    白澜夜遂打马离开,她还要再去看看容境那边,但凡有能帮得上的,她都不会推辞。

    领着洛瑕到了颐秀居,方氏没有拘礼,亲自为洛瑕看了后背的情况,知是无甚大碍,只青肿了几块,便没再劳烦医师来,而是唤玉露取来上好的凝脂化瘀膏,细细为他涂抹在背上。

    几处都涂抹过了,洛瑕整理好衣裳,认真道谢,“劳烦方姨夫。”

    方氏摸摸他的头,“好孩子,听说是境儿救了你?”

    洛瑕点点头,“嗯。”

    方氏不由问道:“境儿人呢,怎么没一道回来?”

    洛瑕抿抿唇,方氏都不知道容境在忙什么,他当然更不可能知晓,遂只将自己看到的如实说了,道:“境姐姐救下我,就又继续去追拿贼人了。”

    “贼人?我临安城官民一心,百姓居家和乐,竟也会有贼人?”方氏微讶。

    洛瑕说不得什么,只是见了方氏手中还未用完的凝脂化瘀膏,道:“不知方姨夫可否将这剩下的凉膏赐给小小?”

    方氏看看他,笑道:“本就要给你的,玉露,再去取两瓶,一并给洛小公子送去一沁园。”

    玉露应声而去,方氏又嘱咐道:“这凝脂化瘀膏一日三次,涂上半月,保准咱们小小的后背又光洁如新,不留一点痕迹。”

    洛瑕微微笑笑,他开口要那凝脂化瘀膏,是想给拾初也用一些的,只是当着方氏,实在无需多言。

    从方氏的颐秀居出来,眼见快到了用午膳的时候,洛瑕劝了拾初回一沁园上药,自己去了自得堂。

    自得堂内,容老城主和容无逸正谈论着什么,知是洛瑕来了,也并未避讳。

    洛瑕有几分不好意思,却也不能刚来便言退,遂低眉顺目坐到一边,安安静静听她们言说。

    容老城主似乎情绪不错,不高的声音中却能听出淡淡愉悦,“不愧是我容延年的孙女。”

    容无逸道:“母亲说的是,境儿今日沉着果断,善用智谋,随行的金吾卫侍卫长在回报时也赞不绝口。”
新书推荐: 农家傻女 陈玄王千语 穿成恶毒女配的亲妈 抗战最牛山寨 横推武道 巨星从退伍开始 倾世贵女 无敌神婿 开局签到九个姐姐 始于火影的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