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尊大佬的掌中娇 > 第33章 还是心疼她

第33章 还是心疼她

    ,

    拖得越久,不仅那被拉着的车厢要受不住,迟早裂开将内里的人狠摔下地,就连容境也要被这马带着,撞个头破血流,更莫说这一路的无辜百姓,不知蒙受多少损失。

    容境在这个时候意识到,那银针上,恐怕是猝了什么毒物的。

    她不敢再耽搁,又不能不顾车厢中的洛瑕直接杀了这马,那样的话,车厢借着先前的力道横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她只能两手紧抓住缰绳,使出狠力,一点一点地降低马的速度。

    她掌心勒出了血痕,额间也被一只撞飞了的竹筐砸到,渗出血迹。

    她全没理会,到底用尽了力气将马速降下来,然后毫不迟疑地挥剑砍下了马头。

    一场人仰马翻的动乱,至此方止。

    ————

    车厢里,洛瑕怎么也没想到,原本稳稳行驶的马车忽然就发了狂。

    不过毕竟是经历过一世的人,他开始害怕,却没有慌张,在车厢开始动荡的第一时间,就紧紧抓住了厢内的横杆稳住自己的身子。

    只是不想在正要开口提醒拾初的当口,拾初小小的身子已经被震起,还直直朝着他撞了过来。

    拾初早被吓得闭上了眼睛,他在惊慌中提高了声音,唤道:“小公子,快,快躲开!”

    这番突如其来的变故,留给洛瑕反应的时间不多,最快也最安稳的,就是稍微侧一侧身子,将身后坚硬的车厢板空出来,留给被冲力撞过来的拾初。

    拾初也早为他做好了决定,是以高声让他躲闪。

    可他定定望着拾初撞过来的娇小身子,竟不能动。

    前世,是拾初陪他度过人生中最后一段阴暗的时光,甚至可以为了他,往日见到一只死了的虫子都要仔细堆土来掩埋的拾初,毫不犹豫地举起花瓶,杀掉了一个原本活生生的人。

    似有几分怔忪,洛瑕愣愣着一动不动,直到拾初猛力撞过来,终于感受到一股钻心的痛。

    他的脊背狠狠硌在后方的车厢板上,其下有一处短小的凸起,先前不曾察觉,此刻因着这一撞显露出来,那一块地方,便生疼得厉害。

    洛瑕微微色变,冷汗刹时间顺流而下,他紧紧咬了牙关,才没有痛喊出声。

    车厢还在晃动,拾初却从他怀中抬起头,眼底已蕴了泪,“小公子……”

    他对着拾初艰难地笑笑,“放心,我没事,你快扶好了。”

    只是转眸的不经意间,他透过被风掀起的车帘,看到容境一身白衣,在这一刻飞身上了发狂的马背。

    宛如神降。

    他忽然就忘了之前所有的恐惧,不需要什么理由,就是毫不迟疑地相信,眼前这个人,她有能力制止这一切。

    接下来,仍是一番横冲直撞,洛瑕疼得已连动弹的力气都失去,只是勉力抓着一侧的横杆,随着车厢四下晃动。

    拾初将他搂在怀里,不顾自己再如何磕碰,只紧紧护着他。

    他想推开拾初,想让拾初先管好自己,却张了张口,痛楚得再发不出声。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终于一点点慢下来。

    然后,一张染了血,略显狼狈却不掩风华的脸出现在车帘外,轻声的话语,隐着几分急切,“小小,伤的重不重?”

    他瘫在拾初怀里,已缓过了几分神,此时抬了眸子去看,一瞬间,周遭的万物都摒弃,他只见那张俊颜之下,她伤还未愈的右臂,正血流不止。

    “容境,”他着急得,忽然就落下了泪。

    不在一开始的惊慌害怕时,不在看到她的全心信任时,也不在马车停下来的一片寂静时,而只在这一刻,在察觉她的右臂又一次撕裂伤口时。

    原本,自校场比试过后,他已认识到了容境的遥不可及,一心打定主意只与她平淡相处,今早出门,明明看出她有意等他,他仍冷言以对,就是想自己狠下心,不要去触碰那高高在上的,神明般的存在。

    可一看到她的手臂再次淌出了血,他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管不住自己的心,他心疼,他着急,他甚至愿意代替她去承受这份痛。

    踉跄着,他推开拾初欲要来扶的手,一下子跪倒在车厢前,也跪到在她的面前,急切又小心地抬起她的右臂,低声道:“容境,你不会痛的吗?”

    容境的身子在这一刻微微一僵,可心间却有块地方,忽然变得很软很软,似要滴下水来。

    缓缓地,她抬起了左手,动作极柔地落在他发上,“不用担心,我没事。还有,对不起,我来晚了。”

    他摇着首,认真道:“您来的正是时候。”正在我最害怕最担心的时候。

    “有没有受伤?”她指尖轻动,在他发间抚了抚,不由心下微痒。

    他闪着泪光的眸子看向她,“小小没事。”

    而他眼角的一滴泪,在这时不经意地落在她掌心,一股灼热的滚烫瞬间直入到她心底。

    “我只是……不想再看你受伤了。”他垂着眸,樱唇微启,极轻极轻地说了这句话。

    她听到了,心间涌上一股莫名的感觉,随着他的语落蓦地一动。

    容襄在这时带了白澜夜赶过来,容境从那一刹那的沉沦里回神,瞬忽间清醒过来,那个狡猾的突厥探子,母亲交下来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收回落在他发间的手,她面容冷凝下来,沉声道:“祉玉,那边地上的血,就是那突厥探子的,她刚逃掉,你看仔细些,能不能将人找出来。容襄,你亲自去将洛小公子送回府。”

    容襄默了默,她从未违背过容境的命令,这却是第一次,她用沉默表示自己的不愿遵从。

    容境转眼看看她,“容襄?”

    容襄微微扬首,道:“婢子要随大小姐继续追杀突厥探子。”

    一直安静的白澜夜在此时出声一笑,“好啦,我已经知道她往哪个方向跑了,这样,你们两个武功好,你们去追杀那探子,我这花拳绣腿,为了自己的安危,还是去送洛小公子归府的好,怎么样?”

    容境看看洛瑕,洛瑕也正微抬了眸,轻轻地放开她的右臂,对她道:“境姐姐,我与白家姐姐一路就够了。”
新书推荐: 农家傻女 陈玄王千语 穿成恶毒女配的亲妈 抗战最牛山寨 横推武道 巨星从退伍开始 倾世贵女 无敌神婿 开局签到九个姐姐 始于火影的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