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尊大佬的掌中娇 > 第28章 愿你求得一心人

第28章 愿你求得一心人

    ,

    洛锦溪笑,“自你被送去容府,祖父便一直念叨的紧,今日恰在校场瞧见了你,便过来看看,只是如仪堂我不便进入,只能让你跑一趟了。”

    洛瑕不动声色,轻轻一嗯,他如今能克制得了对洛家的恨,却是无论如何做不回那个骄纵无知的小公子了。

    这位洛四小姐前世并非大恶之人,但到底出身二房,所行所为皆只为二房,待他,却只有假意的亲近和实打实的利用。

    洛锦溪显然也察觉到了洛瑕与以往的不同和冷淡,但眼前怎么看都只是八九岁孩子的洛瑕,让她实在没法多想,只道是有些时日不见了,才这般生疏。

    于是道:“小小在容府待的可还习惯?我今日见容大小姐,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小小可与她多多亲近,日后定诸多好处。”

    在一个孩子面前,洛锦溪的言语很直白,就是要他讨好了容境,日后好多为二房得些利益。

    洛瑕听得明白,点头道:“小小明白。”

    他如此乖巧,洛锦溪极是满意,道:“什么时候想回家了,派人来告诉三姐姐,三姐姐着人来接你。只是千万记得,你如今独自在容府,万不可得罪了容家人,尤其是容大小姐,小小定要与她相处好了。”

    “三姐姐若无它事,小小便先回了。”耐着性子与洛锦溪说上这许久,洛瑕生出几分厌烦,尤其是洛锦溪谈起容境时满脸的算计,让他心中大大的不悦。

    容境是什么人,那等光风霁月,清风朗月,一身风骨的一个人,岂是她们这种仰人鼻息之辈可以随意攀附的?

    见他无意多说,洛锦溪微皱了皱眉,只是想到母亲和祖父的交代,她没有发作,便顺了他的话,出言告辞。

    剩下洛瑕一个人立在假山处,他望望远方,又看看脚下,没来由的生出一股子烦躁感。

    拾初在这时找了过来,洛瑕离开时,曾与他约定了两刻钟的时辰,如今,刚好到了。

    “小公子,小公子。”拾初小跑着过来,见他神色间有些怔愣,不由道:“发生什么事了?”

    洛瑕回神摇首,道:“该回了吧?”

    拾初点点头,“二小姐和三小姐已在书院门前等着了。”

    “大小姐呢?”几乎是下意识地,洛瑕开了口。

    拾初略一思忖,“听说,大小姐每隔两日便要去习武的,这会儿应是去了。”

    洛瑕凝凝眉,他想起来了,容境确实有一位了不得的师傅,据传是神隐多年的天下第一剑士,还似乎,在将毕生所学尽传于容境和另一位弟子后,便再未理过俗世,就是多年后的容境欲再寻师问事,也终未得见。

    是当世一位颇有神秘色彩的奇人。

    既然这般,容境右臂上的伤到了那位师傅那里,该是不会有事。

    想至此,那股子烦躁感似乎减轻了些,可一抹似有似无的怅然又悄然袭来,就连洛瑕自己,也琢磨不透。

    ————

    云榭阁。

    曾经名动天下的第一剑士燕寻正在练剑,容境不敢打扰,便与容襄一道立在回廊下,细细观摩。

    此时的燕寻一身黑衣劲装,窄腰窄袖十分干练,其一招一式极具韵味,韧中带刚又果决利落,纵是这般单单看着,也能叫人悟得不少学问。

    容境的目光便紧随着她剑势的起起落落,于心间仔细揣摩。

    一炷香的功夫过去,燕寻收了剑。容境为她递上打湿了的干净帕子,唤道:“燕先生。”

    燕寻接过帕子拭了额头上的薄汗,方与容境一道走上回廊,开口道:“今日的事,为师都知道了。”

    容境低首,“是境儿见识不足,着了旁人的道。”

    燕寻微笑,“境儿做的很好,只是右臂断不可再用力,静养上月余方可。”

    容境微惊,“可是……”

    燕寻摆手制止了她的话,又道:“为师明白你的意思,来,先把袖子边起来。”

    容境依言,抬起了右臂。

    燕寻拨开包扎的纱布细细瞧了一番,道:“这看似小伤,可若处置不当,恐留后患。”

    容境默。

    燕寻引着她,一路进了简易搭建的小茅屋。

    这茅屋看似简陋,可只有入了内,方知道里面分门别类,仔细存放着各式草药,其中不乏当下有价无市的珍品。

    燕寻立在门前斟酌一番,然后不带丝毫迟疑地,拣出了其中的几种摆放在案前,又取来一旁的小杵子,不急不缓地研磨起来。

    容境低首,“燕先生,这事不该由您亲自动手。”

    燕寻微摇摇首,“境儿可知,你敬我为师,我亦视你如己出?我这一生不得一心之人,无儿无女,寂寥终生,若非遇到你,恐怕早已无意于这尘世。”

    容境带着几分诧异抬眸,“燕先生……”

    燕寻微笑着看她,“为师早年改名为寻,是因遇到一对神仙眷侣,他们告诉为师,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为师那时年轻,便也想要追寻那虚无缥缈的一心人,可后来才发现,这等事情可遇而不可求,竟是极难得。”

    “再后来我名扬天下,众人见我皆胆小怯懦,敢近我身上前与我言语的,竟只有你这个半大的小姑娘。”

    “我遂不再执着,索性收你为徒,驻留临安,悉心教导。看着你一天天长大,活得精彩肆意,便宛如我这一生的延续。”

    “境儿,为师希望将来,你能求得一心人,莫再如为师这般,一生寡淡,无人牵挂。”

    容境难得听燕寻讲这么多话,一时有些怔忪,道:“您怎么能说自己无人牵挂?”

    燕寻放下药杵,“为师明白,为师还有你在牵挂。来吧,过来上药。”

    容境撩着袖子跟她到桌边坐下,右臂的伤口先前已有容襄细细清理过了,燕寻没再多事,只将碾磨好的粉末仔细撒在伤口周围,续道:“听为师的话,这些时日,写字便还罢了,断不可再用剑。”

    容境应下。

    待伤口处撒匀了药末,燕寻取来纱布给她细细缠了,又道:“为师用的一味重药,不出片刻便有灼烧之痛,境儿忍着些。”

    容境方点了头,下一瞬,右臂果然疼痛复起,比之乔锦衣凌空劈来的一鞭,有过之而无不及。
新书推荐: 农家傻女 陈玄王千语 穿成恶毒女配的亲妈 抗战最牛山寨 横推武道 巨星从退伍开始 倾世贵女 无敌神婿 开局签到九个姐姐 始于火影的旅途